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一章:书生
    ,精彩无弹窗免费!

    面馆老板见是几个娇俏的小姑娘,而且瞧几人的打扮像是有钱的主儿,冷硬的脸色缓和下来。

    “小姐有所不知。小老儿也是小本生意,家里七口人就等着这个面馆吃饭呢!要是每个人都说银子被偷了,想找小老儿赊账,那小老儿这生意还做不做了?大家都不容易,小老儿做点生意也不容易啊!”

    裴玉灵被面馆老板堵得哑口无言。她担心地看着那青年:“你生病了,还是先去看病吧!”青年见裴玉灵关心的眼神,只觉这是世间最美丽的仙女。在他最穷困潦倒的时候,谁都在冷嘲热讽,只有她报以善意。他强挤了一个笑脸,刚想说什么,身子摇晃着倒了下去。旁边的裴玉灵连忙接住了他

    。

    “大姐……”裴玉灵弱弱地看着裴玉雯。

    裴玉雯淡淡地看着她:“刚才不是挺英勇的吗?既然你能处理,就交给你处理了。”

    “我错了。可是大姐,谁都有困难的时候。这不是你教给我们的吗?能帮一把就帮一把。”裴玉灵委屈地嘟囔。

    裴玉雯无奈:“可是这里是京城啊!算了,既然人也救了,那就带回去吧!”

    刚出来不久的裴家姐弟因为这突然冒出来的穷困书生打道回府。裴勇请来大夫,给书生开了药。裴玉灵亲手煎药给他端了过去。书生烧得迷迷糊糊的,也是裴玉灵在照顾。

    “姐,月儿没有回来。”夜深人静时,裴玉茵披着外衣跑到她的房间里。“她不会出事吧?”

    “她比你想象中的聪明。或许真的靠上了能够乖凉的大树。不用理她,过好自己的日子吧!”

    裴玉雯朝旁边挪了挪,让裴玉茵上了床。

    姐妹两人躺在床上聊着天。听着隔壁发出来的声音,像是那个书生醒过来了。然后有人给他倒了水。

    “姐,二姐她……”裴玉茵靠在她的身侧,语带担忧。“要是那个书生是坏人,二姐就吃亏了。”

    裴玉雯淡淡地笑了笑:“如果不是确定他无害,我岂会留着他?在大夫给他看病的时候,我就查过他的来历了。”

    “啊?那他是……”裴玉茵惊讶。“姐姐快说说,他是谁呀?”“此人姓华,刚来京城不久的时候,他遇见一个生病的小童,就收留那个小童做书童。没想到第二天那个小童就卷走了他所有的银子跑了。他身无分文,又马上要到科考的时间,就留在京城卖字为生。然而

    京城这里本来就是大家聚集之地。大家推崇的都是那些才名在外的字画,就算他写得再好,照样没有生意。他能活到今日真是不错了。”

    “这么惨啊!不过说明他是个很善良的人。这样的人想必不是坏人。”裴玉茵松了口气。

    第二日,书生醒了。先是给裴家姐弟道了谢,然后又要支撑着身子去摆摊卖字。“你的字真好看,我全买了。”裴玉灵将手里的药碗塞给他,娇俏地瞪着他。“你所有的字画我都买了,所以你不用再去街上支摊。马上就要科考,你想这样下场?我可是听说了,许多身子骨不好的都是竖着

    进去横着出来。你要是因为生病而被抬出来,接下来又要等到明年。你觉得甘心吗?”华倾书呆呆地看着面前这个爽朗的少女。少女噼里啪啦说了许多话,他一个字都没有听清。他的眼里只看得见少女俏娇的容颜,耳里只听得见少女轻脆如黄鹂的声音。至于她说了什么,他一个字没有听进

    去。

    “喂,呆子,你是不是傻了?”裴玉灵讲了半天,见那青年一直傻呼呼地看着自己,不由得扑哧一笑。

    华倾书愣愣地看着她,脱口说道:“你真好看。”

    裴玉灵的笑容嘎然而止。她红着小脸,眼神闪了闪:“那是你没有瞧见我姐姐和妹妹,他们比我好看多了。”

    “可是在我的眼里,姑娘是最好看的。”华倾书说完,想要将自己的舌头咬下来。

    他们才刚刚认识,他就说这样的话,她会不会觉得很轻浮?然而不知道怎么回事,那些话不受控制就说了出来。

    那些都是他的心里话。她很快就会知道,不管世间的女子如何美丽,他都不会放在眼里。只有她,他竟记住了。

    “反正你好好养病。马上就要下场了,不要在这个时候出岔子。等你考取功名,我买下的那些字画就值钱了。”

    裴玉灵再次扬起轻快的笑容。

    华倾书也不矫情。事实上,他全身无力,就算现在让他出门,只怕也走不到门口。

    他在心里记下了裴玉灵的善意。等他金榜题名时,一定好好回报这位善良的姑娘。

    又过了两天,华倾书恢复得七七八八的。在裴玉灵的引见下,他见了裴家其他人。

    “华公子先住下。反正我们这里有空房,多你一个也不会挤。”裴玉雯对华倾书说道:“我们小弟过几天要参加武举的文考,与公子你文考的地方正好相邻,到时候可以一起过去。”

    “多谢裴三姑娘。”华倾书拱了拱手,感激地说道。

    众人愕然。一双双眼睛停留在华倾书的身上。

    裴玉灵拉了拉华倾书的衣角,低声提醒:“那是我大姐。”华倾书恍然,一本正经地告罪:“请各位不要见怪。既然在下要叨扰一段时间,有些事情也瞒不住,不如让在下老实交代。其实在下从小就有一个治不好的病,就是……看谁的脸都是一样的,很快就会忘记

    了。唯一能分清的就是男女不同。为此闹了不少笑话。”

    “原来你有脸盲症。”裴玉雯露出了然的神色。“曾经听个神医说过,这种病症很少见,但是确实存在。”

    “那你怎么认得我二姐?刚才我们同时走过来,你一眼就认出了二姐。”裴玉茵露出好奇的神色。

    华倾书的神情变得柔和起来。他温柔笑着裴玉灵:“不知为何,在我的眼里,她的样子非常清晰。”裴玉灵只觉脸颊灼热无比,像是烧红的锅底似的。她狠狠地瞪了一眼华倾书,那一眼无比的娇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