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章:算计
    ,精彩无弹窗免费!

    几十个贵女轮番表演才艺,除了诗词歌赋外,还有唱歌跳舞。整个后院都是嬉闹的声音。裴玉雯以一个看客的身份来欣赏,倒觉得各有各的好。那些诗词也不知道花了多少价钱找外面的秀才润色的,歌舞也不知道排练了多久才有这样的效果。为了这么一场宴会,她

    们已经算是很用心了。凭着这份干劲,也应该好好地欣赏这些才艺。

    裴玉茵和裴玉灵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出色的表演,两人从始至终都是那幅惊叹的表情。旁边的花如月也是满脸欣赏的样子,不过相比裴家姐妹,她始终保持着优雅的姿态。

    花如月不时看向对面的裴玉雯。裴家三姐妹,这个大姐深不可测。她甚至不敢在她的面前做出多余的表情,就怕被她穿了心思。

    这是一个非常不好对付的人。她根本不敢在她的面前做什么手脚。

    “娘,大家都展示完了,也该裴家的几个小姐展示了。”

    就在收尾的时候,一直都是那幅高傲姿态的清平郡主看着裴玉雯几姐妹阴冷地笑道。

    长公主看了一眼清平郡主:“几个小姑娘面嫩,又是第一次参加这样的宴会,今天就算了吧!”

    这句话初听没有什么问题。大家会认为长公主体恤,不让裴家姐妹丢脸。然而仔细一分析,其实的轻蔑毫不掩饰。裴玉雯对这种事情见怪不怪。她知道想要打入贵族圈,要是一直唯唯诺诺的,以后别想再踏入他们的圈子。虽说她不稀罕,然而却不能让裴烨的名声有污。要是传出禁卫军统领的姐姐目不识丁,又一身的

    土地包子气息,只怕他在官场上也会受到影响。

    这种场面她当然能够应付。然而裴玉灵和裴玉茵不行。她只教了他们礼仪,还没有时间教他们才艺。过几天她得想办法找个女师来教他们。虽说她有教他们的能力,却没有那个时间天天陪着他们。

    “多谢公主殿下体恤。我们姐妹出身平民,也没有什么才艺。只是我小时候身子不好,在庵里住了一段时间,跟着庵里的师太学了几天的琴,今日就为大家演奏一曲,希望各位夫人和小姐不要嫌弃才是。”

    裴玉雯走出去,行了一个礼。

    “哦?你愿意演奏一曲?这是好事。那我们就来欣赏一下吧!”

    长公主挑挑眉,眼里满是嘲笑。

    真是不知死活的小丫头!只是跟尼姑学了几天就以为能演奏了。乡下地方的尼姑庵能有什么水平?今日就让她知道什么是丢脸。

    “姐姐……”裴玉灵担忧地看着她。

    “无妨。今日要是不出面,还有更难堪的打压出现。从来都是我打压别人,还没有被别人打压过。”

    她有心当个透明人,但是别人不想放过她,她也只有接招了。

    装无辜,扮柔弱,这些也能搪塞过去。然而她不屑用这样的手段。

    她是朝阳郡主!虽不是皇族出身,却有着比清平郡主更加显贵的身份。清平这个正儿八经的郡主永远在她之下。现在岂能让手下败将屈辱?

    她是裴家的嫡女。裴家高贵的血统不容她做退缩的事情。敌人已经杀到门前,岂能节节败退?

    只是一首曲子罢了。他们要是愿意,琴棋书画,诗词歌赋,甚至十八般兵器,她都可以奉陪。

    “好强的气息。”定国公老夫人抬起沉重的眼皮,睁开了那双浑浊的眼睛。

    刚才贵女们展示才艺,她在那里昏昏欲睡。谁都知道定国公世子还没有正妻,未婚妻朝阳郡主早就死了,多少人家想要结上这门亲。

    然而定国公府却没有任何的消息传出来。有人说,长孙子逸忘不了故去的未婚妻,还不想接受任何女人。

    定国公老夫人与其他几个老姐妹挑了个清净的地方坐着。对于簇拥着长公主的贵女们,她们没有任何兴趣。此时却为裴玉雯睁开眼睛。

    旁边的南阳侯府老夫人皱了皱眉:“难道这丫头也会武?武状元不是平民出身吗?现在的平民都这么利害了?”

    经过裴玉雯的出面,许多人察觉到裴玉雯三姐妹的气势与普通的小姐不同。那是武将的气息,与那些真正的大家闺秀不同。

    然而当裴玉雯坐在古琴前,整个人的气势又是一变。

    明明没有多余的首饰,整个人简简单单的,容貌也只能称得上清秀之姿,众人却看见从她的身上散发出耀眼的光芒。

    叮!琴声起。

    众人的心跟着一颤。

    刚刚奏过缠绵悱恻的凤求凰的古琴现在却奏出了一首战场杀戮之音。随着那琴声,他们仿佛看见了残酷的战场。

    鲜血,杀戮,死尸。

    死亡。

    一个个连刺破手指头都要哭半天的贵女们被吓得面无人色。

    随着曲子越来越高昂,杀戮越来越残暴,她们的心脏越来越受不了。

    裴玉雯闭着眼睛,想象着刚刚从战场上回归的爹爹,想象着堂兄们强大的气场,想象中裴家将不败的气势。

    还有裴家一百多口人的毁灭。

    恨意!杀意!扑面而来。

    报仇!一定要杀了毁灭裴家军的人。不管他是谁,哪怕是那个九五之尊,她也要报仇。

    是皇帝,她就灭了他的国。

    是贵族,她就让他们生不如死。

    是敌国,她便杀到对方的国家去,让他们知道什么是亡国奴。

    砰!随着最后一声结束,整首曲子也结束了。

    她重新睁开眼睛,眼里杀机四伏。

    “好!好一曲战神曲。”几十个男人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说话的是一个老者,瞧着有些年岁。他浑身散发着战意,像是武将。

    在老者的身后是几十个年轻的贵族男子。几乎全京城最有身份的都在这里。

    “这是裴家军的战神曲,姑娘怎么会的?”老者的眼里有怀念,有叹息。

    裴玉雯站起身,向那老者福了福:“小女子的一身琴艺是庵堂的师太所教,但是这曲子却是从一个裴家军的退伍老兵那里学会的。”

    “不错!你是哪家的姑娘?”老者赞赏地看着她。裴烨从人群中走出来,朝那老者说道:“回老王爷,这是家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