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三章:一线阁
    ,精彩无弹窗免费!

    紧闭了半月的大门处于开启的状态。想象中的神秘感觉不曾出现,看起来就是一个普通的店铺。里面有个灰须老者坐在那里打嗑睡。他的脑袋一点一点,不时碰到桌上,发出砰的声音。

    旁边放着两排柜子。不时有人走进去,将写好的纸条放在柜子里,然后没有惊动老者就走了出来。

    裴玉雯站在门口看了许久。那老者的额头都磕青了,还能保持着瞌睡的状态,可见这嗑睡挺大的。

    “老夫一大把年纪了,还能吸引小姑娘的青睐,真是受宠若惊啊!”一直打嗑睡的老者抬起头,睁着那双惺忪的眼睛。“姑娘要是没事,请离开这里,不要影响老夫睡觉。老夫年纪大了,只想睡觉度日。”

    “前辈息怒。既然来到一线阁,当然有事相求。”裴玉雯福了福。

    “那就按规矩办事。我就是一个跑腿的,别的一概不管,只用守着这个店。”老者说完,再次打着呵欠。

    “可否引见你们的阁主?我想问的问题太大,这小小的四方纸装不下。”

    裴玉雯认真地看着老者。

    “呵!连四方纸都装不下的东西,我们一线阁也装不下。姑娘的心太大,太高估我们这小小的一线阁了。”

    裴玉雯将早就准备好的纸条递给老者:“见不见我,由你们阁主说了算。前辈只需要把这张纸交给他。”

    老者连眼皮也没有抬一下。他的声音有些残破,像是嗓子受过伤的样子。

    “一线阁的规矩从来就没有人破坏过。姑娘这是想破我们的规矩?”

    “规矩是人定的,当然也是可以破。前辈吃过的盐比我吃过的米还多,难道还是拘于小节之人?”

    裴玉雯一脸正色,完全不受老者的话影响。

    “有意思。那老夫今天就破一破这个规矩了。”老者伸出手,接过裴玉雯手里的纸条。“要是我们阁主有意,自然会找姑娘。”

    “多谢。”裴玉雯再次福了福身,从容地离开这扇大门。

    老者看着裴玉雯的身影消失,摸着胡子笑道:“除了当年的朝阳郡主,还是第一次遇见这样有趣的人啊!”

    他展开那张纸,在看见里面的内容时神色凝重。

    砰!他猛地站起来,将牌子重新挂上,上面写着‘下月十五再相会’。而关上店门后,他的身影从后门消失。

    裴玉雯将纸条交给了老者后,一个人站在大街上,想到今天裴烨大考回来肯定像是剥了一层皮,嘴角不由得上扬。

    “好久没有亲自下厨,今天犒劳犒劳他。”

    她转道去了菜市,亲自挑选了新鲜的食材。就在准备回家的时候,只见一匹高头大马从对面走进来。

    骑在马上的男人一身白衣似月色般皎洁,那完美的五官更像是天神赐下的,浑身的气度更是绝无仅有。

    一个是骑着汗血宝马的贵人,一个是出身农家的平凡少女,两人就在大街上擦身而过。

    谁会相信他们曾经是最亲密的人。只差一步,她便能成为他的妻。他便会成为她的整个天。

    裴玉雯欣赏地看了一眼那男人的玉树天姿,很快就转移了视线。她蹲下来,对面前的老妇人说道:“大娘,鸡蛋怎么卖?”

    老妇人正被经过的贵人迷住了心神,听了她的话不耐烦地回道:“两文钱一个。”

    裴玉雯没有被老妇人的态度激怒,平静地买下了整筐鸡蛋,将铜钱放在了老妇人的手里。

    当那男人出现时,整个街面像是被施了定身术。其他人都痴痴地看着那如春花霁月般的男人,只有她一切如常。那样的怪异引起了马上男人的注意。他看着那高挑的少女。少女容貌清秀,没有任何惊艳之处。然而那双眸子清雅淡然,像是一个深渊,让人忍不住沉沦。当她挑选到不错的鸡蛋时,露出了满意的微笑。

    而那一笑,只觉时光静好。

    裴玉雯买好鸡蛋转身,与那男人四目相对。她礼貌地点了点头,没有任何留恋地离开了那里。

    她走得干脆,毫不拖泥带水,却没有看见白衣男人惊讶的神色,更没有看见被她逗乐的无双笑颜。

    “公子……”身后的随从见长孙子逸停下来,上前询问。“可有什么不妥?”

    “无。”长孙子逸踢了一下马鞍:“走。”

    裴玉雯回到家里,先是准备好食材,接着拿出前不久没有看完的话本看着。

    裴玉灵和裴玉茵担心裴烨,姐妹两人相约在他文考的地方等着。她让裴信和裴勇前去保护,没有阻止她们做什么。

    “大小姐,奴婢给你倒茶。”李巧月主动倒好茶水递过来。

    裴玉雯保持着翻书的动作,语气淡淡:“放着吧!”

    “是。”李巧月倒好茶水也没有出去,而是站在旁边欲言又止。

    “想说什么?”裴玉雯淡道:“如果没什么想说的,出去。”

    “奴婢有事想求大小姐。”李巧月跪下来,趴在地上做嗑头状。“奴婢昨日在街上见到了一个老乡,她过得很不好,还生了病。奴婢想向大小姐借点银子。就五十两银子。”“哦?你这运气不错,在京城也能遇见老乡。按理说五十两银子对我来说也不多。可是,这京城什么都贵,我们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去。以我们这几个人的开销,只怕撑不到回家的时候。到那时我就只有

    卖仆筹备回家的路费了。”

    李巧月浑身一僵。

    她捏紧拳头,在心里暗恨不已。

    这段时间她根本就得不到他们的一文钱。以前还让她买菜,现在连买菜的活儿都不给她了。而那个人让她回来,就是想要骗走他们的银子。现如今,根本就行不通。

    看来,只有告诉那人,让他另想法子。

    如果是以前的话,裴烨还是相信她的。现在不知道怎么回事,连裴烨看她的眼神都怪怪的。她已经没有办法再做什么了。“那……奴婢那个老乡真是命薄。在这里孤苦无依的,也只遇见奴婢一个老家人,可是奴婢没本事,竟帮不了她。”李巧月含着泪,悲伤的哭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