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六章:她的东西
    ,精彩无弹窗免费!

    童亦辰走近她,温热的手掌抚过她娇巧的耳垂。在她颤栗中,他小心翼翼地帮她戴上了耳环。

    视线扫过她头上的发簪,她身上的披风,以及刚戴上的耳环。童亦辰的眼里溢满了笑意。

    真想将她从上到下都贴上他的标记。他不需要她的感动,也不需要她做什么,只是因为这样会让他开心而已。

    “看够了吗?”裴玉雯抬着俏丽的小脸,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就算没看够,我也不奉陪了。”

    童亦辰回过神来。他朝前面指了指,示意裴玉雯跟着他走。

    裴玉雯不知道他的葫芦里在卖什么药。反正闲着无聊,就跟他过去瞧瞧吧!总不会害她就是了。

    跟着童亦辰一路走上山,直到在梅花林中才停下来。她才知道这傻男人想做什么。

    “你不要告诉我……你带我来这里就是为了赏梅?”

    裴玉雯抓住旁边的梅花枝。手指一用力,发出咔嚓的声音。

    童亦辰看出她脸色不好看。他的眸子里满是惆怅。女人的心思真是难猜。裴家二姑娘不是说她家长姐想看梅花吗?现在带她来了,她好像不是很高兴的样子。还是说……她真的很讨厌他?裴玉雯不知道自己被裴玉灵出卖了。上次带柳琉环上山,因为没有好玩的,就随口说了梅林。没想到裴玉灵会给童亦辰出这个馊主意。当然,刚才还在院子里玩乐的几人突然消失也与裴玉灵这个神助攻有

    关。裴家几姐弟在选择谁做姐夫这方面难得的默契。他们一致认为童亦辰更加适合裴玉雯。谭弈之实在太好看了。裴玉雯只能算是清秀之姿。这样的人与谭弈之站在一起,很容易被别人颠倒性别。那样太打击

    人了。

    当然,谭弈之的身份也是他们不敢高攀的原因之一。但是最主要的原因还是谭弈之那张脸。

    裴玉灵甚至在暗处同情谭弈之未来的妻子。要是他未来的妻子没有一张胜过他的脸,只怕早晚会郁闷而死。

    “吱吱……”一个小雪团出现在裴玉雯的面前。

    面对裴玉雯的质问,童亦辰没有解释。只是一个转身,他就把一个小雪团塞到裴玉雯的怀里。

    裴玉雯还没有看清楚那是什么东西。那东西落入怀中之后,她才发现是个毛发柔软,身形娇小的小动物。

    “这是……”裴玉雯仔细翻看着小雪团。尖尖的耳朵,毛茸茸的身体,懵懂的眼睛,是个瞧着非常可爱的幼崽。

    她想起了柳琉环的话,试探地问了句:“这是雪狐?”

    童亦辰轻轻地点了一下头。

    “你从哪里找来的?”裴玉雯看向童亦辰的手臂。

    从刚才她就发现了,他的手上有许多伤口。原本以为是他打猎造成的,现在看来有其他的原因。

    难道是因为这个小雪团?

    谁告诉他雪狐的事情?雪狐可遇不可求。她不会天真地以为这是童亦辰运气好的原因。只怕为了找这个雪狐,他把整座山都翻过来了吧?

    这个傻瓜!

    童亦辰蹙眉:“你不喜欢?”

    他的神情很危险,看着小雪团的眼神里闪过杀意。

    抱着小雪团的手指紧了紧,勒痛了怀里的小东西。小雪团发出痛苦的叫声,接着便挣扎起来。

    在童亦辰越来越危险的眼神中,裴玉雯将小雪团揉进怀里,淡道:“不是要赏雪吗?走吧!”

    少女的身影有些急迫,有种落荒而逃的狼狈。童亦辰看着她的背影,眼里的郁气消散,像是冰山被融化似的。雪中的梅景总是格外的美丽。高大的青年与娇俏的少女并肩走着。为了预防少女摔倒,他霸道地拉住她的小手。不管少女如何拒绝,如何的瞪视青年,青年仍然是那幅‘我关心你,不管你怎么骂我都不会改

    变主意’的样子。

    从来没有与男子如此亲密接触的裴玉雯被一个成熟男人的气息包裹着。她的内心没有表面那样平静。为了不让自己失控,她努力将身侧的男人想成自己的‘父亲’‘兄长’甚至以前伺候她的‘太监’。

    不!这男人的霸道气势是无法忽略的。没有哪个当爹当哥哥或者伺候她的太监会用这样火热的眼神看着她,看得她每一寸肌肤都在颤抖,连同那颗冷寂的心都被火焰烤热乎了。

    “你能不能别看我?”忍无可忍,裴玉雯提出控诉。

    宽大的手掌紧紧地包裹着小巧玲珑的嫩手。他挑眉,扬起一抹邪笑。

    那张平凡的脸在这个时刻也变得邪媚起来。一刹那,他抱住她的腰肢,接着另一只手抱住她的腿,将她抱起来。

    “你……”裴玉雯推着童亦辰。“放我下来。”

    “地上滑,这样你就不会摔倒了。”童亦辰不顾裴玉雯的拒绝,抱着她在梅林中穿梭。

    树上的花瓣飘落下来,洒在两人的身上。刚才还是一片晴朗的天空也在飘着雪花,雪势很小,两人被白雪包围了。

    这样的怀抱真的好安全。要是没有家仇,或者没有这样离奇的经历,她真的是裴家大丫头,嫁给这样的男人一定会幸福的吧?

    罢了!今天是大年初一。为什么要在这个节骨眼上惹他不痛快呢?就让她顺应本心,稍微放纵一次吧!

    抱住他的脖子,脑袋枕在他的肩膀上。属于少女的甜美声音在他的耳边响起:“你要抱就抱吧!正好我累了,现在什么也不想做,只想休息一会儿。”

    “那你休息,我抱着你看景。”童亦辰瞟了一眼藏在裴玉雯怀里的小雪团。“那小东西……你不喜欢就扔了。”

    裴玉雯乍舌,从他的怀里抬起头来,清冷的眸子里满是对他的嘲笑:“你知道雪狐是什么价吗?扔了?真大方。”

    “在我看来,你不喜欢的东西就一文不值。”童亦辰深邃的眸子里有着不容置疑的气势。

    环住他脖子的手指颤了两下,而脸颊也不受控制地有了红晕。她用一只手抱住小雪团,脑袋再次垂下头,埋在他的胸前:“既然是我的东西,我自己知道作主。要你多管闲事。”

    “是。人也是你的。可不可以……一起作主了?嗯?”放在她腰间的手掌更加灼热了。两人的心跳,呼吸,甚至于体温都在失控之中。在一片白雪之中,时光静谧美好,他们保持着那个姿势许久。久到好像变成了雪雕似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