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八章:宴会
    ,精彩无弹窗免费!

    在奢华的公主府门前,一辆又一辆马车陆续驶了进去。裴家的马车只能称得上普通,对公主府那些见风使舵的奴仆而言,他们的地位根本就不够看。于是接待他们的人也谈不上多么热情,甚至说话也有些

    不耐烦。

    如果是以前的话,裴玉雯出入都是最高级的马车,参加宴会都是宴会主人亲自相迎。别说看仆人的脸色,就是主人的脸色也不用看。大家都是小心翼翼地看她的脸色,就怕惹她不痛快。这是重生后参加的第一个正式的高级宴会。举办宴会的人还是老熟人长公主。长公主是皇帝的姐姐,平时对她还算客气。不过她知道那些都是表面的功夫。要是她不是裴家大小姐,堂堂的公主岂会给她好

    脸色?

    “姐,这种宴会最无聊了。等会儿你们找个借口先离席,能溜就溜。”

    裴烨看着那些打扮得花姿招展的贵女从马车里走下来,眼里闪过不耐烦。他无比庆幸柳琉环不是这种扭捏的女人。不过如果她也是这种女人,他不会喜欢她。他喜欢的就是她与别人不同的地方。论身份,柳琉环出身世族,自有一股文人的风流。柳家是书香世家,祖上出采的文人墨客不知凡几,连皇帝都是柳家的学生。柳家桃李满天下,在文人之中特别受推崇。别看柳家没有官职,其实地位非常

    的高。

    柳琉环作为嫡女,却没有那些大小姐毛病,可见柳家的家教甚严。

    裴烨想起心上人,越想越喜欢。他恨不得早些见到柳琉环,把她早日迎娶回来,免得夜长梦多。

    “这位是禁卫军统领裴大人吧?这几位小姐可是裴家的小姐?”一个老嬷嬷行了一个中规中矩的礼。

    见了那么多仆人,也就这个老嬷嬷客气些。虽说脸上还是没有表情,眼里带着倨傲,至少表面的礼仪没有缺失。

    “不错。”裴烨锐利地看着老嬷嬷。“把我们的马车安置好。要是觉得安置不下,我们可以马上离开,不占你们公主府的地儿。”

    老嬷嬷愣了一下。他显然没有想到裴烨会直接给她一个下马威。今天是长公主举办的宴会。几乎京城大小官员的家眷都得到邀请。至于男客那边,则是邀请了那些没有娶亲的贵公子。所谓赏花宴,赏的是什么花大家心知肚明。那些七老八十,家里已经有正妻的自然知

    道避嫌。

    “大人说笑了。我们有专门的马奴照顾马车,不会让大人的马车受到一丝损伤。两位大人,各位小姐,这边请。”

    老嬷嬷带着众人朝里面的厢院走去。在经过前院和后院的岔路口时,裴烨和华倾书与姐妹几人分开。

    当裴家姐妹被老嬷嬷带到后院时,那里已经来了不少贵女。

    贵女们有自己的圈子,几乎身份相当的会组成一个小团队。

    裴玉雯看了一圈,看见了不少熟人。不过以前她高高在上,那些人都是讨好巴结她的。真正称得上她的朋友的,也只有南宫葑的妹妹南宫清雅罢了。今日倒是没有看见南宫清雅的身影。

    “自从朝阳郡主被害之后,程国公小姐南宫清雅不再参加任何宴会。最近又与凌王府世子定亲,现在安心在家绣嫁妆准备做新娘子。”

    人群中有人谈起南宫清雅。裴玉雯听了他们的话,眼里闪过惊色。

    南宫清雅要嫁给端木非凡?她没听错吧?那两人可是冤家。南宫清雅也有心上人。

    不过惊讶归惊讶,想着不能看见唯一的好朋友,她还是很失望的。原本以为她要是参加,她会继续与之结交,将他们的友谊延迟下去。

    “那几人是谁呀?以前没有见过。不是京城人吧?”

    “听说是禁卫军统领,也就是今年的武状元的姐姐。她们都是农女出身,一个个粗俗的很。反正我才不要和他们说话。”

    裴玉灵气恼地嘀咕:“姐,你听见他们说的话了吗?这些人真是好笑。既然这么瞧不上我们庄户人家,那他们就别吃饭呀!他们吃的饭可是我们种出来的。”

    裴玉雯早就猜到会是这种情况。既然来了,正好打听一下朝堂的近况。至于那些贵女说了什么,她不会放在心上。要是这么在乎流言蜚语的话,她也不会出现在这里。

    “不用理会。”裴玉雯淡道:“我们只是来参加宴会的。宴会结束就离开,不会与他们打交道。他们说几句话影响不到我们。你要是当真,那才是输了。”

    “姐姐好豁达的性子。”一个少女缓缓走过来,向他们行礼。“几位姐姐如何称呼?我叫花如月,是今年的文科状元的女儿。”

    “原来是花小姐。我们姓裴,这是我的二妹裴玉灵,三妹裴玉茵。”

    裴玉雯礼仪周全地与那个花如月回了礼。裴玉灵和裴玉茵跟着回礼。

    在礼仪方面,姐妹两人学得很好。在众多贵女之中,她们的气质不会输给他们。

    花如月……她听人提过,今年的新科状元是户部侍郎的女婿。也就是说,这位花如月是户部侍郎的外孙女。

    严格说来,她也算是官家小姐了。没想到竟与他们结交。

    “几位姐姐,那边有个凉亭,我们去那边坐会儿吧!”

    现在还有许多人陆续到场,宴会的时间没到,大家可以自由行动。

    裴玉雯也不想傻站着,就同意了花如月的提议。“我从小多病,是在乡下的庄子上长大的。听说了各位姐姐的事情之后,我就觉得很亲切。我回到京城之后一直不习惯,与其他小姐又谈不到一起去。”花如月无奈地笑了笑。“今日遇见各位姐姐,想必这宴

    会没有往日的那样难受了。”

    “原来感到不舒服的人不仅仅我们几个啊!连花小姐这样的贵族小姐都觉得不舒服,我们就更不舒服了。”裴玉灵同情地看着花如月。

    花如月捂嘴咯咯地笑了几声。裴玉灵被花如月打开话匣子,说着乡下的许多事情。花如月在旁边附和。而裴玉茵好奇地看着他们,不说话,但是很用心地听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