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五章:重见
    ,精彩无弹窗免费!

    男子的指腹划过画中小男孩的脸颊。深邃的眸子幽暗莫测,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莫老等了一会儿,一直没有等到男子的指示,心里猜测着对方的意思。

    “她在何处?”男子将画收了起来,放进胸前。“本王亲自会会她。”

    “是。她走后,属下已经派人跟了过去。她是外地人,与弟妹一起来京城有些时日了,现在住在北大街。”

    “嗯,还有别的事吗?”男子语气淡淡,一幅不想多说的样子。

    莫老知道男子最近心情不佳。据说他的几个心腹被他操练得快要哭爹骂娘,纷纷猜测他是不是中邪了。他一把老骨头可经不起他折腾,现在正事说完了,当然是赶快溜,免得触了他的霉头。

    “属下告退。”

    房间里恢复清静。男子却不再喝酒。他看着窗外,银月弯弯,风光极美。第二日放榜,如大家所料的裴烨在榜单之内。虽说名次不是最好的,却也在前五之列。众人一起期待着第二轮的考核。经过第一轮的刷新,留下的都是有些真才实学的。接下来的竞争非常激烈,而这才是

    真正的开始。裴烨有了谭弈之赠送的宝剑,每日神采奕奕。一大早起床练剑不说,还主动在家里练字。用他的话来说,手里有这么好的宝剑,要是没有成为大将军,那不是让宝剑蒙尘吗?如此宝剑,就应该让天下人仰

    慕膜拜。

    裴玉雯的生活没有丝毫变化。一线阁没有出面找她,她也没有再去过一线阁。去了也没用,那里又关门了。在裴烨参加第三轮考核的时候,华倾书从考场出来了。虽说对裴家人来说,他只是个初识的朋友。然而因为他们相处得不错,而且那华倾书又对裴玉灵有感觉,自然裴家人也很关心他的事情。一大早裴勇

    就在外面守着,把考得快要昏倒的华倾书带了回来。华倾书感激众人的关心,又是一阵道谢。

    “月儿,姐姐刚炖了鸡汤,你给华公子送过去。”裴玉茵端着鸡汤走进来,吩咐正在打扫院子的李巧月。

    李巧月眼神闪了闪,面上露出不耐。不过想到什么,她马上爽快地应下来。

    端着鸡汤进了房间,没过多久就出来了。此时裴玉茵还在院子里晒衣服,她慢慢地走了过去。

    “三小姐,公子的文考就要结束。以我们公子的能力,定然能够名列其中。奴婢只是个小小的婢女,也没有什么本事送什么好的礼物。三小姐有没有空?要是有空的话,能不能陪奴婢出去逛逛?”

    裴玉茵晒好衣服,抬头看向她:“买礼物?不用了。我们三弟什么也不缺。你还是把手里的活儿干完吧!”

    李巧月看着裴玉茵离开。她皱了皱眉,眼里闪过怒意。

    为什么连最好骗的裴玉茵也变得这样难缠?这样不行!她必须想办法引她出去。要不然就没有办法下手了。那人说过,像他们这样没有靠山的乡下女人,就算在京城消失也没人管的。毕竟这里多的是有权有势的人。那些有权有势的难免会有特别的癖好。京城每天不知道要消失多少人。那些当官的哪里管得过来

    ?

    华倾书写好书信,封好蜡走出来。见到院子里的李巧月,华倾书温和地说道:“月儿姑娘,可否请你帮个忙?”

    李巧月转身,故作温柔地福了福身:“公子请说。”

    “这里有封书信,可否请你送到驿站?”华倾书温和地说道:“这是送信的酬劳,请收下。”

    “华公子太客气了。只是跑跑腿的事情,本就是月儿应当的,哪能收你的银钱呢?”李巧月接过书信,朝华倾书说道:“那奴婢先送过去了。”

    华倾书看着李巧月离开,心里有种怪怪的感觉。不过很快他就打消了疑虑。毕竟裴家的人都挺好,那个小丫环应该值得信任。

    这段时间华倾书整天呆在房间里看书,与裴家的人接触不多。他只当裴家的主人友善,却没有想过这个丫环有什么问题。毕竟裴家几姐弟都是不错的人,哪里想到世间会有刁奴的存在?

    裴玉灵做了半天的绣活儿,现在浑身都僵住了。她出门透透气,见到站在房檐下的华倾书,侧身避开了他。

    华倾书眼前一亮,朝裴玉灵拱了拱手:“灵儿姑娘。”

    裴玉灵本想避闲,见他说话,也不好装作没有看见。她脸颊红了红,朝华倾书点头:“华公子。”“那日在下说的话是真心的。在下没有唐突姑娘的意思。”华倾书正色地看着裴玉灵。“在下今年二十二,家里有一个老母亲。母亲和善,为人慈爱。我五岁便丧了父,这些年是老母亲做绣活儿供我读书,我

    自己再抄书卖字画。现在我是举人,就算落地也能做个教书先生养活一家子。更何况我对自己有信心,便是不能高中状元,也能成为进士。”

    他说得越多,裴玉灵的脸颊越是红润。她嗔怪地瞪他一眼:“你给我说这些做什么?我们又不熟悉。你说想娶我,你了解我吗?你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吗?哪能这样乱来的?”

    “在下并不觉得乱来。这些年也有人给在下介绍亲事,可是在下无心于此。见到姑娘之后,在下才明白,不是无心娶亲,而是没有找到让我动心的人。姑娘就是那个在下一直在寻找的人。”

    房间里的裴玉茵和裴玉雯相视而笑。裴玉茵在裴玉雯的耳边说道:“这个书呆子说起话来挺好听的。”

    “他还有得等呢!经历了表哥的事情,二妹没有那么容易动心。且看着吧!这书呆子还有得苦吃。”

    裴玉雯并不着急。

    如果真是裴玉灵的良缘,不管她怎么拒绝也不会跑。要是不属于自己,不管如何紧紧抓在手里,那也不属于自己。

    女人要懂得取舍。有舍,便有得。舍去不属于自己的,得到应该珍惜的。

    “小姐,你们看看谁来了?”从外面传来李巧月激动的声音。

    而此时,在李巧月的身后站着一高大的青年男子。那男子正看着裴玉灵和华倾书。裴玉灵在看见那人时,脸色变得很复杂。不过她恢复得很快,神色恢复冷静地说道:“表哥也在京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