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章:旧情
    ,精彩无弹窗免费!

    清平郡主见南宫葑皱起眉头,害怕他误会自己,连忙紧张地说道:“南宫哥哥,你不要误会,我是被吓着了。”

    南宫葑根本就不在意清平郡主有没有抱其他男人。事实上,要是可以的话,真不想与这样的女子有任何瓜葛。

    然而想到自己要做的事情,他没有选择的余地。长公主是皇上最敬重的姐姐,南宫家还需要依附长公主的权力。

    “郡主身份贵重,这样的地方确实不适合郡主。”南宫葑淡淡地开口。“我们就不在这里打扰了。”

    清平郡主听见南宫葑这样关心自己,心里的怨气消失,眼眸痴痴地看着面前的男人。

    此时不管南宫葑说什么,她都会无条件的附和。她等了十年,好不容易等到他能够看见自己,哪敢惹他不快?十皇子见南宫葑要走,心里不畅快。他还没有拉拢谭弈之,怎么能走了?谭弈之这人就像泥鳅似的,平时根本就见不到他的人。今天好不容易抓住他,不趁这个机会把他收到自己麾下,难道就眼睁睁地看

    着机会消失不成?

    “本皇子与谭公子一见如故,你们先回去吧!本皇子的庄子就在隔壁,等会儿直接回庄子里就是了。”孟清宁和苏娉婷是为了陪清平郡主才会出现在这里。她们对这样的安排没有任何意见。毕竟这种乡下地方,如果只是玩几个时辰的话,她们还乐意奉陪。要是想长期在这里玩的话,他们那娇贵的身子可受

    不了。

    南宫葑见十皇子不走,又见旁边有三个贵女,一时之间被难住了。要是他单独送三个贵女回府,不知道外面会传成什么样子。虽然所有人都说他们两家在议亲,事实上他根本就不愿意。然而又不能不送他们,不然她们在中途出事,他也无法交代。就在为难之际,他看见

    了旁边的裴玉雯。

    不知为何,每次见到这个女子,他的心情就无法平复,好像有什么力量在为之牵引。

    “男女有别,我不方便送三位小姐回府。这位姑娘,可否麻烦你送他们一程?”

    南宫葑的视线停留在裴玉雯的身上,明显就是对她说的。后者想装作没有听见也没有办法。

    裴玉雯真不想与这三个贵女打交道。倒不是怕他们,而是不想与他们相处太多,免得控制不住露出本来的面目。

    她与南宫葑青梅竹马。在她的记忆里,除了家里的男人,相处得最多的就是他了。

    他几乎经历了她的整个青春期。说句不害臊的话,连女子的初葵都是他第一个见证的。

    那时候她还是个一无所知的女童,什么也不懂,见到鲜血的时候吓得花容失色,抱着他说自己要死了。而南宫葑比她年长,但是却不懂女人的东西。当场他就抱着她去找御医。

    结果可想而知,为此闹了个大乌龙,太后在寝宫里笑了好久。也从那时候开始,太后就让他们避嫌,以后不能再单独见面。就算要见面,身边也必须有丫环和婆子陪着,免得那些不好听的话传出去。

    想到这段过往,裴玉雯的神情变得柔和起来。或许是心理作祟,再看南宫葑时,脑子里将现在面无表情的他与记忆中那个稚嫩青春的少年重合起来。那种陌生的感觉也为之消失了。

    “好,我送三位小姐。”裴玉雯淡道。

    裴烨用疑惑的眼神看着裴玉雯。

    他不明白裴玉雯为什么要答应下来。她又不认识他们,就算拒绝也无可厚非。

    清平郡主狠狠地瞪着裴玉雯。她心想,谁稀罕她来送?就算为了避嫌,那也不用她啊!她算哪根葱?

    “这样吧!郊外的风景再好,却也不能贪恋。我们一起送三位小姐回府,然后再找个地方小酌几杯。”

    谭弈之不放心把裴玉雯交给三个贵女。他知道十皇子的打算。虽说这样做更不好摆脱十皇子,但是为了照顾裴玉雯,他只有上赶着让十皇子利用。

    裴烨用赞赏的眼神看了一眼谭弈之。

    谭弈之一心为他们姐弟着想,这个朋友没有白交。以后他要是有用得着他们姐弟的地方,他们也不会吝啬。

    最后经过商议,还是所有人一起回京城。只不过送走三位贵女之后,他们几个男人再找地方喝酒聊天。本来他们打算在郊外的庄子里多玩几天,因为那几个不速之客,所有的计划取消。最后变成了去裴玉雯的家里小酌。只因谭弈之不想让谭家人看见他与十皇子在一起。而京城的酒肆鱼龙混杂,他们这样身

    份的人更不可能前去。

    那一天,裴玉雯几姐妹没有出面,任由裴烨与那几人交往。一切都很顺利,仿佛那天的事情只是一个小小的插曲。

    裴玉雯把谭弈之送走,精疲力竭地回到自己的房间里。今天一整天都与他们周旋,身子快累瘫了。

    刚进门就察觉房间里有其他人的气息。她在门口停住,站在最方便逃亡的位置。不过在看见对面的男人时,她放松下来,慢慢地走了过去。

    “有线索了?”

    坐在她平时位置的人不是别人,正是端木墨言。此时他好像刚刚沐完浴,头发还是湿的,身上的衣服也是家居服。

    端木墨言打量着她,确定她万无一失,眼里的紧张之意消失。

    “你怎么把十皇子和南宫葑叫到家里来了?那两个人都很危险,你不要与他们靠得太近。”

    端木墨言听手下的人汇报,先是说她跟谭弈之去了郊外,气得他想把她拖回来。然而理智让他不能胡来。

    紧接着没过多久就听说她在郊外遇见了南宫葑和十皇子,还有刁蛮任性的清平郡主。那时候他又开始担心她。

    现在见她安然无恙,他总算是放心了。同时,他也想知道她的想法。要知道今天她可是见到了美男排行榜中的两个男人。要是换作其他女子,现在想必已经在思量嫁给谁了。“你以为我愿意?十皇子想要拉拢谭弈之,谭弈之又不想让谭家的人知道他与十皇子有牵扯,就把地方定在我家。我也不想与他们打交道。目前来看不可能了。”裴玉雯没有发现自己语气中的随意,就像是以前对童亦辰说话一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