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六章:归还
    ,精彩无弹窗免费!

    童鳏夫看了一眼摆在桌上的东西,心里了然。

    看来这两个小家伙之间的情路不是那么顺遂。他那个傻儿子想要追到人家姑娘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呵!平时看他一幅清冷的样子,仿佛什么事情都不放在心上,虽说给人很安心的感觉,但是却没有一点儿人气。真想知道他在喜欢的姑娘面前一次又一次地吃蟞是什么样子的。那表情绝对精彩。

    “东西是他的,我这个老头子作不了主。要不等他回来再说?”童鳏夫笑容不变,仿佛什么也不知道似的。

    然而迎视那双睿智的眼睛时,又觉得他应该什么都知道。只不过聪明人就是聪明人,他不会干涉后辈的事情。

    “反正还有其他东西要送过来。我先过去,等会儿再过来一趟也是行的。”裴玉雯站起来,朝童鳏夫行礼。“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呆在这个狭小的房间里,连出门都是奢望。每天面对一个黑着脸的臭小子,而且还是一个封了嘴的闷葫芦。现在好不容易见到这么可爱的小姑娘,没想到话没有说两句就要走。哎!”

    童鳏夫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裴玉雯只觉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虽说知道他故意夸大了说词,但是看他一脸的病色,而且连倒茶的力气都没有,她的心里也升起了同情。

    “我先回去一趟,等会儿再过来。你……稍等。”裴玉雯说完这句话,大步出了门。童鳏夫没想到裴玉雯真的走了。换作普通的小丫头,在听了他这么‘可怜’的一番话时不应该同情一下吗?就算心里不屑的,为了证明自己的善良,那也要装个样子。没想到她说走就走,真是一点儿犹豫都没

    有。

    童鳏夫摇了摇头。那小子怪异,喜欢的丫头也是个怪人。不过都是好孩子,希望有个好结果吧!在童鳏夫吃力地想要站起来的时候,面前出现了一道身影。他抬头一看,刚才离开的小丫头又回来了,手里还拿着什么东西。他好奇地看了一眼,说道:“这就是你表哥坐过的轮椅吧?那小子也做了一个,

    不过前不久他出了一趟远门,我一时没有控制得当就摔坏了。他还说今天回来再给我做一个。”

    “这个轮椅里加了几个小机关,没有那么容易摔坏。表哥现在用不上了,你要是不嫌弃的话……”

    “不嫌弃。”童鳏夫打断她的话。“这比那小子做的好多了。那小子笨手笨脚的,哪有这么巧妙的心思?”

    “那你试试。要是用得好,平时也可以在院子里晒晒太阳。”裴玉雯抿嘴淡淡一笑。在裴玉雯的扶持下,童鳏夫坐了下来。坐下后他才知道不同之处。本来刚才说的话都是客套话,现在却觉得刚才说的话句句都在理。这个轮椅按照不同情况做了好几个巧妙的小机关,确实非常方便。有了

    它,他的日子也舒坦些了。

    “多谢你了,斐丫头。”童鳏夫真诚地道谢。“那小子要是敢欺负你,你只管告诉我,我一定收拾他。”

    裴玉雯轻咳一声:“既然没别的事情,我准备出去了。我又带了几样东西,已经放在桌上,请一并交给他。”

    “什么东西?”

    “他知道的。”裴玉雯说完,这才发现面前的童鳏夫根本就没有开口,而且声音也不是他的。

    童鳏夫挑了挑眉,朝她后面看过去。

    她已经察觉到了身后的视线,以及笼罩在头上的影子。淡然地转过身,十指紧扣,看着他说道:“你送我的东西太多,要是一次性带回来的话容易引起别人的注意,我就想分几次给你送过来。虽说都是女儿家用的东西,你用不着,但是你成亲后,你妻子是用得

    上的。”

    童亦辰一直看着她。

    昨日的美好感觉还在心里回荡,看着那艳丽的红唇在面前吐出残忍的话,他真想像昨晚那样将它含住。

    他深吸一口气,转移视线看向桌面。那里摆放着好几样东西,全是他这些日子送给她的。每件东西还保持原样。

    他不由得自嘲一笑。原来从始至终她都不曾在意过。一直都是他在自作多情罢了。枉他一直在想她会不会喜欢。一个连礼物都没有开封的人,连里面的东西都不知道是什么,又怎么会喜欢呢?

    “我送出去的东西就没有想过收回来。既然你不要,那便毁了吧!”说着,朝着桌面一挥。

    砰一声,连东西带桌子在面前发出炸裂的声音,接着面前一片狼藉。

    裴玉雯本能地抓住他,朝旁边避开一下。桌子的残渣射过来,正好从他们的身侧擦过去。要是刚才她没有抓着他一起避开,那断裂的桌腿就要砸中童亦辰的脑袋。

    两人的身体贴在一起。他俯视着她红润的小脸,眼眸变得深邃。

    “若是无情,就不要让我误会。我已经在尽力忍耐了。要是忍不住,连我自己都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情。”

    童亦辰说着,拍掉她的手臂,背对着她:“你走吧!那些东西你要是不喜欢,直接扔掉即可。”

    裴玉雯脸色难看。

    童亦辰的绝裂让她明白,要是再与他纠缠不清,对他才是真正的残忍。既然如此,那就……不要再见面了。

    “珍重。”

    最后两个字出来,那道俏影已经消失。

    童鳏夫看着空空无一人的门口,轻轻地摇头:“真不知道你们这些年轻人在闹什么。明明郎有情妾有意,偏偏互相伤害对方。现在好了,两人都难受。”

    “她的心不在我身上。”童亦辰抿嘴苦笑。“既然如此,那就……放开她吧!”

    “你是不是……要走了?”童鳏夫深深地看着童亦辰。“换作你平时的性格,你不会这么快放弃。除非有什么事情打乱了你的计划,你不得不放开她的手。你做了我多年的儿子,这一点我还是了解的。”

    “你是我爹,一日是爹,一生便是。我要离开,你跟我一起离开。”童亦辰跪在童鳏夫的面前。“好孩子。我不行了。我自己的身体自己知道。就让我安心地死吧!”童鳏夫慈爱地摸着童亦辰的脸颊。“可惜啊,看不见你娶媳妇的时候啦!以后娶了媳妇,记得带她到我的坟前上柱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