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六章:丫环
    ,精彩无弹窗免费!

    裴家多了一个小丫环的消息不径而走。最近绕道在他们家门外徘徊的人也越来越多。大家对小丫环李巧月抱以好奇的态度,很想知道传说中的丫环长成什么样。甚至有人猜测那是不是给裴烨准备的通房丫

    环。

    谁说乡下人纯朴?再纯朴,他们也知道通房丫环的存在。

    裴烨气呼呼地走进来。他将肩膀上的水桶扔在地上,满脸的不高兴。

    “烨哥哥……”李巧月听见声音,从厨房里走出来。她关心地看着裴烨。“怎么了?谁惹你生气了?”本来李巧月想称呼他为公子,但是裴烨听不习惯,而且他也没有把李巧月当作丫环看待。在他看来,丫环只是李巧月留下来的说辞,其实李巧月和他的几个姐姐没有什么区别。如果非要说区别,那就是李

    巧月更像是需要保护的妹妹。

    裴玉灵和裴玉茵也不想李巧月叫她们什么二小姐三小姐。她们听着特别别扭。于是她称她们为灵姐姐茵姐姐。至于裴玉雯……李巧月试探地叫了一声大小姐。裴玉雯仿佛觉得理所当然,还指使她干各种粗活儿。李巧月顿时明白了,裴玉雯不喜欢她。她要是想在这里清清净净地过日子,就离裴玉雯远点,最好不要靠

    近她。

    方鑫还是交给了李巧月照顾。裴家的其他人就算不会牵怒于一个孩子,也不会大方地帮着别人养孩子。如果这个孩子与他们没有关系,他们反而会疼惜几分。偏偏……他们是这种无可奈何的关系。小林氏毕竟是当过娘的,心肠软。在李巧月忙不过来的时候,她也会帮着照顾那个孩子。见到那个孩子,想起小时候的裴子润,心里难免酸涩。她在想,当年他们夫妻说过多生几个孩子,偏偏缘份浅,最

    终年少时就生死分离。

    院子里,少年想到刚才听见的谣言,神情有些尴尬。

    “你最近……尽量别出门。就算出门了,要是听见什么不好听的话,你也别理会。乡下人就是嘴碎,你就当他们在放屁好了。”裴烨看着面前的李巧月,眼神闪炼。

    李巧月每天出门洗衣服,早和村里的人见过面。她当然知道他们在背后说了些什么。

    其实,她并不排斥他们说的事情。裴烨长得这样好看,对她又温柔体贴,要是能够做他的女人,她当然愿意。

    李巧月羞涩地垂着头,手指绞着衣角,一幅娇羞的样子。

    裴烨见她如此神态,知道她早就听过那些闲言闲语,顿时臊得利害。他轻咳一声:“我去山上砍柴。”

    李巧月看着裴烨的背影消失。此时那乖巧的样子消失不见,双眸里满是火热。那是势在必得的眼神。

    这一日,裴玉雯带着十个人回来。那十个人分别为四个丫环以及六个护院。

    村里人见到裴家越来越富强,连护院和丫环都用上了,悔恨当初对他们家太冷漠,现在想要攀关系早已没了机会。

    “奶奶,姐姐想做什么呀?我们家现在的日子挺好的,为什么要买下人?没有下人,我们大家也忙得过来。”

    裴玉灵觉得从来没有看透过他们的姐姐。每次他们觉得快要靠近她几分,她又拉开了长长的距离。

    “这个……我也不知道。”李氏摇头。“你们姐妹无话不说,有什么想问的直接问她就是了。”裴玉雯已经安排好那十个人的住处。她走过来的时候正好听见裴玉灵的问题,便说道:“小弟不是想要练武吗?这几个护院个个都是高手,以后可以陪他练习。至于那几个丫头……妹妹们都到了议亲的年纪

    ,那双手不能做粗了。以后粗活儿都有丫环们做着。你们只需要学习识字,学习如何管家,如何照顾生意就行了。”

    “姐,你会把我们宠坏的。”裴玉灵失笑。“说句不害臊的话,你现在把我宠上天,等我嫁人了,还不是要做粗活?我哪有那个贵夫人的命?”“那就找个不让你做粗活的男人就行了。”裴玉雯理所当然地说道:“以我们家现在的情况,就算嫁不了贵族,嫁个殷实之家总可以吧?家里有个小店铺,男人有个手艺活儿,不管怎么样都饿不死一家人的,

    这很难吗?”

    李氏的眼里闪过笑意。她瞪了一眼在旁边发呆的裴玉灵。

    “听你姐姐的。你们这几个家伙有福气,有你们姐姐为你们护航。这辈子的好日子还在后头呢!”

    裴玉雯的眼里闪过愧疚的神色。

    李氏一直把她当作救命稻草,觉得有了她,裴家所有人都能过上好日子。可是她从来没有想过总有一天她会离开。与其让别人做救命稻草,还不如自己保护好自己。这世间,最可靠的永远是自己。

    自从裴家多了这十个下人之后,原本习惯亲力亲为的裴家人开始适应享受生活的日子。从刚开始倒杯水被人伺候,到后来的等着别人伺候,期间所花费的时间并不长。可见人的天生就是安于享乐。

    当然,有了这十个人,李巧月也不能特殊对待了。原本被裴烨等人修改过的称呼又变回了中规中矩的公子和小姐。有了那四个丫环做对比,她也得见人就要行礼,说话要自称奴婢。

    夜色森森。一道白色的身影站在院子里,看着天空中的那轮弯月抹着眼泪。

    裴烨半夜入厕,见到那里的身影,皱眉低喝道:“谁在那里?”

    站在角落里的人影颤了颤。接着,她转过身来,朝着裴烨颤抖地说道:“见过公子。是奴婢月儿。”

    裴烨听说是李巧月,想着最近生意忙,总是跟着姐姐去各个地方送货,已经许久不曾见过李巧月了。印象中的小丫头变得模糊起来,他竟忘记了她的长相。

    他摇了摇头,语带怜惜:“半夜三更不睡觉,你站在这里做什么?可是受了委屈?你要是受了委屈,大可以告诉我。我不会让他们欺负你的。”黑暗中的李巧月垂着头,露出那纤长的脖颈。这些日子以来,可能是吃得不错,她的皮肤白皙了许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