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七章:澎湃
    ,精彩无弹窗免费!

    裴玉雯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符合自己审美的脸。男人很危险,可是她却很欣赏。她从他的身上闻到了同类的气息。或许是家里人都是武将的关系,她不像别人那样喜欢文官,偏喜欢武将。当初太后为她定下长孙子逸,她虽说没有拒绝,其实内心也没有多少期待。在其他女子仰慕长孙子逸俊美无双的风姿时,她关心的

    却是边境的战况。贵公子们煮酒烹茶,赏花谈诗,日子过得逍遥自在。而边关的战士们却在不停的杀戮,用他们的身体挡住了敌人的兵器,用他们的鲜血阻拦了敌人前进的道路。贵公子们的龙影凤姿再迷人,却也像是虚有

    其表的锦衣,中看不中用。

    而这个男人浑身杀气,眸子里满是兽性,就像冲出森林的兽王,坐在那里等着群臣膜拜似的。

    他翘着腿,那长长的腿形充满了爆发力。头发束得一丝不苟,显出此人性子的干练,毫不拖泥带水。

    虽说这张脸非常陌生,但是总觉得有种熟悉的感觉。那唇,鼻子,以及那双眼睛……

    特别是那双眼睛,幽暗深邃,有种吸人魂魄的能力。

    “一线阁的人?”猜不中此人的身份,不过大概的来意倒是能猜中几分。

    他能坐在这里,便是与她没有敌意。要是有心对她不利,就不会乖乖出来,更不会老实地坐在对面。

    此时,对面的男人,也就是一线阁阁主神情复杂地看着面前的少女。

    这几个月度日如年,脑子里总是回荡着她的身影。无数次差点派手下把她抓到京城里来。不曾想她早就过来了。

    她没有认出他。

    换了一张脸,果然就认不出来了吗?

    不过怪不得她。现在的自己与以前的童亦辰,完全没有任何相似之处。她又怎么会认得出来呢?

    他应该高兴,还是应该失落?失落她认不出自己,高兴的是他们可以从零开始。这一次,会不会结局就不一样了?

    不过,这个小女人有很多秘密啊!她怎么会与裴家军沾上关系了?她虽姓裴,却与裴家八杆子打不着。天下姓裴的人多了,要是每个姓裴的都说自己是裴家军的亲戚,那天下早就乱套了。

    然而她是不同的。她会画那幅画。那幅画是他和裴将军共同约定的信物,不是亲近之人绝对不知道它的存在。

    相隔万里的裴家村,京城鼎鼎有名的裴家军,这之间到底有什么联系?而她……与裴家军又是什么关系?

    “你可以叫我墨言。”童亦辰消失了,现在留在京城的是端木墨言。

    裴玉雯红唇轻吐:“墨言……”

    端木墨言听见从她的嘴里叫出自己的名字,眼眸里闪过笑意。

    “姑娘真是深藏不露。一个农女出身,竟与将军府沾上了关系。难道你们家是裴将军的远房亲戚?”

    端木墨言笑得随意,没有人知道他笑容里的深意。

    这张脸不常笑,这么一笑,脸上的线条变得柔和,倒没有那么凶神恶煞了。要知道刚才他就像传说中的判官似的。

    “这与公子好像没有关系。你只需要配合我调查裴家灭族的真相就行了。”

    裴玉雯端起旁边的茶具,用最好的茶叶煮着茶。她的动作极其的优雅,就像一幅最精美的仕女图,优雅高贵。

    端木墨言仿佛第一天认识她似的。初见时少女狼狈不堪,但是气质出众,一眼就让人忘怀。从一开始她就与普通的女子不同。她的神秘引诱着他去挖掘,想要去探索,然后一天一天地越陷越深。

    “好。既然你能拿出信物,本阁主自然不会说话不算数。”端木墨言接过她的茶水,轻啄一口。“好茶。”

    “原来公子竟是一线阁的阁主。劳烦一线阁阁主亲自相见,倒让小女子受宠若惊。”

    惊字还没有说完,只见面前出现一张放大的俊脸。本来就是一张无死角的俊脸,突然这么靠过来,倒让她平稳的心脏有一瞬间快要窒息的感觉。手里的茶水也洒了出来,溅得她满手都是。“呵!”端木墨言退回去,笑容放大,看着她的眸子里带着促狭的戏弄。“受宠若惊没有瞧见,惊鸟倒是看见了。客套话就不要多说。你要裴家灭族的真相。这一点我也在调查。奈何我一线阁的手再长,竟也

    有查不到的东西。且再给我一些时日,一旦有蛛丝马迹,再找姑娘详谈。只不过,你们打算在这里呆多久?听说你是因为小弟要来考武举才来。如果他没有考中,你也会离开?”

    “不,我不会离开。这段时间你可以来这里找我。”裴玉雯恢复平时的样子。“我不想让家里人知道我在调查裴家军的事情。阁主是聪明人,应该知道怎么做。”

    “好。”端木墨言说完,将杯中的茶水一饮而尽。“那本阁主就先告辞了。”不想走,总不能告诉她想留下吧?现在一切重新开始,他不能吓着她。这丫头防备心很重,要是吓着了,以后再想让她靠近自己就难了。这次他要做那个狩猎者,一点一点地捕获她的芳心,让她逃无可逃

    。

    端木墨言沉寂的眸子里闪过势在必得的神色。他已经悄无声息地铺开一张大网,就等着猎物进入自己的包围圈里。

    一道风吹过。房间里的身影再次消失了。如果不是那个空杯子显示着曾经有人在那里呆过,一切就像一场梦似的。

    而此时房顶上,一个黑衣男子坐在那里,感受着房子里面的俏影,脸上露出傻呼呼的笑容。

    半夜起来入厕的裴烨瞧见了坐在那里的黑影,顿时一个弹跳跃了过去。然而到了房顶上才发现,根本什么也没有。

    “难道眼花了?”裴烨摸了摸脑袋。

    第二日放榜,裴烨仍然在名册之中。文试有两百五十几个人参加,只收录了五十人。接下来便是武试。

    武试的时间定在十天后。这是让过关的人抓紧时间休息一下。当然,也有人趁着这个时间开始找门路。裴玉雯打听了这次负责武试的几个武官,了解了他们的喜好。主考官是兵部尚书,另外两个是从边境回来的武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