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九章:心痛
    ,精彩无弹窗免费!

    荒凉的府院里满是蜘蛛网,灰尘肆虐。精致的摆设上血迹斑斑,仿佛那毁天灭地的杀戮昨日才发生似的。

    整个府院保持着案发时的样子。破碎的一切就像消失的怨魂一样,带着不甘的怨气。

    她的视线扫过那些熟悉的摆设上。祖母曾经最喜欢的软榻,哥哥们最喜欢的兵器。墙上挂着他们最喜欢的书法和字画。而祖母的房间里还摆放着她十二岁时绣制的寿字屏风。爹爹平时没事就喜欢练武,练完武就去书房读兵法。那些兵法书被翻得陈旧,但是还保护得很好。此时书房里一片凌乱,还保持着杀戮之夜时的样子。书桌前的椅子上还有血迹,显示着那里是一代英雄裴

    大将军命丧之处。

    到底是谁?是谁毁了这么一个世家大族?是谁毁了她的家?爹,你在天有灵,一定要保佑女儿查出真相。

    裴玉雯昏昏沉沉离了裴府。她回到客栈里,躺在床上沉沉地睡了过去。

    她在府里找了半天,什么也没有找到。不过这也很正常。要是真有什么线索的话,大理寺就查出来了。事隔这么久,有什么线索也被毁干净了。她根本就不能奢望还有什么蛛丝马迹在等着她查出来。

    “姐……姐姐……”裴玉灵的声音从外面传来。“你还在睡觉吗?”

    裴玉雯刚躺下去。故地重游,她耗费了很多心神。现在整个人精疲力竭,什么也不想做,什么人也不想理。

    然而她要是不回答的话,裴玉灵又要担心。她只得支撑着力气答道:“嗯,我有些累,还想多睡会儿。”

    “那你休息吧!我和小弟小妹出去逛逛。你放心,我们把裴勇裴信都带上。”

    “嗯。京城是非多,不要惹事。这里随便踩死一个都是七品官,免得到时候麻烦上身。”

    “我们知道了。”

    门外的声音消失。

    裴玉雯继续呼呼大睡。

    等她醒过来的时候,外面一片漆黑。或许是因为睡了一觉的缘故,脑袋清醒了些,身子也舒坦了。

    她刚换好衣服,裴家姐弟就推门进来。他们手里提着东西,一幅兴致浓厚的样子。

    “瞧你们的模样,应该玩得还不错。”玩到这个时间才回来,自然是不错的。要不然也不会舍不得回来。

    “京城的夜市也很好玩。本来我们还想玩的,但是想到姐姐还没有吃东西,就给你带吃的回来了。”

    裴烨把手里的东西递给裴玉雯。后者接过来,打开看了看,全是京城的各种小吃。

    正好她也没有胃口,就随便吃几口吧!

    随手扔了一块小糕点塞进嘴里,喝了一口茶水,给他们说着接下来的计划。

    “明天要开始找房子。目前还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先找个房子租着住段时间,等小弟这里稳定下来再说其他的。”

    “嗯。”众人坐在她的房间里,安静地听她说话。

    “刚才已经给你们说过,京城贵人多,是非就多,不要惹事,更不要多管闲事。”裴玉雯叮嘱道:“你们刚才出去一趟,有没有打听到什么消息?现在由你们给我说说这里的一切。”“卖婆婆饼的老大爷说,千万不要招惹这里的纨绔子弟。京城有个美男榜,榜上的男子个个都是世家大族,个个都是天之娇子。但是京城也有个纨绔榜,那里的男子个个都是邪魔般的人,遇见了就要赶快跑

    。”

    裴玉灵记忆力不错,把纨绔榜上的名额一个个说出来。至于美男榜上的名额,在说到谭弈之时,众人相视而笑。姐弟几人你一言我一语,把刚打听到的消息说了个大概。从他们的话里得知,现在的局势比前几年更加险峻。当年裴家还在,几大势力保持平衡,朝堂稳定。现在隐隐已经有倾斜的意思。其中以六皇叔为

    首。

    裴家被灭之后,军权就落到六皇叔的心腹手里。六皇叔沉寂多年,突然占稳了朝局,众人才知道这些年被他骗了。

    “这些都是从那些卖东西的商贩嘴里听来的,也不知道准不准。”裴玉茵擦了擦嘴角。

    “你们早点休息,明天我们去找房子。”裴玉雯没有说什么,只打发他们回各自的房间。第二日,花了点银子打点小二,从小二那里得知一个专门给人介绍房子的中间人。通过那个中间人找到了适合的房子。几姐弟留下李巧月和裴勇裴信打扫房间,他们清点了需要买的东西,用马车把东西搬

    了回来。

    “这个谭弈之还真是无情无义。我们刚来京城,他身为地头蛇也不帮帮我们,就这样不见人影了。”

    裴玉灵把最后一包东西提回来,累得直喘气。

    “他自己还有一大堆事情,顾不上我们。求人不如求已,别抱怨那些有的没有的。”裴玉雯擦着她额头上的汗水。房子不大,足够他们姐弟几人外加一个婢女和两个护院住的。那是个清幽的四合院。院子挺大。原来的主人搬走了,现在是亲戚帮着收房租。上任租客不会打理,把好好的院子弄得乱七八糟的,杂草都快

    到小腿高了。姐弟几人花费了两天时间打理院子,在院子里种上花草。裴烨见到那些花草表示无法理解。他们只是短暂的住段时间,以后肯定会搬走的,怎么还浪费时间种植花草。而女人向来讲究,就算只住两天,也

    想打理成自己喜欢的样子。

    刚把院子打理好,谭弈之就找上门来了。

    “你的脸……”裴烨看着谭弈之脸上多了一块污青,惊讶道:“被打了?”“别提这个。忙得怎么样了?还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我给你们带来一个小厮,以后给你们带带路,想去哪里告诉他,他马上就能帮你们带到。免得你们像个无头苍蝇似的乱闯,到时候冲撞了不该冲撞的人。

    ”

    裴玉雯打量着谭弈之带来的这个人。长得倒是高大威猛,手口有厚茧,想必是个练家子。

    “你这是打算暂时借给我用,还是打算送给我?”裴玉雯递了一个茶杯过去。“你还真是贪心。这是我的奶兄弟,借给你用一段时间就不错了,还想带走。”所谓奶兄弟,就是奶嬷嬷的儿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