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一章:借口
    ,精彩无弹窗免费!

    听了她的解释,再看她的神情不像作伪,知道她对那两个男人没有心思,脸色才好看了些。他想到她刚才询问的问题,继续说道:“我还没有找到线索。裴家是功臣,说灭就灭了,一点儿症状都没有。对方明显有有恃无恐。也就是说,对方的影响力与裴家相差无几。这样抽丝剥茧,怀疑的范围就

    缩小了。”裴玉雯倒好茶水,听了他的话用疑惑的眼神看着他。这么简单的问题还需要他说吗?他查了这么几天,就得出这样的结论?那她要开始考虑是不是换个人合作,或者说取消他们的合作。毕竟这种分析只要

    长了脑子的都能想出来。端木墨言也知道自己说的话有些傻。然而听说她与谭弈之出去游山玩水,他就有些坐不住了,然后人就出现在这里。等他回过神来时,想回去已经来不及。反正来就来了,而这段时间忙得抽不开身,也好

    久没有见到她,他也想见见她,便坐在这里等着她回来。接着又听说她带着那几个男人回家,还亲自下厨招待他们,心里就更加不爽快。

    “如果这么好查,你也不用一线阁了。”察觉到她怀疑的眼神,端木墨言有些不快。裴玉雯从来不觉得这件事情容易办。她只是觉得这人很奇怪。没有线索就没有线索,她又没有逼着他。既然没有线索,那找她做什么?他们之间除了合作的关系,好像还没有熟悉到可以随便窜门的地步吧

    ?

    “我只是来提醒你,在没有查到凶手之前,所有人都有可能是目标。特别是像程国公府这样的世家大族。”

    端木墨言的话没有说完,裴玉雯打断了他。

    “所有人都有可能,程国公府不可能。你不用把时间浪费在程国公府。”

    她这样笃定的神情,让端木墨言察觉到了危机。程国公世子是个仅次于长孙子逸的绝色美男。京城里不知道多少女子倾慕他的风姿。这小丫头刚来京城,不会被那小子迷住了吧?要知道与其他纨绔子弟不同,南宫葑是真正的天之骄子。不仅文武双全不

    说,而且还德才兼备。他们今天还相处了那么久。她要是情窦初开,那局势对他极为不利。情窦初开的女人毫无道理可言,京城里的那些花痴就是例子。他们迷恋上了长孙子逸,便觉得嫁人就应该嫁长孙子逸,不知道多少人为

    长孙子逸上吊投井。“程国公府为什么不可能?在没有查到凶手之前,所有人都有可能。表面上越不可能的人,说不定就偏偏是凶手。毕竟只有这样才能掩人耳目。裴姑娘,我提醒你一句,要是你真想查出凶手,就不要与那些

    贵公子走得太近。”

    裴玉雯怎么听都觉得这些话有些不对劲。至于哪里不对劲,她一时之间还没有想到。

    直到端木墨言离开,裴玉雯还不明白他的来意。他来这里喝了两杯茶,然后说了几句废话,这就完了?

    那他来这里干什么?

    又过了几日。裴家众人热得不想出门。

    相比裴家几个主人的懒散,李巧月倒是闲不住。最近几天她经常早出晚归,完全不把他们这些主人放在眼里。

    裴烨武考的时间到了。这一天,大家把他送到了考场。

    武考不比文考,那是手底下见真章,当场就能做出决断。裴烨的未来如何,今天是最关健的时刻。

    而这一天也是放榜的时间。大家把裴烨送进考场就在放榜的地方等着。毕竟华倾书与他们也算朋友了。他们应该关注一下华倾书的情况。

    “来了来了。”

    一个官员打扮的中年男子将榜单贴在告示处。

    那些文人马上挤了过来。

    在这个时候他们把吃奶的力气都用上了,与平时弱不禁风的样子判若两人。

    裴玉雯看着旁边老神在在的华倾书,促狭地笑道:“华公子不进去看看吗?”

    “不急,让他们先看吧!”华倾书温和地说道:“现在结论已下。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强求不来的。”

    裴玉灵忍不住看了他一眼。

    这一眼正被华倾书抓住了。他朝她温柔一笑:“就算是落榜了,我也有能力让妻儿衣食无忧。”

    裴玉灵脸颊一红,狠狠瞪他一眼,别扭地转过头。

    裴玉茵噗嗤笑出声。她朝旁边退了两步,躲在裴玉雯的身后,避开了裴玉灵恼羞成怒的小拳头。

    一个又一个文人失魂落魄地离开那里。这时候就算他们不挤进去也能看见榜单上的内容。

    华倾书的姓氏很特别,而且又在那么显眼的位置,他们很快就察觉到了。

    一甲第五名。

    这个名次不是最好的,但是也在前列。

    难怪华倾书这样自信。有了这样的名次,只要殿试的时候不要太紧张,按照正常发挥,封官是早晚的事情。“恭喜你了,华进士。”只要榜上有名,那便是进士出身,很快就能得到一官半职。至于具体的情况,那就要看他殿试面圣的时候能够有什么样的表现。要是皇帝对他印象深刻,说不定他的总名次还能往上

    面调。

    科考的文人几乎都是上了年纪的。像华倾书这样年轻的不是没有,只是大多数都落榜了。像华倾书这样排在前列的屈指可数。只要不出意外,皇上绝对不会让他落第。

    “还是等裴小哥回来后一起庆祝吧!再说了,明天还要殿试。最终结果如何,还要看殿试的结果。”

    要是皇帝不高兴,那也可以将他的名字划掉。说到底他能有什么样的地位,全凭皇帝的一个念头。这就是皇权。

    下午时分,众人又顶着大太阳在外面等着裴烨。就算是华倾书也没有缺席,跟着裴家众人等着他。对于他这样的举动,裴家几姐妹都是欣赏的。如果裴烨能够成为武官,华倾书能够成为文官,他们关系交好是好事。毕竟他们早在科考之前就是好友,皇帝也不能说他们结党营私。再说了,他们要是当了

    官,那也是从小官当起。那么两个芝麻小官,就算是结党营私,又能影响到什么?

    “小弟……怎么样?”裴玉茵第一个察觉走出来的裴烨。

    裴烨满身是伤,但是脸上扬溢着灿烂的笑容。他咧嘴说道:“过关了。明天进行殿试。”又是殿试。明天的殿试决定了两个少年的命运。所有的一切,明天才是关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