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四章:放松
    ,精彩无弹窗免费!

    李巧月趴了一会儿,对面的少女根本就没有理会她,任由她在那里唱独角戏。她的身子快要僵住了,又不能自己爬起来。她只得保持着那个姿势,而双拳紧紧地握着,隐藏着的那张脸狰狞扭曲,就像一条

    吐着信子的毒蛇。

    裴玉雯看了看外面的天色,估量着他们快要回来了。低头看见李巧月,挑眉淡道:“你还没走?”

    李巧月气得快把嘴唇咬破了。她收敛了脸上的怒意,抬起那张梨花带雨的脸:“大小姐没有吩咐,奴婢不敢起。”

    “我可没让你跪,你是自己跪在那里的。我当你趴着舒服呢!要是还想趴着,可以继续。”

    “院子里又落了许多树叶,奴婢马上去打扫干净。奴婢告退。”李巧月忍气吞声地退了出去。

    裴玉雯撇嘴,将手里的书本放下。

    等她亲手做好了十菜一汤的时候,裴家几姐弟结伴回来。听那吱吱喳喳的说笑声,看来那小子发挥得不错。

    “回来得刚刚好。饭菜准备好了,今天给小弟庆祝一下。”

    裴玉雯擦了擦手指上的水渍,回头对几人说道。

    “大姐最好了。”裴烨跑过来,一把抱住裴玉雯。“大姐,今天考的那些题全是你以前教过的。”“是吗?那是你运气好。出考官不同,他们出题的重点也不同。看来这次正好遇见你擅长的东西。不过不要骄傲。虽说武官的文考不像文官的科考那么严谨,那也不是一次考过就行的。它会分为三次大考。

    明天就会出这次晋级的榜单,晋级者后天就会第二次考试。然后接着晋级第三次。只有通过三次考试的人,才能直接进入武试。”

    “好严谨。意思是说,如果连这三次文考都没过,不管有多么武功高强,连武考的机会都没有。”

    裴玉茵捂着嘴,发出惊叹声。

    “大姐以前就说过,武官是要领兵打仗的,那决定着整支队伍几十万人的生死。要是不会排兵布阵那怎么行?”

    裴烨整个人散发着耀眼的光芒,就像天空中的太阳熠熠生辉。

    “小弟终于长大了。”裴玉雯欣慰地看着裴烨。

    “姐,你比我大几岁啊?不要露出我家孩子终于长大的表情。”裴烨黑着脸,不高兴地吐槽。

    “行了,大姐做了这么多好吃的,再说下去就冷啦!快过来快过来。”裴玉灵朝众人招手。

    从门口传来马车的声音。裴烨探出脑袋,看见谭弈之从马车里跳下来。他双臂抱胸,用挑剔的眼神看着他。

    “你还真是会挑时间。我说谭三少爷,你不忙吗?怎么整天往我们这破院子里跑?”谭弈之嗅了嗅空气中的香味,摇着扇子,扬起邪媚的笑容:“本公子就是赶着饭点来的。今天是你文考的日子,以裴姑娘爱弟如命的性子,自然早早就备好了饭菜等着庆功。本公子又岂能不知?这不,巴巴

    地赶来蹭饭呢!”

    说着,一个盒子扔到了裴烨的怀里。

    “什么东西?”裴烨打开盒子,取出一把宝剑。他瞪大眼睛,惊喜地看着那做工精致,散发着冰冷气息的宝剑。“给我的?这东西很贵重吧?”

    “在本公子的眼里,就值一顿饭钱。怎么样?这下欢迎本公子来蹭饭了吧?”谭弈之取笑。

    谭弈之的随从在后面为自家主子表功:“裴小公子,这可是天下第一铸剑大师的最后一件作品,有钱也买不到的。我们公子为了这把剑,可是花费了不少工夫,连自己收藏的好东西都让出去不少呢!”

    “要你多嘴。”谭弈之瞪了那随从一眼。

    随从缩了缩脖子,嘟囔道:“公子做了好事又不留名,属下害怕裴小公子把它当垃圾一样扔了,那多辜负你的心意?”

    “那倒不会。就算我不识货,那也知道这是极好的宝剑。”裴烨说着,拔出宝剑在院子里挥舞着。

    一片树叶从天而降,经过宝剑的剑刃时,树叶一分为二。

    “这宝剑太贵重了。”裴玉雯蹙眉。“他受不住这样的礼。”

    “宝剑赠英雄。本公子送给未来的大将军王,这有何不可?”谭弈之豁达一笑。“饿坏了,可以吃了吗?”

    裴玉雯被他垂涎欲滴的表情逗笑了。相交了这么久,谭弈之对他们姐弟的好,她都记在心里。以后再回报他了。在某个华丽的房间里,一男子慵懒地坐在窗前,双脚毫无形象地踩在窗棂上。手里拿着一个酒壶,仰着头,提起酒壶从上倒下去,大量的酒水流下来,大部分灌进他的嘴里,另一部份顺着他的喉结流下来

    。

    男子披着如黑般的黑发,一双充满危险的眸子散发着迷蒙的幽光,就像沉睡中的狮子,高贵又危险。他看着天空上的那轮弯月,低醇如酒的声音在寂静的夜间响起:“怎么办?还是忘不了你。难道要把你绑到京城来不成?可是,我不想我最喜欢的那双眼睛染上了恨意,那样就没有任何意义了。我只有用下

    半生的时间来忘了你。”

    “主子……”一人走进房里。“一线阁的莫老求见。”

    男子将最后一口酒灌进嘴里,摇了摇手里的酒壶,嫌弃地扔掉。他淡道:“让他进来。”

    灰须老者莫老垂着头,非常恭敬地行了一个大礼,保持着垂头的姿势说道:“阁主,裴将军留下的信物出现了。”

    “裴将军?裴将军……”双眼迷蒙的男子突然正了正色,回头看向莫老:“你是说灭族的大将军?”

    “是。”莫老双手托着那张纸。

    男子手一挥,只见莫老手里的那张纸出现在他的手里。展开一看,上面画着一幅画,那是一小男孩抱着一只鹰。

    这是他与裴将军之间约定好的信号。只要这幅画出现,一线阁便要全力助他。这是他欠他的人情。

    “送上这幅画的是什么人?”男子将画收了起来。“是个小姑娘。长得不是最漂亮的,但是那身气质让人忘不了。”莫老回想着裴玉雯的样子,斟酌着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