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三章:状元
    ,精彩无弹窗免费!

    提起裴烨,裴家姐妹目不转睛地看着他。房间里的几个陌生男人完全吸引不了他们的注意。坐在中间的裴烨气宇轩昂,一表人才。那是属于状元郎的位置。他骑的马是最好的,长得是最高大英俊的,整个人就像从画中走出来的少年英雄。最重要的是他眉宇间一片正色,不管旁边的小姑娘如何向

    他扔手帕,他也目不斜视。

    这一刻,不知道多少家的姑娘芳心暗许,又不知道多少人在打听他的来历。只此一役,许多年后还会有人津津乐道。这么年轻的状元郎可不多见。特别是他出身不高,不是士家大族培养出来的。裴玉雯顿时明白了坐在皇位上的那个人是怎么想的。正是因为裴烨没有出身,他便给他这举世无双的荣耀。相比状元郎是世家大族的**,出身农家的裴烨更容易掌控。只需要给他高官厚禄,他便能

    为自己所用。

    接下来裴烨的人生才是真正的开始。皇帝一定会重用他的。

    相比这个英姿飒爽的状元郎,旁边两个粗壮的汉子就像两个护院似的,谁又能看见他们的光辉?

    “那是状元的位置,他自然在中间。现在他是武状元。”说起武状元三个字,裴玉雯的语气是骄傲的。

    她以为自己的心如一潭死水,再也不会泛起波澜。现在才知道那是假的。遇见在意的人,她也能像个真正的小姑娘一样充满了骄傲和自豪,恨不得告诉所有人:那是我裴玉雯的弟弟。

    “状元!”裴玉灵和裴玉茵高兴地笑了。

    “太好了。可惜奶奶没在这里,否则一定会高兴坏的。”裴玉灵遗憾地说道。

    “状元郎的原籍在哪里,他们就会派人去那里通知。只不过需要一点时间。”裴玉雯拉着姐妹两人的手安抚。“再说了,弟弟现在是武状元,以后应该不会离开京城。我们也该派人去把奶奶他们接过来了。”“那我们的店铺怎么办?”裴家人节省惯了,见不得浪费。他们的生意那么好,要是就此中断的话,浪费的都是银子。再说了,全家人都来京城的话,开销非常大。最近他们只出不进,银子已经所剩不多了

    。

    “京城这么好的地界,要是在这里开店的话,还愁没有生意?”裴玉雯朝他们笑了笑。

    “这件事情交给我吧!我派人接他们过来。现在派人过去,等他们回来要半年后了。”旁边的谭弈之说道。

    房间里的几个贵公子若有所思。端木肃看着裴玉雯姐妹,暗暗算计着什么。文探花的朋友和武状元的姐妹,这两个身份足够他重视了。特别是武状元,肯定会受到重用的。别人不知道,他可是非常清楚最近父皇正在愁禁卫军统领的人选。各大世家都想安插自己的人,父皇疑心重

    ,对他们推举的人选都不满意。他迟迟没有决定,就是在等着武考结束。现在不用猜也知道最后会落入谁的手里。

    “几位姑娘,要不要喝一杯庆祝一下?”端木肃翩翩公子,笑得儒雅温柔。

    可惜这三个都是不识趣的,低着头连看都不看他一眼,他的笑容就变得多余了。

    “不敢打扰贵人雅兴。我们姐妹这就告辞。”裴玉雯朝端木肃说了句。

    谭弈之也知道裴家姐妹不想与这些人打交道。事实上,要不是他处于这个尴尬的身份,他也想远远避开他们。

    不巧这里是他们家的产业,而这几个贵人又是他家的常客。今日在这里遇上了,不得不应付几句。而看见裴家姐妹挤在人群中,他心里舍不得,就把他们叫上来了。他知道十皇子想拉拢他,所以就算裴家姐妹有失礼的地方也不会怪罪的。至于另外两人,那两个向来心高气傲,不会把精力放在无关紧要的人身上。只怕他们连看都不会看出身平凡的几姐妹一眼。自然他

    们也不会为难她们。

    “长公主向来好客。这次考上的文科三甲和武科三甲必然受邀,他们的家眷也会同去。”南宫葑突然说了一句话。

    裴玉雯抬头看向南宫葑。他手里拿着酒杯,仿佛在对着酒杯说话。然而她明白这是他在提点他们。这个人还是这样。从小他就热心,最爱帮助别人。小时候看见丫环仆人受了委屈也会出面主持公道。后来惭惭大了,他的心思也重了。就算心里有什么想法也不会表露出来。然而在面对她的时候,他还是

    会全幅身心地放松。

    原来他还是没变。这个别扭,却又善良的家伙。

    裴玉雯朝南宫葑福了福,算是谢过了他的提点。

    而南宫葑说出那番话时,长孙子逸抬了一下眼皮,瞟了一眼对面的死对头。

    南宫葑看着手里的杯子发呆。

    看见那个少女,总是想起记忆深处的那个丫头。他们的气质太相似。哪怕不是同样的脸,他也会产生迷糊。

    那是他放在心尖上,恨不得把天下都捧给她的姑娘。他把她丢失了。

    他竟没有保护好她,让她就那样被奸人所害。甚至连她的家人都没有护下来。

    这一切,与对面那个可恨的混蛋脱不了关系。

    长孙子逸!“明日是她的死祭。身为她的未婚夫,差点就要成为她丈夫的人,竟连她的死因都没有查出来。长孙子逸,你还真是没用。”南宫葑冷冷地看着长孙子逸。“如果时间可以重来,我一定不惜任何代价也要阻止

    她嫁给你。”

    长孙子逸手里的杯子空了。喝了几杯酒的他眼眸迷蒙,带着少有的风情。“呵!”他轻轻一笑,抬眸看着对面的南宫葑。“可是怎么办呢?时间不能重来。她死了,现在墓碑上刻的也是我长孙子逸之妻。她与你南宫家没有任何关系。说到底,你也不过是个没有身份的无关紧要的人

    。”

    此时裴玉雯还没有走,不过已经走到门口。那两人的对话传入耳内。她才恍然惊觉:啊,原来明天是我的死祭。

    这句话怎么怪怪的?

    不过,她又没有过门,长孙子逸干嘛把她划拉到长孙家的祖祠里?这样他以后娶的妻子就是继妻,而不是正妻了。男人的心思还真是不好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