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五章:心情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一香阁。裴玉灵落下最后一笔,将账本上的墨迹吹干,小心地收进抽屉里。

    裴玉茵送走客人,停在裴玉灵的身侧,碰了碰她的手臂,朝旁边看了一眼。裴玉灵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只见裴玉雯坐在那里,手里把玩着一盒胭脂。那胭脂上面还有清风阁的标记。要知道清风阁的胭脂向来有价无市,只有官家的小姐才能买到手,普通人就算有银子也别想买到

    。现在她手里却有一盒。

    这当然不是她买的。就算她愿意,以她现在的身份也得不到这样的好东西。再者这种小地方也没有清风阁的店铺。

    清风阁所出的胭脂水粉是她最喜欢的。然而此时在她的眼里就像烫手山芋似的。她在犹豫着要不要还给它的主人。

    如果要还给他,势必再见他一次。要是让他产生误会了,又要纠缠不休。这与她的想法相悖。

    “姐……你不喜欢那盒胭脂?既然不喜欢,送给我好了。”裴玉灵一把抢过裴玉雯手里的东西。

    裴玉雯手里一空,胭脂已经落在裴玉灵的手里。她皱了皱眉:“别闹。”

    “姐姐向来大方。只要是灵儿喜欢的,姐姐总会相让。这一次姐姐怎么如此小气了?”

    裴玉灵打开胭脂,沾了一点在手指上,满眼的喜爱:“真漂亮的颜色。还有这味道,小妹你闻闻,好香啊!”

    看见裴玉灵的手指上沾着漂亮的颜色,裴玉雯的心里有些不舒服。她从来不是小气的人。这种不舒服当然不是因为裴玉灵碰了她的东西,而是别的原因。

    “呀!那不是童大哥吗?她身边的小姑娘好面熟啊!好像是外祖母村子里的人!”裴玉茵看着外面说道。

    裴玉雯看向门外。

    以她的视线,正好看见童亦辰背着一个少女。少女的脑袋靠在他的肩膀上,在他的耳边说着什么。

    “这两人……太亲密了吧!”裴玉灵看了一眼裴玉雯。“大庭广众之下,两人有了肌肤之亲,看来好事将近。”

    裴玉雯的心里燃起了一股无名火。

    昨日还在她的房间里偷香,今天就与其他女人卿卿我我。这男人真是好大的本事,还想着左拥右抱。

    刚走出去几步,想到昨天晚上她对那男人说过的话,又及时止住了步伐。

    如果这一步迈出去,昨天晚上的努力就白废了。她与那男人还得继续纠缠下去。

    现在这样的情况不是她想见到的吗?是她让他找个女人成亲,也是她把他推得远远的,断了他们之间所有的可能。

    现在看见他与其他女人在一起,就开始受不了了?

    直到童亦辰背着那女子走远,裴玉雯也没有迈出那一步。

    裴玉灵和裴玉茵面面相觑。两人从对方的眼里都看见了失望的神色。

    “童大哥这么好,姐姐怎么不知道珍惜?”裴玉灵撇撇嘴,不高兴地说道。

    “大姐自有分寸,二姐你别操心了。快来看看今天的糕点,好像有好几种都缺货,咱们赶快做点出来吧!”

    裴玉茵拉走了裴玉灵,店铺里只剩下裴玉雯一个人。裴玉灵临走之前将胭脂还给了她,她看着那盒胭脂出神。

    “既然他有了婚嫁的女子,这盒胭脂应该还给他。”除了这盒胭脂外,他送过的东西都应该还给他。

    只要是他送的,她都还封不动地放在那里。当然,除了那些吃食之外。吃食容易坏掉,她不吃,家里人也吃了。

    这样想着,裴玉雯赶走了马车,朝裴家村而去。

    回到裴家村,马上将童亦辰送的礼物翻出来。当那大大小小的礼物堆成小山时,她坐在那里愣住了。

    原来在不知不觉间,他竟送了这么多东西。

    他到底是怀着什么样的心情送来这些东西的?以他的性情,平时冷冷清清的,也只有对她才有这样十足的耐心。

    裴玉雯难住了。这么多礼物,要是用牛车或者马车拉回去的话,倒是不算什么问题。只不过这么兴师动众的,只怕村里人还以为他们家在向童家下聘。要想神不知鬼不觉地送回去,一次肯定不行,除非像他这样多送几次

    。

    裴玉雯挑了两件小巧的,又比较贵重的东西朝童家走去。当她出现在童家时,童亦辰不在。

    想到刚才看见的场景,心里又升起了无名火。

    “咳咳……咳咳……”从里面传来咳嗽声。

    裴玉雯回过神来。听这声音,应该是童亦辰的爹,在这里很有名的童鳏夫。

    本来她打算走的,但是听里面越咳越利害,而且里面的人应该在做什么事情。砰的一声,接着便是一道闷哼声。

    裴玉雯一个跃身出现在门口,推门走了进去。

    面黄肌瘦的中年男子躺在地上,手里还拿着水杯。瞧刚才的样子,应该想要喝杯水,不曾想连倒不都成困难。

    那人听见声音看过来,看见了裴玉雯清秀的小脸。

    “你是雯丫头吧?”躺在地上的中年男子表情痛苦,却在这个时候对她露出善意的笑容。

    她扶着他走向旁边的椅子,让他坐下来。重新拿了水杯,给他倒了一杯水。

    “多谢丫头。”童鳏夫慈爱地笑道:“没有吓着你吧?”

    “没有。”裴玉雯第一次与童鳏夫正面接触。以前偶尔远远看过他,或者在门外听见过他的咳嗽声,但是两人没有交集。这次来找童亦辰,不曾想遇见他的囧状。

    “你来找那小子的?”童鳏夫笑道:“那小子去城里办事了。你要是不忙的话就先坐会儿。想必快回来了吧!”裴玉雯刚才有些心急了。明明在城里看见他和姓林的少女在一起,她一个冲动就跑回来翻他送的礼物。现在又巴巴地赶过来还东西,当然会落了一个空。向来考虑周全的她也有失控的时候。果然,在为家

    人报仇之前,她不能沾染情爱二字。情爱会让人迷失心智,做出最错误的判断和决定。“其实他不在也没有关系,我是还东西的。”裴玉雯把带来的胭脂,以及几个小东西放到桌上。“请叔转交也是可以的。另外还有一些东西,我会抽空的时候陆续带过来。或者让我弟弟带过来。那些东西实用,他成亲了也用得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