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二章:殿试
    ,精彩无弹窗免费!

    裴玉雯打理着裴烨身上的着装。他身上的衣服是银色的,绣着精致的祥云纹,没有多余的修饰。

    与别人尽量打扮得光鲜亮丽相比,她没有给裴烨穿上华而不实的衣袍,而是让他看起来干练英俊,相貌堂堂。旁边的华倾书羡慕地看着被全家人围着转的裴烨。华倾书从小与寡母相依为命,接触的人不多。然而与裴家人相处的这段时间里,他真的很喜欢这样的氛围。裴家也不富裕,但是他们家里团结。这是他做

    梦也想拥有的美好情感。他的视线停留在裴玉灵的身上。平时活泼开朗的少女正在喋喋不休地叮嘱裴烨,脸上露出紧张的神情,仿佛前去殿试的人是她似的。他不由得摇头失笑。少女简单直接,与那些装模作样的贵女相比,这样

    的性子才是他欣赏的。

    “你也小心。”裴玉灵红着脸将一个符递给他。“这是我去寺庙里求的。给小弟求的时候顺便给你也求了一个。”

    华倾书温柔地看着裴玉灵:“多谢灵儿姑娘。我会好好珍惜的。”

    “戏文里都说扮君如扮虎。要是皇帝太凶了,大不了不做这个官,反正又不是必须当官才能活下去。”

    华倾书扬起唇角,低声说道:“你在担心我吗?”

    “我是不想你连累我们家的人。毕竟你现在是住在我们家的。”裴玉灵抬起红通通的小脸,懊恼地瞪着他。

    华倾书当然不会相信她口是心非的话。少女还不爱他,但是他会努力打动她的芳心。时间还长,他不急。

    华倾书已经把裴烨当作未来的小舅子看待。在赶去皇宫的路上,他把知道的一些规矩和忌讳给裴烨说了。

    裴烨领他的情。两人兄弟好似的进了皇宫。这一天,裴家众人感觉度秒如年。特别是裴玉灵和裴玉茵,坐也不是站也不是,就像热锅上的蚂蚁似的焦急担忧。连与他们有异心的李巧月也难得露出紧张忐忑的神情。至于他紧张忐忑的东西与他们是不

    是一样的,那没有人关心。

    咚咚咚!从大街上传来敲锣打鼓的声音。

    众人相视一眼。

    坐在那里做刺绣的裴玉雯淡道:“状元,榜眼和探花会巡街三圈。现在看来已经有结果了。”

    “我们出去看看吧!”李巧月激动地说道。

    裴玉雯莫名其妙地看了一眼李巧月。她激动做什么?莫不是以为大家不知道她最近在做什么?所以还在痴心妄想?

    嗤!裴玉雯放下手里的绣活,对忐忑不安的两人说道:“走吧!我们也去见识见识前三甲的风采。这可是三年才有一次的盛典。错过了今天,下次再想欣赏状元郎的风采就要三年后了。”

    有了裴玉雯这句话,姐妹两人像是吃了定心丸。她们一左一右搀扶着裴玉雯赶去街上。

    此时街道上已经人山人海。老百姓们听见了敲锣打鼓的声音早就围了过来。

    “还没来呢?到哪里了?”有人焦急地问道。

    “快了快了,刚才的声音是从西大街来的。马上就到咱们这里来了。”

    “姑娘,这里人太多了。我们主子邀请你们去楼上一观。”

    一个小厮出现在裴家几姐妹的面前。

    裴玉雯顺着小厮指着的方向看过去。只见谭弈之朝她们挥手。

    见到了谭弈之,裴玉雯没有客气,带着裴家的众人走向对面的酒楼。她对想跟过来的李巧月说道:“你留下。”

    李巧月恨恨地瞪着裴玉雯的背影。她在心里咒骂裴玉雯。毕竟所有人都能过去,偏偏留下她,简直没把她当人看。

    裴家几姐妹抵达酒楼,在小厮的带领下进了房间。一进房间才发现里面不仅谭弈之一个人,还有另外几个人。

    其中有三个人是极其熟悉的。一是十皇子端木肃,二是南宫葑,三是……她的前未婚夫。

    见到了南宫葑和长孙子逸,裴玉雯的眼里露出惊讶的神情。

    要知道这两个人一直不对盘,怎么现在倒能安静地坐在一个房间里了?看来‘她’死后,很多东西都改变了呢!

    “我以为只有你一个人,怎么还有其他人?”裴玉雯压低声音,在谭弈之的耳边说道:“有其他人叫我做什么?”谭弈之撩了一下耳边的碎发,轻松地笑道:“这酒楼是我的,你是我朋友,我邀请你来是我的事情,与别人无关。再说了,你们几个娇滴滴的小姑娘跟那些粗人去挤什么?也不怕被占便宜。这里视野好,外

    面的风景都能看见。”

    “姐,是华大哥。”裴玉茵站在窗前,激动地对裴玉雯喊道。

    裴玉雯停下交谈,走向窗口的位置。

    除了那些敲锣打鼓的人,中间有三个男人骑着高头大马。其中华倾书处于最右边的位置。

    “那三个人就是状元,榜眼和探花吗?那华大哥是什么?”裴玉茵好奇地问道。

    “自古以来,探花这个位置都是留给相貌英俊的考生的。在这三个人之中,也只有华大哥配得上探花了。”

    裴玉雯一幅平静的模样,仿佛早就料到会是这种情况。

    “那如果华大哥的才学比状元好呢?”裴玉灵惊讶。

    “除非他精才绝艳,远胜其他人,否则他就只能是探花。再说了,自古以来有多少状元变成了七品芝麻官,反而是榜眼探花入了内阁。名号从来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以后会怎么走那条道。”

    裴玉雯一说完才发现自己有些口快。她忘记这里还有其他人的存在,只当是平时在家里的时候想到什么说什么。

    现在说完有种想要咬破自己舌头的冲动。

    她说的那番话,不仅谭弈之惊讶了,连旁边那三个像木头人般的贵公子也露出惊讶的神情。

    “姑娘倒是聪慧。”十皇子轻笑:“弈之,这几位就是上次见到的几位姑娘吧?怎么?那探花是他们熟悉的人?”

    谭弈之看了一眼裴玉雯,对十皇子说道:“是他们的朋友。”

    “哦?”十皇子不再多说。刚考上的探花还看不出价值,反正先混个脸熟是没错的。说不定什么时候就用上了呢?

    一双眸子停留在裴玉雯的身上。

    裴玉雯顺着视线看过去,面前出现一张精美如神邸般的完美容颜。

    长孙子逸,貌如潘安,有着玉树之姿,灿如星辰。从小到大为他疯狂的女人不知凡几,据说每年都有人为他寻死。而这样的男人此时正在用那双勾得无数女人失魂落魄的眼睛打量她一个平民女子。“姐,姐姐,后面那个是小弟。小弟怎么在最中间?”裴玉灵激动地摇晃着裴玉雯的手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