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三章:竹马
    ,精彩无弹窗免费!

    清平郡主的眼里满是轻蔑。她微微抬起头,冷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就算是她安排的又如何,谁会相信她说的话?

    一个低贱的贱丫头而已,竟敢吸引葑哥哥的目光。最可气的是……她的名字跟那个贱人一模一样。今天又弹奏那个什么战神曲。天底下哪有这么多巧合的事情?明明就是她故意勾引葑哥哥。

    谁不知道葑哥哥跟那个贱人的关系?谁又不知道因为那个贱人,葑哥哥和长孙子逸不合?

    一想到刚才葑哥哥看她的眼神,清平郡主的心里就燃烧起无名火。她察觉到了强烈的危机感。这个女人必须除掉。

    她只是一个低贱的平民,其兄不过就是禁卫军统领,这么一个芝麻官,想毁了他们就只是动动手指头的事情。

    随着清平郡主的一声令下,在她身后的几个婢女将他们几姐妹包围起来。裴玉雯已经知道这件事情是清平郡主所为。这女人有心找他们的麻烦,就算找出证据也没用。此事就算闹起来,也没有人会因为他们而得罪郡主。她唯一能反败为胜的就是控制住这个清平郡主,让她主动

    将此事大事化小。

    清平郡主的死穴……当然就是南宫葑。她痴情于南宫葑,在南宫葑面前温柔得像只小猫似的。

    “如果我是郡主,现在就不该这样冲动。南宫世子……可不喜欢这样心狠手辣的女人。”

    裴玉雯拍下想要抓住她的婢女,回头似笑非笑地看着清平郡主。

    清平郡主的脸色很难看。在她提起南宫葑的时候,清平郡主的眼里射出阴冷的光芒,仿佛想要将她吞进去似的。“贱人,你果然在勾引葑哥哥。”清平郡主咬牙切齿地恨道:“这池塘里的荷花开得好吧?你知道里面有多少尸体吗?就是因为每年都有年轻貌美的女人死在里面,荷花才会开得这样好。本郡主把你做成花肥

    如何?”

    “郡主还真是惜花人。为了这池塘的荷花,竟花费了这么大的心力。”裴玉雯看着水中荷花,笑容清淡。

    “你没长脑子吗?本郡主要杀了你,让你变成花肥。”清平郡主冷笑。“我知道……”裴玉雯回头看着她,笑容不变。“可是你不敢。你不敢赌,也输不起。程国公世子南宫葑本来就不满意这场婚事,你要是有把柄落在他手里,他可以直接找皇上解除婚约。到那时,你永远也没

    有机会嫁进程国公府。”

    “你的意思是说,他会为了你一个平民女子与本郡主解除婚约?你不过就是一个玩物罢了,真给自己长脸啊!”

    清平郡主上前几步,恶狠狠地瞪着裴玉雯。本来她长得还算清丽,然而这狰狞的表情让她看起来是那么丑陋。“郡主真的以为我的战神曲是老兵教的?什么样的老兵能够弹奏战神曲?郡主难道就没有想过吗?这世间最熟悉那个人,那个你嫉妒的人是谁?是南宫世子啊!听说他们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听说他们一起

    度过了非常美好的岁月……郡主见到我是不是很害怕?因为我的名字,我会弹的战神曲,你害怕他被抢走。”

    “闭嘴!你给我闭嘴!闭嘴!”清平郡主伸出手臂,挥向裴玉雯。

    裴玉雯一把抓住她的手臂,冷漠地看着清平郡主:“郡主为难不了一个死人,就来为难我一个弱女子吗?”

    “贱人,我要杀了你。”清平郡主抓向裴玉雯。

    她戴着长长的指甲套。要是抓住了裴玉雯,肯定会在她的脸上留下疤痕。

    裴玉雯当然不会任由清平郡主伤害自己。然而不等她动作,一人拉住她,让她朝旁边避开了一下。

    清平郡主就这样直接摔进了池塘里。

    扑通一声,整个人栽了下去。

    “郡主……”旁边的婢女尖叫。“来人啊,郡主落水了……”裴玉雯闻到了熟悉又陌生的气息。熟悉的是,这个人陪着她多年,他的每一分都很熟悉。甚至他随身携带的香包还是她当年送的那一个。而陌生的是,他已经成长起来了。当年的稚嫩少年变成了顶天立地

    的铁血汉子。

    她没有抬头,但是能够察觉他的视线。他在看她。而刚才说的话,他应该也听见了。

    “谢谢。”裴玉雯从他的手里抽出自己的手臂。

    南宫葑复杂地看着面前的少女。

    她跟‘她’长得一点儿也不像。名字可以是巧合,那首曲子也是巧合吗?

    “你到底是谁?”南宫葑低沉地说道。

    “小女子姓裴,是禁卫军统领裴烨的大姐。”裴玉雯故意装作没有听懂他的意思,正式向他介绍自己。

    “裴玉雯是吧?”南宫葑捏紧手指。“好,本世子记住你了。”

    此时清平郡主已经被婢女救上岸。婢女把她肚子里的积水压了出来。她缓缓地睁开眼睛,正好看见对面的两人。

    “葑……南宫哥哥。”清平郡主恨恨地瞪着他们。在南宫葑看过来的时候,她的眼神变得可怜起来。“南宫哥哥,这个女人害死了水里的鱼。你怎么能帮着她呢?”

    “这鱼……是我弄的。我瞧着不舒服。有问题吗?”南宫葑淡淡地看着清平郡主。

    裴玉雯看了一眼南宫葑。她嘴角上扬,垂下的眸子里闪过笑意。

    从小到大都是这样。每次她惹了祸,他来背锅。不过这次是清平郡主想要暗害她。他背了这个锅,清平郡主所有的计划被打破。再想对付她的话,那也要掂量掂量了。“你为什么帮着她?你们是什么关系?”清平郡主红着眼眶,气愤地说道:“南宫哥哥,这个女人不是朝阳。她只是和朝阳有相同的名字。还有那个什么战神曲,肯定是她找人学的。她的目的就是勾引你啊!

    ”南宫葑抿嘴冷笑:“不要把你的想法强加在别人的头上。论勾引,还有谁比得上你清平郡主?听清楚了,本世子欣赏裴大人的为人,你再欺负他的家人,本世子与你的婚约也不用再继续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