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二章:麻烦
    ,精彩无弹窗免费!

    公主府很大。裴玉雯几姐妹不方便走远,而是去附近的园子闲逛。

    今天客人多,婢女们随时关注客人的动向。裴玉雯几姐妹一离开那个院子,马上就有婢女迎过来带路。

    “这里的风景不错。姐,我们就在这里呆会儿吧!等时间差不多再回去。”

    池塘里的荷花开得正美。水中还有红色的鱼儿游来游去。附近风景如画,又没有人打扰。裴家姐妹在被胭脂水粉薰得头昏脑胀的时候来到这么一个清幽的地方,顿时有种活过来的感觉。

    “你们在这里呆着,我要去趟茅房。”裴玉雯对姐妹两人说道:“要是有不认识的男人纠缠你们,就回刚才的园子避避风头。那里人多,虽说呆着会很烦,但是至少安全。”

    “姐你放心,我们知道怎么做。”裴玉灵连忙保证。

    裴玉雯看着裴玉灵,满脸的无可奈何:“这句话要是三妹说出来的,我自然会相信。可是你嘛……”

    “你瞧不起我吗?”裴玉灵撅嘴。

    “那倒不是。就算你有许多缺点,好歹也是我妹妹。我不会瞧不起你,只会……看不起你。”裴玉雯扬唇一笑。

    裴玉灵指着裴玉雯离开的背影,回头对憋笑的裴玉茵控诉:“小妹,姐姐欺负我。你还在偷笑。”

    “二姐,你不说话的时候最漂亮了。”裴玉茵眨眨眼,拉着裴玉灵的手臂。“来,我们来看看这些鱼。我还没有见过这么漂亮的鱼儿呢!原来还有这种颜色的鱼。”

    裴玉雯在婢女的带领下找到茅房,从茅房出来时却没有看见刚才的婢女。她记得路,就按原路返回。

    经过一座假山的时候,从里面传出说话声。

    “事情办得怎么样了?”这是一个男人的声音。

    “你回去告诉主子,一切按计划进行。”

    “嗯,小心点,不要被发现了,到时候功亏一篑,你死不足惜,不要破坏了主子的计划。”

    裴玉雯蹙眉。她的运气这么好,一出门就遇见这样的阴谋?

    不行,不能被发现了。一听就不是什么好鸟,以她现在的能力,只怕对付不了这种心狠手辣的人。

    裴玉雯悄悄退后,直到远离了那座假山,这才松了一口气。

    然而还不等她放松下来,又是一阵零零碎碎的声音。只不过这次的声音没有杀气,反而有粉红色的桃色气息。

    “附马爷,别这样,要是公主知道了……”

    “那个女人正在忙着办宴会,怎么会知道?好茹儿,爷想你很久了。”

    初元长公主的附马?记忆中是个非常温和的人,对初元长公主也很宠爱。原来……一切都是假相。真是恶心!

    “好像有人……”那个女子惊道。

    “别疑神疑鬼的。府里的下人都去了春丽园伺候客人,怎么可能会有人过来?”

    “可是……”

    裴玉雯看了看四周。要是从这里走过去,肯定会惊动那两人。要是退回去,又会与假山后的那两个撞见。

    前有狼,后有虎。还真是骑虎难下。

    突然,一只手臂环住她的腰,将她整个人带飞起来,两人跃到了假山的上面。

    他们刚站好,从里面探出来一个人,那人见外面没有人影,再次钻进去。

    “爷说了没人,现在放心了吧?快快,让爷亲一个。”裴玉雯看着身侧的男人。他一身白衣,瞧着就像是从画中走出来的完美神仙。世人皆说他性子温和,其实是不爱理人。他的眼眸里没有任何情绪,就像任何事情都引不起他的兴趣似的。比如说现在,下面

    正在进行原始的兽性,而他一个正常的男人居然脸不红气不喘,连个多余的眼神都没有。

    被这样一个男人搂在怀里,她完全没有任何被轻薄的想法。只因她知道他在帮她。

    直到那两人结束了,从里面慌慌张张地出来,一东一西地快速分开,他才把她放下去。

    “多谢公子。”裴玉雯对长孙子逸行礼。

    此时她应该是‘不认识’他的。

    长孙子逸回眸看向她:“那首曲子……你从哪里学的?”

    裴玉雯知道他在说战神曲。她把刚才的理由再说了一遍。不管他相不相信,这就是她的理由。

    他刚刚明明就在现场,也听见了她说的话,现在却多此一举地再次询问,显然是不相信她的。

    她已经做好了被他再次追问的准备。而他却只是点点头,留下最后一句话:“公主府麻烦多,不要乱跑。”

    其实她这个前未婚夫还是很不错的。裴玉雯的心里这样想着。

    池塘边,裴玉灵姐妹不知道从哪里得来的鱼食,正在喂池塘里的小鱼。裴玉雯回来时就看见姐妹两人有说有笑的样子。而原本留在他们身边的婢女却不见了。

    “姐,你怎么去了那么久?”裴玉灵见到她,将手里的鱼食扔进水里。

    裴玉雯朝空中嗅了嗅,看向他们手里的东西。

    她从裴玉灵的手里取了一颗鱼食放在鼻间闻了闻,顿时脸色变了变。

    “我们马上离开这里。”裴玉雯拉着裴玉灵和裴玉茵的手,正要准备离开,却见一群人走了过来。

    “你们在这里做什么?”第一个过来的是清平郡主,而她的身后却不是孟清宁和苏娉婷。

    她走到池塘边,脸色难看:“你们做了什么?为何我家的鱼都死了?你们知不知道这是什么,这是御赐的贡品!”

    裴玉灵和裴玉茵看见翻肚子的鱼,神情变得慌张起来。

    “刚才还好好的,怎么会变成这样?我们也不知道这是怎么了。”裴玉灵慌张地看着裴玉雯。“姐……”

    “郡主,这鱼食有问题,而我们姐妹是没带鱼食过来的。这是你们府里的鱼食吧?就算鱼死了,那也应该调查谁拿来了这些鱼食,而不是把气撒在无辜的人身上。”

    “你们知道这些鱼有多金贵吗?就算把你们都杀了,也赔不起这些鱼的命。无辜?你们这样的贱命有什么无辜的?”清平郡主厌恶地看着裴玉雯。“来人,把他们抓起来。”裴玉雯看着清平郡主,眼眸微眯:“是你布置的吧!这一切是你安排的。只不过我们什么时候得罪了郡主,竟让你花费时间布这个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