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一章:先走
    ,精彩无弹窗免费!

    林俊华年长小林氏几岁,眼瞧着就要三十而立。此时身穿蓝色的衣袍,瞧着就像是富贵人家走出来的翩翩儿郎。再加上他本来气质就出众,与林家这样的家境完全不符。现在走过来,身上散发着自信的光

    芒,就像是归家的大少爷。

    他面带笑容,迎视裴玉雯的眼神就像是看着亲妹妹般柔和和宠溺。

    他一回来,王氏和花氏就迎了过去。一个递水,一个递毛巾。两个女人跟着他转悠,仿佛他就是她们的天地。

    裴玉雯与裴烨面面相觑。两人都从对方的眼里看见了无奈。

    不管他们如何的苦大仇深,在看见这样一个完全信任他们,视他们为最亲的人时,心里的那点恼怒就消散了。

    此时两人的想法就是,就算传言是真的,林俊华经过深思熟虑后决定迎娶有钱人家的小姐,他们也会真心祝福。只要他以后别再招惹裴玉灵,与裴玉灵保持着距离,两家的关系还是跟以前一样。

    “你们表兄妹聊着,我们去准备饭菜。”王氏和花氏钻进厨房里,大堂里留下兄妹几人。

    林俊华向来细心,看见姐弟两人的神情就知道有事。花氏和王氏走后,他便坐在旁边问道:“出了什么事?”

    “表哥直言直语,小弟我也不转圈子。”面对林俊华,裴烨恢复平时的豪爽性子。

    此时他已经冷静下来,不像回来时那样冲动。他给林俊华描述的时候也不再带着个人的偏见,而是如实转述。

    林俊华听了他的话沉默下来。他放下手里的杯子,无奈地揉了揉眉心。

    “这件事情……我没有办法解释。请给我一点时间处理。”平时豁达的林俊华竟没有给他们一个正面的回答。

    裴玉雯挑眉。她仔细回想他话里的意思。听他的话,难道其中还有什么隐情?

    裴玉雯想得多,但是裴烨却没有这么深的领悟。他不高兴地瞪着林俊华。“表哥喜欢谁,想要娶谁,这很难说明吗?你要是真的想娶那位小姐,我们自然会准备好礼金,到时候全家到场真心祝福。今日亲自问表哥,也是想要个明确的答案罢了。好男儿敢爱敢恨,扭扭捏捏作甚?

    ”

    林俊华抬头看向裴烨。如今的裴烨竟比他还要高那么一点,整个人的气质也发生了变化。特别是那双眼睛,锐利霸道,就像是一把准备开封的宝剑,就等着霸道一击。

    “此事攸关那位小姐的名节,我不能随便乱说。给我一点时间处理。我不会委屈了灵儿。”

    林俊华还是像平时那样好脾气地解释。

    裴玉雯看着林俊华,眼眸里带着让对方陌生的冷漠。“表哥,你是个很温柔的人。无论对谁,你总是这样温柔体贴。可是你知道吗?你这种习惯性的温柔对爱你的人是种伤害。你的温柔太泛滥,谁都能得到,可是到最后谁也没得到。对那些小姑娘来说,表哥

    这样的男人明显是有致命的吸引力的。你会是个好情人,然而……你不会是个好丈夫。”

    “表哥可以慢慢处理你的事情。我会回去告诉灵儿,你不适合她。她需要一个全心全意待她,温柔也只对她,不会花费在其他女人身上的男人。”

    一直保持着微笑的林俊华露出凝重的表情。看见裴玉雯站起来,林俊华也跟着站起来。

    “雯儿。”从见面到现在,他第一次露出紧张的神情。

    裴玉雯反而一改刚才的尖锐和冷漠,重新扬起笑容:“表哥不用紧张。今天我不走。毕竟不能让外祖母担心嘛!”

    裴烨不说话了。从裴玉雯说出那番话之后,他就很少再说话。因为他越想越觉得裴玉雯说的话有道理。

    温柔的男人谁都喜欢。而裴玉灵又是个死心眼的性子。过于优秀的林俊华真是她的良人吗?

    吃饭时,裴玉雯还是像平时那样调动气氛。王氏和花氏没有察觉几人之间的异样。吃完饭聊了一会儿,又安排好姐弟两人的房间,他们就各自回房间休息了。

    咚咚!裴玉雯正在梳发,听见敲门声,语气淡淡:“我已经睡了。夜太深,不适合再谈,有什么事以后再说吧!”

    门外的人站了一会儿便走了。

    裴玉雯听见脚步声消失,躺在床上,一夜好梦。第二日一早,裴玉雯把裴烨叫起床。她在花氏的房门外说道:“外祖母,最近生意太好,我们还要去帮忙送货,就不在这里多呆了。你昨天说要去我们家作客,我想了想还是改天再来接你。因为奶奶最近也

    在店里帮忙,怕是没空。”

    花氏觉浅,听了她的话应道:“行行,你们先忙,改天不忙了再来接我过去和你们奶奶聚聚。”

    “是。最近变天了,外祖母多穿点衣服,不要着凉了。那我们先走了。”

    此时天还没有亮,裴烨不敢卯足了劲儿的赶车,只有慢悠悠地赶着。

    “姐,昨天你跟表哥说的那些话是认真的吗?你觉得表哥不适合二姐?”

    “嗯,至少现在不适合。”

    “那你是什么打算?让他们分开吗?”

    “他们从来没有在一起过,谈什么分开?也不怕别人听见了,毁了你二姐的名声。”

    “你懂我的意思。”裴烨懊恼。“我不会说话,你别挑我的刺。”“这是你二姐的心事,应该让她作主。如果她觉得不想再坚持下去,那就分开好了。如果她还想,那我们能做的就是尽量让他成为一个适合做你二姐夫的人。表哥不是坏人,相反,他就是心太好。心太好是

    优点,也是容易被人利用的缺点。女人的心思比你们男人还要难猜。千万不要只看女人的表面,有时候要看他们的眼睛。眼睛才不会骗人。”“我没有见过那位木匠铺的小姐,不知道她是什么样的人。然而这么重要的事情被传得沸沸扬扬的,其中她在里面扮演了什么角色,我们谁也不知道。昨天你也听见了,外祖母他们并不知情,表哥也不知情。那么,以女人的角度,我没有办法不怀疑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