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七章:小团子
    ,精彩无弹窗免费!

    软香暖玉在怀,任何正常的男人都会动心。童亦辰从来不会自诩为正人君子,更不是柳下惠。怀中的少女是他魂牵梦绕的女子,这样拥抱着他要是没有一点儿感觉,那他就要怀疑自己是不是缺少某种功能

    了。

    事实上,每天清晨他都能清楚地感觉到自己的功能非常强大。这些年不愿意成亲,只是没有找到合适的那个人而已。如今有了牵引他心的人,被堵了多久的洪水就像是快要决堤似的,有些控制不住。然而,他不会轻薄于怀里的少女。这是他用心去爱的人,怎么能委屈她半分?人与野兽最大的区别就在于人能够控制自己,而野兽只能凭着本能行事。他不是正人君子,更不是野兽,只是一个用全幅身心

    去爱的男人而已。

    平息了心里的燥动,他抱着她下了山。抵达山下之后,就算再不情愿,也必须把她放下来。

    脱离了那个怀抱,一阵冷风吹过来,裴玉雯打了个冷颤。将怀里的小雪团抱得更紧,这才稍微暖和了些。

    习惯是种很可怕的东西。不管刚开始的时候有多么排斥,只要稍微习惯了,再想拒绝就难了些。比如说现在,她竟有些留恋他的怀抱。从他的怀里出来,他身上的味道淡了,而她的心空了。

    朝他福了福身,抱着小雪团大步地离开那里。而童亦辰的心里变得更加郁闷。

    刚才两人相处了那么久,明明气氛还不错,怎么一下山她又变得这样冷淡了?不!比刚才更加冷淡。

    “姐,你怀里抱着的是什么?”

    刚迈进大门,只见裴玉灵从院子里跑过来,从她怀里夺走小雪团。

    “哇,好可爱。”裴玉茵惊呼。“这是什么呀?从来没有见过。”

    “小狗?不像。”裴烨探着脑袋看了看。“从哪里得来的?”

    裴玉雯朝身后的人看了一眼,淡道:“你问他。”

    裴玉雯回屋换衣服。虽说雪势不大,但是身上的衣服还是被打湿了。

    从外面传来裴家几姐弟与童亦辰说话的声音。谭弈之的声音时不时冒出来,不过被大家忽略得彻底。

    裴玉雯抿嘴淡笑。刚开始认识谭弈之的时候,他们一个比一个小心翼翼,现在倒是把人家晾在那里了。不过,谭弈之这人挺有意思的。至少他现在对裴家的人还算真诚,没有什么算计的心思。

    “二妹,三妹,进来帮我做饭。”裴玉雯朝院子里喊了一声。“姐……童大哥说这就是雪狐。童大哥对你真好。雪狐这么宝贵的灵物都给你找来了。”裴玉灵探了一个小脑袋出来,将手里的小团球举起来,拉着它的小爪子对裴玉雯做了个揖。“以后要好好照顾我哦!主

    人。”

    裴玉雯失笑:“照顾它的事情就交给你们了。我有时候忙得抽不开身。”

    “好。只要童大哥不介意就成。毕竟这是童大哥的心意。”裴玉灵回头看了一眼院子里的人。

    童亦辰没有过来,但是听见了姐妹两人的交谈。他扬起薄唇:“既然送给了她,就是她的东西,她作主就好。”

    “童大哥真的好体贴呢!是吧!小妹。”裴玉灵用手肘撞了撞旁边的裴玉茵。

    裴玉茵连忙点头:“对啊!童大哥是我们见过最体贴的男子。对了大姐,它有名字吗?”

    “还没有取。”裴玉雯看着厨房里的食材,脑海里已经决定了中午的菜单。“就叫小团子吧!像个小雪团似的。”

    “小团子!不错,我喜欢。”裴玉灵揉着小团子的脑袋。

    “我说两位姑娘,现在是你们展示身手的时间,把手里的那玩意儿扔了。”裴玉雯挑眉,侧头看向两个妹妹。

    裴玉灵和裴玉茵失笑。前者将小团子扔给裴烨,而裴烨非常识趣地抱给了裴子润。

    愉快的日子总是过得特别的快。在热闹的氛围中,新年就这样过去了。裴家人照常做生意,其他人也各忙各的。

    童亦辰在那几天刷了存在感之后,居然连续消失了两个月。而这两个月里,本来有些心动的裴玉雯再次沉寂下来。

    她向来不是冲动的人。这些年来,她能在宫里自保,除了脑子不笨,身份特殊之外,最主要的原因是足够冷静。

    每当遇见一个难题的时候,她不会钻牛角尖。适当的放手,适当的识时务,有时候才能保住自己。

    “雯儿,一辈子只有一次及笄礼,你就来陪陪我吧!”一香阁内,柳琉环拉着裴玉雯的手,甩着她的手臂撒娇道。

    裴玉雯拂掉她的手臂:“大小姐,你邀请的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我一个平民百姓要是在场的话,你的那些小姐妹会嘲笑你的。以咱们的关系,也不在乎那些虚礼。等你举行完了,我再单独送礼物给你。”

    “不要。谁在乎他们说什么?你是我的朋友,我就想你来参加我的及笄礼。不仅你要参加,灵儿他们也要参加。”

    “这……”裴玉雯为难。

    柳琉环是向阳柳家的人。柳家是什么家族?那是一个特别注重礼教的世家。以他们现在的身份,真不适合凑热闹。然而柳琉环这样邀请他们,总是一次又一次地拒绝的话,那也太不留情面了。

    “好吧!我们去就是了。”裴玉雯经不住柳琉环再三恳求,只有答应下来。

    柳琉环这才高兴了。她比裴玉灵大几天。裴玉灵很快也要及笄。不过农家没有这么多讲究,他们不会举办及笄礼。

    女子过了及笄礼就可以成亲了。这也是柳家给其他家族的讯号,告诉他们家里有合适的未婚男子可以来提亲。

    大户人家的亲事可没有那么单纯。不是柳琉环喜欢就行的。他们得考虑两家的地位是否相当,对方有没有利用价值。只有少数人家才不在意亲家能不能帮衬自己。大多数人还是想要身份相配的婚姻。

    裴玉雯知道柳琉环的烦恼,所以才愿意退让。像柳琉环这样的世家贵女,婚姻就像是走独木桥,下面是万丈深渊。要是走错一步,那她只有摔到在深渊里,再也别想爬起来。

    这样单纯又直爽的柳琉环也不知道能够坚持多久,便依她一次吧!大不了他们低调些,凡事不要出头就是了。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