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八章:京城
    ,精彩无弹窗免费!

    在其他人躺在床上呼呼大睡的时候,裴玉雯却怎么也睡不着。

    她很累!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她都没有去过这么遥远的地方。连续两个月的奔波,她不可能不累。然而身体再累,也没有心里焦虑难受。这里是京城,她真正的家乡。这里有她存在过的痕迹,而她却不能光明正大地告诉所有人她是谁。她要像个小老鼠般活在黑暗里,一点一点地蚕食着那盘叫‘真相’的大

    餐。

    将军府,裴家军,裴家大小姐,朝阳郡主……

    这些有关她的名讳在脑海里盘旋,就像一根根长针扎进她的脑海里,刺得她痛不欲生。

    她要去将军府。她要见她的亲人。他们那样消无声息地死去,连个原因都没有。她迫不及待地想知道发生了什么。

    在距离这里很远的地方,她还可以欺骗自己。当踏入到这里时,她就没有办法再欺骗下去。

    翻身下床,从包袱里翻出一身新衣,重新梳理过后走出客房。

    再次走在热闹的大街上,看着那些陌生的行人。她的眼眶有些湿润,只有仰着头才能让没有出息的液体不流下来。

    驾!驾驾!有人策马过来。

    裴玉雯想动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马儿的身影近在咫尺。她的大脑快速地思考,想要做出对自己最有利的判断。

    然而不容她作出判断,一道人影从天而降,抱着她的腰腾空飞起来,脚尖轻点,落在不远处的安全之地。裴玉雯看向身侧的男人。那是个年方二十出头的青年,一身华衣贵气逼人,英俊的相貌让四周的男女纷纷尖叫。他在救了她之后就松开她,完全没有任何唐突之处。救了她之后,他准备离开,连她的道谢

    都不需要。

    高挺的鼻子,清冷的眸子,薄而有形的唇瓣,这就是京城美男排行榜的第五,程国公世子南宫葑。

    “葑哥……多谢公子。”到嘴的话咽了下去,她咬了咬唇,慌忙地改了口。

    南宫葑,她的青梅竹马。曾几何时她以为会嫁的人是他。只可惜他娘不喜欢她,而她又不屑讨好,自然不了了之。

    南宫葑没有听见裴玉雯脱口而出的两个字。事实上,他仿佛身处此地,灵魂却像是在其他地方。

    策马行凶的是几个贵公子。本来他们见到有人挡路非常生气,在看见南宫葑的时候,所有的怒气强行咽了下去。

    “我当是谁在英雄救美呢!原来是程国公世子。”一个贵公子阴阳怪气地说道:“世子最近很闲啊?”“哪有小郡王闲呢?”南宫葑睨他一眼。“这里是天子脚下,不是小郡王的封地,小郡王还是应该学习规矩二字。要是再这样没有规矩,皇上不放心小郡王,再让小郡王在京城呆个十年八年的,本世子已有入

    朝之权,不介意出面再帮小郡王美言几句。”

    “你!”那贵公子指着南宫葑,满脸铁青。“南宫葑,你不要得意。将军府完蛋了,接下来该你们南宫家了!”“小郡王是在提醒本世子,在南宫家灭族之前,先把你的郡王府一把火烧了吗?还是想告诉所有人,将军府的命案是你干的,而你马上要对我南宫家动手了?这敢情好啊!要是我南宫家有什么差池,那就直

    接找凶手你了。”

    论口舌,绣花枕头怎么是南宫葑的对手?要知道小时候她经常被这家伙气得吐血。后来大了些,他倒变得体贴了。

    她整天呆在宫里,也没有多少时间与他斗嘴,只当是他没有了那样的恶趣味。现在才知道,原来他只是不针对她了。面对其他人的时候,他还是这幅不可一世的模样。

    程国公世子,当是如此风姿,就该如此狂妄。

    看见这熟悉的场景,裴玉雯忍不住露出笑容。

    刚回来就遇见一个故人,还真是有缘呢!就是不知道,这缘份是什么样的缘份。

    葑哥哥……

    “我们走!”那几个纨绔讨不到便宜,骑着马离开。只不过这次不敢再策马奔腾。

    南宫葑气走了那些人,迈着步子与她擦身而过。对于被他救了的女子,他连个正眼也没有瞧过。裴玉雯谈不上什么心情。少女时期也有过幻想,而身边最出色的南宫葑自然就是幻想的对象。只不过没过多久就被他娘出口教训,刚升起的小火苗就这样熄灭了。而那时他又被派出去做事,连续两年不在

    京城,他们之间就淡了。

    裴玉雯看着南宫葑骑着他的马消失。他是朝城外走的,想必是出城办事。

    她整理了一下衣服,继续朝将军府的方向走去。没过多久,她站在满是灰尘的大门前,颤抖着不敢推开它。

    “姑娘……”门口出现一个老妇人,她驼着背,杵着拐杖。“这里已经是个死宅,你进去做什么?”

    裴玉雯垂着头,闷闷地说道:“爹娘曾经是这里的仆人。主家仁慈,前几年消了他们的奴籍。爹娘一直记挂旧主,说是等我进京之后就来拜谢一下。不曾想这里已经出事了。”

    “哎!好人不长命,老天爷真是没长眼睛啊!”老妇人摇头叹道:“姑娘要去拜祭就快些,不要让别人看见了。”

    “多谢大娘提醒。”裴玉雯推门走进去。

    将门合上来,灰尘溅了她一脸。而她没有心情擦拭,双眼只痴痴地打量着这片故土。

    “我回来了。”眼泪脱眶而出。

    一步一步踏入这个院子,步步艰难,就像踩在刀山上似的。

    咬着唇,唇瓣上的鲜血又腥又涩。艳丽的颜色衬托着那张雪白的小脸更加的可怜。

    满腔怀念地看着这里的一草一木。此时它已经落败,到处都是灰尘,而野草和枯草更是把这里遮盖住了。

    然而,她的脑海里却清楚地记得这里的样子。它原本的,最繁华的样子。

    仆人们各司其职。裴家的男人们在院子里比划招式。女人们要么绣绣花,下下棋,手痒的也来比划几招。

    裴家最不缺的就是兵器。耳薰目染之下,连打扫的小厮都能比划几招。裴家军更是英雄善战。可是说,整个裴家已经做到人人皆能入军,人人皆能入伍。

    “不孝子孙,大房嫡女裴玉雯回来了。”

    扑通,重重地跪在地上,朝着天地嗑头。

    “裴家的冤魂们,不管你们是被谁害死的,我一定会为你们报仇。如果不能手刃仇人,就让我以死谢罪。”

    咚!咚咚咚!重重地嗑头。她趴在地上,半晌也没有起来,眼泪浸入泥土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