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一章:及笄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一个年迈的老嬷嬷走进来,先是朝柳琉环行礼,接着向裴玉雯几姐弟行礼。

    柳琉环已经收拾妥当,见到老嬷嬷,为裴玉雯几姐弟介绍:“这是祖母身边的第一人汪嬷嬷。”

    “汪嬷嬷。”裴玉雯向汪嬷嬷行了半礼。

    汪嬷嬷见裴玉雯的动作,眼里闪过亮光。

    她是庞老夫人身边最受器重的陪嫁。这些年跟着庞老夫人见过不少名门闺秀,却没有哪个闺秀像她这般气质出众。“老夫人让老奴过来瞧瞧,看看小姐这里准备得怎么样,要不要帮忙。现在看来小姐已经收拾妥当,用不上老奴。”汪嬷嬷梳着严谨的头发,瞧着一丝不苟。她的样子与庞老夫人有些相似。庞老夫人也是这

    幅严肃的样子。

    不过她的眼神非常的慈爱,一看就是个外冷内热的人。

    “多谢嬷嬷。我已经准备妥当了。”柳梳环温和地说道:“还多亏了裴姐姐呢!裴姐姐为我出的主意,好看吗?”

    汪嬷嬷看了一眼裴玉雯,眼里没有任何惊讶。毕竟能有这样气质的人,怎么会是普通的乡野村姑呢?

    “这样很好。”汪嬷嬷慈爱地看了一眼柳琉环,又对裴家姐弟说道:“裴姑娘,裴公子,各位先跟老奴去大堂等着吧!今天客人多,如果有招待不周的地方还请担待。”

    汪嬷嬷只是个老嬷嬷,但是比起那些贵夫人也不差。她处事周到,说出来的话让人信服。有这样的仆人,可见主人是多么风姿卓越的人。难怪当年的储君会看上已经有婚约的庞老夫人。在汪嬷嬷的带领下,他们来到大堂与其他人汇合。这是裴家姐弟第一次融入贵族们的世界。裴玉灵,裴玉茵和裴烨的心里都非常紧张。哪怕他们经过裴玉雯的训练已经沉稳许多,但是这样的场景还是第一

    次,所以还是有些忐忑。柳家给他们安排的位置在角落里。这个角落既可以让他们清楚地欣赏整个及笄礼,也可以避免别人的打量。裴家几姐弟都很喜欢那个位置。如果顺利的话,等整个及笄礼结束,他们大可以悄悄地离开,不

    会让太多人察觉他们的存在。当然,前提是没有人打扰他们,没有人故意引起别人的注意。这些前提的条件在某个人出现在他们的面前的时候就被打破了。他们明显察觉到无数人的视线停留在他们的身上,像是参观某种奇怪的生物似

    的。

    “这里的角度不错啊!我也坐在这里吧!”谭弈之一屁股坐在裴玉雯的身侧。

    裴玉雯见到此人,没好气地睨他一眼。

    她怎么把这个男人忘记了?只要有他在,怎么可能让他们变成隐形人?

    “谭大公子,你的位置在前面,这里不适合你的身份。”裴玉雯掐着一个杯子,放在鼻子闻了闻,动作优雅。

    谭弈之看着她的动作,眼眸闪了闪。

    越和这丫头相处,越觉得她很熟悉。这神态像极了某个人。可惜,那个人已经死了。要是没死的话,两人说不定能够成为志趣相投的知已。

    “本公子是客人,客随主便,本公子想坐哪里就坐哪里,难道当主人的连本公子这么小小的要求都满足不了吗?”

    裴玉雯温柔一笑:“当然可以。那你能不能别和我们说话。我们是来参加环儿的及笄礼,不是来这里招惹是非的。照现在这种情况来看,等今天的宴会结束,只怕我们几姐妹的倒霉日子也开始了。”谭弈之如迷雾般的眸子扫过四周,看见了不少贵族女子嫉恨的目光。当然,她们的嫉恨不是针对自己,而是身侧的几个少女。原因嘛……自古红颜祸水。然而有时候男人也是祸水。非常不凑巧的是,他就有

    做祸水的资本。

    “柳小姐出来了。”

    随着柳家人的出现,那些视线终于转移到别的地方。接下来的及笄礼非常的繁琐。像是柳家这样的世家,他们对礼仪的重视远胜其他家族。其他家族为了节省时间,有些非常繁琐的细节是省略了的。然而柳家不但不会省略,甚至还会用古老的方法举办仪式

    。

    从开始至结束,整整花了三个时辰。这期间柳琉环像个傀儡似的任由别人摆弄。

    裴玉灵凑近裴玉雯的耳边:“姐,这也太可怕了。幸好咱们家没有这个讲究。”

    “这样的仪式早就失传了,只有那些传承极其古老的世家才会懂得。像是今天这样的仪式,一辈子能够看见一回也足够了。”裴玉雯淡淡地说道。

    “柳家还有其他姑娘没有及笄呢!怎么可能一辈子一次?”谭弈之反问了一句。“嫡系与旁支的仪式是不同的。就算同为嫡系,大姑娘和二姑娘的仪式也是不同的。所以我才说这样的仪式只此一次。只因为向阳柳家也只有柳琉环这么一个正儿八经的嫡女。其他的都是庶支的嫡女,身份

    地位差着一个天一个地。”

    “哦……原来期间还有这么多讲究。真是不可思议。这些大户人家的花样还真多啊!”

    旁边的几个妇人和小姐听见裴玉雯说的话,一个个面含不屑。

    他们刚才已经打听过了。这几个人就是普通的乡下贱民。之所以在这里就是因为巴结上了柳琉环。

    真是笑死人了!一个乡下人居然还在这里谈论什么古老世家的礼仪,好像她真的懂似的。

    “礼成。”随着最后一道声音响起,整个仪式结束。

    接下来就是招待客人用餐。男女分开而席。裴玉雯把裴烨交给谭弈之。她们三姐妹与其他女眷坐在一起。

    “姑娘有些面生啊!不知如何称呼?”一个头上挂满了各种首饰的中年妇人用挑剔的眼神打量着裴玉雯姐妹。

    这三姐妹虽然长得俏丽,但是浑身上下没有几件像样的首饰,看上去寒酸得很。中年妇人对她们能与自己同桌而感到不满。

    其他人没有说话,但是一双双打量的眼睛就像尖刀似的,恨不得把他们分解了。“今日能来作客的,至少也是官身。就算是有钱也是进不来的。这位姐姐想必是哪家的官小姐吧?”妇人旁边的少女,一个与中年妇人长得有几分相似的女子露出别有深意的笑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