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三章:情怀
    ,精彩无弹窗免费!

    少年将手里的朱钗插入少女的发间。他痴痴地看着面前这张俏丽的容颜,捧着她的脸,坚定地说道:“环儿,明年我就去京城,然后努力考取武状元。只要我能得到功名,就能上门求娶。你要等我……”

    少女面若桃花,眼眸里含着深情。她顺势依偎在少年的胸前,听着那扑通扑通地心跳声。

    她没有回答,但是她的动作就是最好的鼓励和回应。

    窗外,裴家三姐妹看着男才女貌的一对璧人,几人的心情都有些复杂。他们没有想到最先找到幸福的会是最小的裴烨。而裴烨平时像个长不大的孩子似的,在遇见心爱之人时,马上就变得成熟稳重起来。裴玉灵和裴玉茵这才知道裴烨这些日子的努力是为了考取武状元,这样

    才能有资格求娶柳家的小姐。

    “小弟真的长大了。老天爷保佑,希望他能如愿以偿。”裴玉茵双手合十,诚恳地祈祷着。“就算小弟成为武状元,要是不能上战场的话,也不是那么容易得到官职的。柳家是世家,一般的小官也娶不了柳家的姑娘。小弟与环儿之间的路不是那么好走。”裴玉灵倒是说了一番令裴玉雯另眼相看的

    话。

    “姐姐……”姐妹两人看向没有说话的裴玉雯。

    裴玉雯是他们的主心骨。在这个时候,他们更想得到裴玉雯的认可,或者帮着出个主意也好。房间里的那对璧人让他们感动,同时也让他们紧张。或许连他们自己都没有察觉,他们看着对方的眼神有眷恋和不舍,也有仿佛早就做了最坏打算的决绝。他们对未来也没有底气。现在也不过抱着能过一

    天算一天的想法。

    “柳家是庞老夫人作主。庞老夫人极其疼爱环儿。”裴玉雯点到即止。

    如果这样还不能让他们明白过来,那就有些傻了。

    果不其然,姐妹两人听了这句话,同时露出释然的表情。回头再看那对有情人时,眼里多了几分愉悦和欢喜。

    “姐……姐。”一只小手拉住了裴玉灵的衣角。

    裴玉灵浑身一僵。

    她不敢回头,回头就会看见一双纯真无暇的眼睛盯着自己。刚刚两岁生辰的方鑫特别依赖裴玉灵。或许这就是血缘的力量吧!明明其他人对他更好,裴玉灵根本就曾理会他,从小到大甚至没有抱过他,但是他就是最依赖裴玉灵,每次见到她都会扑过来。哪怕裴玉

    灵一次又一次地推开他,他还是会朝她扬起笑脸,朝她伸出双手要拥抱。除了裴玉灵,连李氏这个第二不喜欢他的人都有些动容了。

    “鑫少爷。”李巧月匆匆赶过来。她悄悄看了一眼裴玉灵,将方鑫抱起来。“你不是想吃糕点吗?奴婢已经做好了糕点,我现在就带你去吃。”

    方鑫死死拉着裴玉灵的衣角不放。他可怜昔昔地看着裴玉灵。

    “二姐。”裴玉茵于心不忍。

    裴玉雯从李巧月的手里抱过来。她看着面前这个小肉团,语气淡淡:“别吵二姐了,我带你玩。”柳琉环留在裴家吃了午饭。裴家有成年男子,柳琉环不能再像以前那样留宿,否则会传得很难听。以前没有什么的时候,他们不在意那些传言。现在柳琉环和裴烨之间的感情被大家看在眼里,反而介意外

    面会发生什么流言。

    送走了柳琉环,裴烨站在门口,保持着送别的姿势许久。裴玉雯陪着方鑫玩了一会儿,看见裴烨那幅样子,不由得皱起眉头:“有这个时间在这里发呆,还不如多看两本兵书。你对谋略方面特别欠缺。要知道身为一个将领,要是不会用兵之道,就算武功再高强也

    只是一个莽夫。”

    裴烨回头看向裴玉雯,眼神坚定:“姐姐教训得是。”

    裴烨的身影走远。裴玉雯正准备离开,一道身影出现在她的身后。她利落地抓住对方的手臂,用力一扭。咔嚓一声,手臂发出扭伤的声音。紧接着一道惨叫声响起来。

    “谭弈之!”看见身下的人,裴玉雯皱眉,连忙松开他。

    躺在地上的谭公子表情痛苦,原本就白皙的脸颊更是苍白无色。

    他哀怨地看着裴玉雯,虚弱地说道:“大小姐,需要这么狠吗?”“你鬼鬼祟祟出现在我身后,还想要让我留情面?应该庆幸我手里没有利器,要不然就不是扭伤手臂这么简单了。”裴玉雯一边说着,一边抓住他的手臂。再次发出咔嚓的声音,随着他的闷哼声响起,扭伤

    的手臂回归原位。

    “本公子今日生辰,不想应付那些虚情假意的人。想到你们家的人还不错,就想来蹭顿饭吃。”

    谭弈之说这句话时,神情是落寞的。

    “蹭饭是没问题的。我们能有今天也多亏了你当初的相助。就凭这一点,你就是我们家的恩人。只要你愿意,我们家的大门随时为你敞开。你想吃多少顿都可以。”

    看见谭弈之从黯然变得精亮的眸子,裴玉雯突然觉得自己说了一句傻话。这小子刚才的失落是装的吧?

    “那就这样说定了。”谭弈之高兴地拍了拍她的肩膀。“今天晚上我要吃红烧肉,酱香排骨……”

    连续点了二十几个菜,而且每个菜都很讲究。在没有食材的情况下,就算她有再高的厨艺,也没有办法变出来。谭弈之的随从从后面走出来,他的手里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看见那些准备妥当的食材,裴玉雯才恍然大悟,原来这家伙根本就是有备而来。刚才要是拒绝了他,他也会死缠烂打吧?什么贵公子的气质,

    那东西跟他完全没有关系。

    夜晚。众人陪着谭弈之疯了半夜。

    裴玉雯好不容易才让裴烨把谭弈之拖走。她刚回到房间里,察觉到房间里有异样。

    她从旁边拿起一个装饰用的木雕,慢慢地朝着那个阴影处走去。就在她挥出手里的木雕时,有人抱住她的腰,将她整个人抱起来,然后坐在床沿上。

    她坐在了那个人的怀里,与他保持着亲密的姿势。“是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