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章:文考
    ,精彩无弹窗免费!

    裴烨最近愁得快要白头。马上就要到文考的时间,他每日每夜翻看兵书,就怕到时候死在文关,连武考的机会都没有。而裴家姐妹也没有时间在京城玩乐,每天帮着裴烨打点生活上的小事,也算是到了足

    不出户的地步。

    李巧月看着那紧闭的大门,又回头看了一眼正在里面兵书的裴烨,那双眸子里满是不甘和愤恨。原以为跟着来京城能有什么好处,不曾想天天都是洗衣做饭打扫卫生。在乡下的时候好歹还有另外四个婢女分摊这些粗活,现在却变成了她一个人的事情。她原本白嫩的手掌上满是粗茧,就是这段时间辛

    苦做活累出来的。这里可是京城,满大街都是贵人。她为什么还要留在这里让几个乡下人使唤?还不如……趁机看看有没有其他出路。反而裴烨也是个木头人,根本就看不到她的好。再说了,就他那幅样子,未必就能考取功

    名。

    放下手里的扫把,回到房间里翻出新买的衣服。李巧月对着镜子自照,越来越觉得不找个有钱人太浪费这张脸。李巧月美吗?以前面黄肌瘦的,还看不出有几分姿色。后来留在裴家吃住,裴家自然不会亏待她,那身雪白的肌肤倒是养出来了,瞧着有几分颜色。在京城这样的地方,从来不缺这样的女人。只不过,她

    比那些女人多了几分野心。

    “姐,她出门了。真的不把她抓回来吗?”裴玉灵探出脑袋,看见李巧月鬼鬼祟祟出了门,气愤道。

    裴玉雯落下最后一针,满意地看着自己的成品。她把衣服放在裴玉灵的面前比划着,越看越喜欢。“你又长高了,以前的衣服款式陈旧,在京城是登不上台面的。现在我给你亲手做,款式不会和别人重样,瞧着就精致几分。”裴玉雯根本就不在意李巧月,所以这件小事没有在她的心里留下任何痕迹。“十

    天后就是文考。报考武举的都是一心想要成为大将军的男人。想要领兵打仗,只有武功还不行,还得有智谋。因此这次的文考非常重要。”

    “最重要的是文举的科考也在最近。京城出现许多文人雅士。你们两人不要单独行动,要出门也要叫上其他人。”

    “姐……”裴玉灵拉扯着裴玉雯的衣袖。“你别打岔,还是说说这丫头怎么处置。” “她想要荣华富贵,那便让她去找。我把她带过来,本来就打着这样的心思。总好过她整天盯着小弟,想要把小弟那里弄得鸡飞狗跳的好。她又不是我们家的人,你操的哪门子的心?有这个功夫,还不如好

    好练字。小妹的进步很大。她那手字便是拿出去显摆也是能出手的。在这方面你就差远了。”

    裴玉灵尴尬地转移了视线。她就是没这个天赋,又能怎么办?

    “最近闷坏了吧?今天我们姐弟几人出去走走。”裴玉雯放下手里的东西,朝里面喊道:“小弟,别看了,过犹不及,今天我们出去放松放松。”

    房间里的裴烨顶着乱糟糟的头发走出来。他哀怨地看着众人:“姐,我现在可以放弃不?”

    “可以。”裴玉雯漫不经心地说道:“正好我打算写信给环儿,就给她说一声让她别等了,找个有出息的嫁了。”

    “姐,刚才我什么也没说。”裴烨身子一正,整个人变得精神抖擞。“你们出去玩吧!我还能再看一会儿。”

    “今天休息吧!要是把自己逼狠了,说不定前面的又给忘了。京城那么大,我们被关在房间里半个月,也该出去走走了。”裴玉雯一把拉住裴烨。

    半月不曾出门,姐弟几人再次站在京城的街道上,又被那繁荣的景象迷花了眼睛。裴玉灵穿着橙色的衣裙,束紧的小腰盈盈一握,衬得那张带着几分英气的俏脸多了几分娇嗔。裴玉灵穿着淡绿色的裙子,裙子的风格与裴玉灵完全不同。她的衣裙很飘逸,犹如出尘的仙女。再加上她本身

    就柔弱无骨,更是娇俏怜人。

    裴玉雯一身素色的衣裙,就像一盆清雅的幽兰,带着兰花的高雅与沉静。她的相貌是三个当中最平凡的,偏偏迎视对方的时候,总是让人心神一恸,恨不得摘下这朵小娇花,让她为自己展颜一笑。

    裴烨穿着深色的衣袍。他比几姐妹高了一个脑袋,身子骨也很壮实。虽说脸上还很稚嫩,但是气度已然不凡。

    在他们的身后眼着裴信和裴勇两个黑脸护院。而在他们前面有谭弈之送过来的谭培成做带路人。“各位姑娘,公子,这里就是京城最有名的一线阁。据说只要给出足够的报酬,一线阁便能给你想要的任何消息。每月十五便是一线阁开业的时间。在这一天,只有三个机会。而他们挑选客人的方法也很奇

    怪。就是把你的问题以及你能支付得起的报酬一起写在纸上,放在他们的柜子里。要是对方有意接下这笔生意,就会应下来。”

    经过一个紧闭的阁楼时,谭培成随口解释了一下。

    “好奇怪的地方。每个月只开业一天,只给三个机会吗?那这里的主人还真是任性呢!”

    对于这里的神奇,裴玉灵和裴玉茵只是惊叹,却无法理解。

    在他们看来,打开门做生意,怎么能把生意拒之门外?

    裴玉雯看着那座神秘的阁楼,暗暗记下了这个地方。

    十五……十天后便是十五。那天也是裴烨文考的日子。

    到时候,她可以来见识见识。

    “走走走……没银子还想吃饭,当我这里是善堂吗?”经过一个面馆时,一个衣衫破旧的青年被老板赶了出来。

    裴玉灵正好经过那里,连忙扶住了青年,脆声说道:“小心。”

    青年撞到了裴玉灵,又被裴玉灵扶了一下才没有摔跤,尴尬地道谢:“多谢姑娘。”

    “你这人真是无礼。有什么不能好好说吗?干嘛推人?这位公子面色有恙,明显就是生病了。”

    裴玉灵见那青年满脸通红,而且被她碰过的手臂温度极高。对此,她非常不满老板的行事作风。裴玉雯蹙眉。她猜得没错,裴玉灵这个性太容易惹事了。果然这段时间天天在他们耳边唠叨是对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