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八章:发飙
    ,精彩无弹窗免费!

    裴玉雯面露不忍地侧过头。预料中的惨叫中没有响起来,她回头看时,谭弈之一只手抓住童亦辰挥出的拳头,另一只手卸他的招数。两人竟在床上大打出手。眼瞧着就要把她的床拆掉,她连忙加入战势之

    中,将两个男人强行分开。

    “你们想比划招式可以去外面,这里不是你们胡闹的地方。”

    童亦辰目光阴沉,看着谭弈之的眼神满是杀气。

    “出去打?”

    谭弈之嗤笑,纤长的手指撩了一下耳边的碎发,懒洋洋地说道:“本公子可受不了一身臭汗的样子。不奉陪了!”

    “你不会是怕了吧?”童亦辰握紧拳头,拳头上青筋冒出来。

    谭弈之一把拉住裴玉雯,整个身子靠在裴玉雯的身上,挑畔地睨着他:“激将法对我无用。本公子没这么傻。”

    童亦辰看着两人亲密的姿势。一刹那,胸口的疼痛更加剧烈了。他轻嗤一声,嘲笑自己的愚蠢和可笑。她的心思又不在自己身上,自己在这里生哪门子的气?自古少女爱俏,与面前这个绣花枕头相比,自己确实不够看的。谁让他们用这样的身份相遇?要是他用本来的样子,本来的身份,或者一切又不一样

    了。然而,还有机会吗?

    没有机会了啊!

    他要走了。以后再也见不着她了。而她会留在这里找个合适的男人,与别人成亲生子。“罢了,是我太冲动。”刚才还满脸阴鸷的男人仿佛想通了什么,整个人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今天我是来告别的。虽说在你的眼里我什么也不是,但是在我的眼里,你却是不同的。我要离开了,还是想要

    与你做个告别。”

    “你要离开?”裴玉雯惊讶地看着他。“童大叔呢?他的身体变成这幅样子,只怕不能长途跋涉吧?”

    如果只是短暂的离开,他不会这样郑重其事。所以他说的离开应该是长时间的离开,或者是再也不回来了。

    “我原本想带他一起,然而他的身子撑不住。再者他也不愿意走。我会找个人照顾他,直到他生命结束。”

    谭弈之打量着童亦辰。他一直看不透这个男人。总感觉他非常危险,所以不想裴玉雯几姐妹离他太近。既然他要离开了,以后就会少这么一个危险的人物在周围转悠,他也可以稍微放心些。

    “本公子最讨厌哭兮兮的场面,才不想听这些悲欢离合的事情。你们慢慢聊,本公子就不打扰了。”

    挥挥手,从房间里慢悠悠地离开,留下那相对无言的两人。

    裴玉雯指了指对面的椅子:“坐下说吧!”童亦辰本来没有想过长呆。自从他说破自己的感情之后,他们两人的相处模式就变得很奇怪。还不如刚开始认识的时候,她会礼貌地给他打招呼,有什么困难也会找他。虽说她的礼貌只是客套,好歹还能

    维持表面的和谐。

    后来,她就开始躲避他的情感。第一次遇见喜欢的姑娘的男人没有办法控制力度。他不懂得怎么讨女人欢心。只有一次又一次地求教交好的兄弟,从他们那里得到各种小妙招。然而事情不仅没有往好的方向发展,反而越来越糟糕。果然

    ,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啊!

    现在裴玉雯让他坐下来,而且还是这样友好的态度,他就舍不得走了。哪怕只是小坐一会儿,与她呆在一个房间里什么也不说,对他来说就是最令人愉悦的事情。

    “你还会回来吗?”裴玉雯说完,懊恼地抿紧唇瓣。

    童亦辰的眼里闪过亮光。他期待地看着她:“你想——我回来吗?”

    “我就是随口问问。你是有真本事的人,或许外面的天空更适合你。路上小心。”

    裴玉雯端起茶杯,掩饰自己的不自在。

    刚才那句话问得有些突兀。她不该问的。不能让他抱着别的幻想。

    童亦辰眼里的星辰再次变得暗淡下来。他站起身,最后留恋地看她一眼:“告辞。”

    再见了,心爱的姑娘。

    房间空了。裴玉雯不知道自己在那里坐了多久,更不知道喝了多少茶水。

    “姐,你在做什么?”裴烨拍了一下她的肩膀。“我叫了你许久,你怎么不理我?”

    “作甚?”放下手里的杯子,抬起头来,又是那幅云淡风轻的模样。

    “我有一个招式总是练不好,你能不能陪我练会儿?”

    裴烨说得很小心。说话的时候还一直在打量裴玉雯的神情。虽说她现在与平时的表情没有什么两样,但是他总觉得有些怪怪的感觉。

    “好啊!走吧!”

    院子里,裴烨第二十五次被凑。他趴在地上,恐惧地看着朝她走来的女人。

    他连忙举手告饶:“大姐饶命。小弟我只有一条命,经不起你折腾。你快住手吧!”

    裴玉雯朝他伸出手。后者见状抓住她的手站起来。

    他哀怨地看着裴玉雯:“姐,你……心情不好?”

    要不然怎么这么重的戾气?

    “你最近练得不行。看来需要多多实战。以后我每天都陪你实战一个时辰。”

    没有回答裴烨的话,但是裴烨问出那个问题时,她的眼神更冷了。

    裴烨恨不得把自己的嘴巴封起来。明知道大姐心情不好,还不懂得好好说话,这不是自寻死路吗?

    “大姐,小弟要是做得不好,咱们慢慢教,不急啊!”裴玉灵从房间里钻出来,拉走了裴玉雯。

    她回头朝裴烨做了个手势,示意他赶快溜。照大姐刚才的打法,这小子没死还真是命大。

    “大姐,你怎么了?有什么烦心事就告诉我们嘛!”裴玉灵陪着笑脸,关心地看着她。

    “明年小弟要去京城考武状元。我打算跟着他一起去。家里和店铺……你们有什么想法没有?”

    回到房间里,裴玉雯一边换衣服一边询问裴玉灵。这也是先给他们一个提示,免得到时候大家手忙脚乱的。

    裴玉灵知道裴烨早晚要去考武状元。只是没想到裴玉雯要去。这是大家刚开始没有料到的。经她这样说,她不经思索地说道:“我也要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