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三章:散宴
    ,精彩无弹窗免费!

    马车里,裴家几姐弟都不说话。

    裴玉雯托着腮帮子,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裴玉灵和裴玉茵则是想到宴会上发生的事情,心里是从来没有过的自卑。而裴烨神情莫测,眼里时而闪过幽光,时而露出坚定的神情,仿佛做着重大决定似的。

    马车停在一香阁。裴家几姐弟先后下车。

    “本公子突然想到……”谭弈之站在一香阁的门前,招手对裴玉雯说话,却看见裴玉雯从他的身侧走过去。

    他挑了挑眉,几步挡在裴玉雯的面前,低头看着她的眼睛。

    裴玉雯没有留意他的动作,被面前放大的俊颜吓了一跳。她推开他的脸,挑眉说道:“何事?”

    谭弈之收敛脸上的笑容,神情变得严肃。

    “听说在宴会上有人找你们的麻烦?是不是担心那对母女再挑事端?”要不然她不会露出这样困扰的表情。

    裴玉雯勾唇淡笑:“你想多了。我没把他们放在眼里。”

    知府又如何?那对母女太天真了。就算不用裴玉雯动手,柳家的人也会警告知府。那对母女能做的手脚并不多。

    “那你现在这幅魂不守舍的样子是为何?”谭弈之的眼神仿佛在说——别想唬我。你骗不了我的。

    裴玉雯睨他一眼:“你管得太多了。谭三少爷。”

    从谭弈之的身侧走过去,回到自己的卧室里。今天的事情再次在脑海里回放。她靠在软椅上,缓缓地闭上眼睛。今天的事情让她想起了一直忽略的东西。她可以带给裴家金钱,却无法带给他们地位。在这个世间,没有官职的平民百姓只有任由别人撮圆捏扁。裴家想要得到别人的尊重,就必须走官道。而放眼整个裴

    家,只有两个男丁。

    裴子润还小,等他考取功名,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行。现在能够撑起裴家的只有裴烨。而裴烨……

    文官?显然不行。这小子根本就不喜欢挥文弄墨。

    那就只有走武官的路子。平时他也挺喜欢练武的。再者,裴家几代人都死在战场上。要是裴烨能在战场上建功立业,忠勇的家人会给他加分。在同样出色的武官之中,他能够爬得更快。毕竟他们一家子都是忠君护国的勇士,应该

    受到特殊的照顾。

    裴烨……

    这小子到底是怎么想的?

    就算为他们考虑得再好,要是他不配合的话,一切都是空谈。

    要是他愿意按照她的路子走下去,她可以把自己会的东西都教给他。

    第二日,柳琉环出现在一香阁。她一出现就拉着她的手说对不起,那模样就像是做了对不起她的事情似的。然而裴玉雯明白她是听说了知府夫人和知府小姐做的事情,心里愧疚。

    “与你没有关系,你不用放在心上。”裴玉雯打量着面前的少女。

    那巴掌大的小脸上满是愧疚之色,完全没有贵女的高傲。就算面对裴家人,她也是那样彬彬有礼。可见这样的家教才是真正的贵女风姿。比起那些爆发户般的小姐,简直就是云泥之别。

    “如果不是我执意让你去参加及笄礼,也不会让你遇见这样难堪的事情。我还是太自私了。只想着让最好的朋友见证我的成长,却没有想过你会不会被别人欺负。”柳琉环懊恼地抿嘴。

    “行了,过去的事情就不谈了。”裴玉雯看着她通红的小脸。

    经过了这个及笄礼,小丫头好像成熟了许多。那种感觉不仅仅是有因为她的打扮更偏向成熟,还有她浑身散发出来的气质,就像是一朵花苞突然绽放成一朵鲜花,现在正是鲜花最美丽的时期。

    “你不生气?那你不会讨厌我吧?”柳琉环见她真的不介意,大大地松了一口气。

    裴玉雯摇头,正要对柳琉环说什么,在看见悄悄溜走的那个人影时,她停下没有说完的话。

    “环儿,我今天有事要出门,改天再来陪你玩。你先回去。”裴玉雯向柳琉环打了声招呼,以极快的速度追上去。

    柳琉环看见裴玉雯溜走,心里无比的失落。她嘟囔道:“青柳,蓝柳,你说裴姐姐是不是还是生气了?”

    “裴姑娘为人直爽,她说没有生气就是没有生气。小姐不应该多心。再说了,她向来恩怨分明。这件事情又不是小姐指使的,她不会怪到你的头上。”

    “刚才奴婢看见了,好像是裴公子悄悄出门了,裴姑娘是看见他才追上去的。听灵儿姑娘说,裴公子最近有些奇怪。家里的人都不知道他在做什么。所以,裴姑娘才会扔下小姐去找他吧!”

    两个婢女的话算是打消了柳琉环心里的疑虑。想到裴烨的所作所为,柳琉环皱起了眉头。

    此时的裴玉雯跟着裴烨来到一家破旧的房子前。裴烨进入了那个房子。而裴玉雯在外面徘徊,犹豫着要不要进去。当裴玉灵想要逼问裴烨的时候,她说过要相信他,让他亲自告诉他们发生了什么事情。当裴玉灵说想跟过去看看的时候,她又一次劝阻了,还是选择相信他。然而时间过了三四个月,裴烨还是没有老实交

    代的意思。这样下去……

    他什么时候才能变成能够扛起裴家重任的男人?难道就一直这样跟他打哑谜,任由他荒唐下去吗?

    今天,裴玉雯终于沉不住气了。

    如果没有昨天发生的事情,她会继续放纵他下去。直到有一天他愿意开口为止。而现在,她没有时间再放纵他。

    裴烨有裴烨的重任,她有她的重任。裴烨的重任就是带给裴家人荣耀和地位,而她的任务是查出裴家灭亡的真相。

    咚咚!敲响那扇门。

    她看着那扇门,神情凝重。

    她不知道这扇门的后面有什么‘真相’等着她。可是这一敲,他与裴烨之间的信任就瓦解了。

    然而,小弟啊小弟,我真的没有时间再等了。裴玉雯痛苦地闭上眼睛,在心里呐喊道。时间过了那么久,裴家的灭亡却日日夜夜折磨着她。她没有众人想象中的那样平静。事实上,她每一天都在煎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