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六章:嬉闹
    ,精彩无弹窗免费!

    谭弈之揉揉吃痛的腿。裴烨这小子最近进步神速,劲儿特大,他感觉被他踢中的地方脱了一层皮。他还没有弄明白原因,非常没有眼力劲儿地继续说道:“话说你们表哥成亲,你们不去祝贺合适吗?你们以前感情还不错,我经常在你们家看见你们表哥。我也是在来时的路上听随从说的,早知道就去祝贺

    一下了。”

    砰!又是一脚踢中谭弈之的腿。

    谭弈之大叫:“啊!又是谁踢我?”

    裴玉雯抬眸看他一眼:“我踢的。腿麻了,伸伸腿就踢着了。抱歉。”旁边的裴烨哈哈大笑。他抓起一个酒坛,拆开放在谭弈之的面前,用力地拍着他的肩膀:“你是男人,怎么也像个娘们似的说三道四?别人成亲跟你有一文钱的关系吗?又不是你去洞房花烛。来来来,喝酒

    !”

    众人看着谭弈之被拍的肩膀,不由得同情地看着他。这么一个柔柔弱弱的公子哥经得起几拍啊?

    如果是以前,裴玉雯也会有同样的想法。然而亲眼看见他与童亦辰之间毫不相让的打斗后,她可不会这样觉得。

    裴玉灵轻轻地笑道:“你们别欺负谭公子了。我已经没事,不会放在心上。来来来,今天不醉不归。”谭弈之不是笨蛋。以前他见到林俊华,还以为他的目标是裴玉雯,所以刚才他才会提这件事情。这也是他把裴玉雯拖出来喝酒的原因。不曾想他一直搞错了对象。其实与林俊华有一段孽缘的是裴玉灵。难

    怪刚才他会被踢成这样。知道了自己做错了什么,谭弈之心里的歉意更浓。裴玉灵不比裴玉雯,他可以毫不客气地戳裴玉雯的伤疤,那是知道她受得住。可是裴玉灵表面装得再好,那也是个娇滴滴的柔弱小姑娘。他不该去刺激她

    。

    “我说错了话,该罚酒。我自罚三杯。”谭弈之说着,连喝了三杯酒。

    刚才的乌龙就此揭过,大家开始谈天说地。提起明年的京城之行,谭弈之面露惊讶。

    “你们要去京城?什么时候?到时候一起啊!”谭弈之兴致浓浓。

    “你要回京城了?”裴玉雯睨他一眼,继续品尝面前的美酒。

    虽说这具肉身的酒量很差,但是藏在里面的灵魂是个嗜酒的。就算明知道不能喝太多,那也不防碍她放纵一回。

    此时处于安全的环境中,她还能放纵自己。待过段时间去了京城,处于那如履薄冰之境,想要再放纵自己就难了。

    “该回去了!再不回去,属于我的东西都要被抢光了。”谭弈之露出讥嘲的笑容。

    “好啊!到时候我们作个伴。”裴烨没有想太多,一口就应下来。

    裴玉雯摇摇头,嘀咕道:“真是天真的傻孩子。被人卖了还在帮人数钱。”

    “姐,怎么了?”裴玉茵听裴玉雯这样说,皱起了秀气的眉头。“有什么不妥的地方吗?”

    裴玉雯没有给裴玉茵解释,而是温和地笑道:“没什么。咱们继续喝酒。”

    当然不妥。谭家的水深着呢!谭弈之在回京的路上不知道会遇见多少麻烦。跟他一起去京城简直就是糟糕的决定。

    然而她不会告诉裴家几姐弟。因为她有信心护他们周全。再说姐妹几人都有拳脚工夫,见势不妙就溜,保住这条小命的能力是有的。

    泡温泉确实是这个季节最舒服的事情。姐弟几人留在别院几天,要不是担心家里的情况,真想就在那里长住了。谭弈之平时没有人陪着玩耍,一个人闲着无聊。裴家几姐弟合他的眼缘,自然愿意跟他们呆着。然而马上就要回京城。他要做的事情也有很多。那些上得台面的,上不得台面的,他都得亲自去过问。毕竟…

    …马上就有一场狩猎游戏要开始了。他好歹要关心一下自己的猎物们在做什么。要不然被猎物反咬一口,那心情得多糟糕啊!

    这是他们在这里的最后一次聚会。唯一可惜的是柳琉环因为祖母病了没有应邀。对此裴烨特别失望。

    秋去冬来。这一年,裴玉雯十七岁,裴玉灵十六岁,裴玉茵和裴烨十五岁。

    小林氏再三检查了行李,对正在依依不舍的几人说道:“时间不早了,再不走晚上要在外面留宿。”

    李氏和林氏本来还舍不得放人,听见小林氏这样说,只有松开他们的手。

    他们舍不得他们,但是更舍不得他们受苦。这次前往京城,不仅要走陆路,还要经过水路。这一路不是那么顺遂。

    与谭弈之在路上汇合。经过城里的时候,想到柳琉环,裴烨有些纠结。

    裴玉灵一巴掌拍在裴烨的脑袋上:“这是什么样子?想见就见。现在就赶快去,我们在这里等你。”

    “正好大嫂也见见子润吧!这段时间我们见不着子润,大嫂肯定会想的。”裴玉茵在旁边提了一句。

    “对呀!我们都去见见子润吧!”裴玉灵高兴地说道:“大姐,你说呢?”

    “还用你们说?诺,你们看那是谁?”裴玉雯指着对面的马车。

    从马车里走下来一个中年妇人,正是甄氏。甄氏掀开帘子,把里面的裴子润抱出来。

    裴子润见到小林氏等人,朝他们摊开手。众人激动地跑过去,争着抢着抱裴子润。裴烨去了柳府,而他们陪着裴子润说了许久的话。现在的裴子润乖巧懂事,明知道他们要远行也没有缠着,只是用那双水汪汪的眼睛盯着他们,让他们恨不得把他一起带走。然而他们明白,前路茫茫,现

    在不是带他一起去的好时机。

    “几个丫头,还有子润娘,我也没有什么好东西给你们,就给你们一人做了一身衣裳,希望不要嫌弃。”

    甄氏从马车里取出一个包,塞给最小的裴玉茵。

    裴玉雯带着几姐妹行礼:“多谢婶子。子润还要麻烦你照顾。你和夫子对我们家的恩,我们一定会报答的。”“再说这些见外的话,我要生气了。”甄氏故作生气的嗔道:“一路上小心。等那里稳定了,记得给我们写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