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八章:理由
    ,精彩无弹窗免费!

    裴玉雯没有想到在那么多人的情况下,长孙子逸居然留意到她这样细微的反应。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女子,怎么就让他盯上了呢?难道还是因为那首战神曲?南宫葑记得战神曲她并不觉得奇怪,怎么这个人

    也知道战神曲?

    裴玉雯的心思转了几圈。她实在弄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而长孙子逸的用意何在,她更是一无所知。天下女子那么多,她这个无缘的未婚妻对他来说不算什么重要的人。毕竟许多人都说他不近女色,甚至有人怀疑他是不是喜欢男人。当然,她不觉得俊雅如仙的长孙子逸会喜欢男人。然而她觉得这样的男

    人根本就不懂感情。

    “有吗?如果真是这样,应该是那杯茶太烫了吧!我一个不懂茶的人,怎么可能分得清好坏?”

    裴玉雯捧着茶杯,神情自然地喝了一口茶水。

    “姑娘姓裴?与将军府是远亲吗?”

    裴玉雯一直等着他说话,听他这样说就知道今天的‘审问’开始了。

    她从来没有回避过将军府。就算其他人调查,很快就会知道她与将军府八杆子打不着。既然如此,她何必避讳?

    真真假假,假假真真。她不需要别人看破她,更不需要现在这种一潭死水的局面。她更想引出那个暗藏的凶手。“小女子出身平民,倒想有这么一个远亲。可惜,没有这个福份。不过我们全家人都很敬重裴将军。应该说,整个天下的百姓都敬重裴将军。裴家灭亡,这是所有百姓之痛。我有幸来到京城,自然想要一睹

    裴家将的风采。哪怕现在只能看见一个破旧的院子,至少……那让我仰慕的人更近一步。”

    “原来你今天翻墙只为了欣赏裴家将曾经生活过的地方。那么,看见了什么?”

    长孙子逸神思宁静,看不出什么想法。对她的回答,他也没有表现出相信还是不相信,更不知道满意还是不满意。

    “将军府一片狼藉,隐约可见当年的辉煌。然而现在没有人气,只有一室的怨魂。”

    “如果我想调查这个案子,姑娘可否帮忙?应该说,姑娘可否说服你的弟弟裴大人帮忙?”

    裴玉雯猛地抬起头来,认真地看着对面的长孙子逸。她的眼神犀利,不像是小姑娘的眼神。

    而长孙子逸见到这个样子的她并不觉得奇怪,反而勾起了唇角,露出好奇的神情。

    他看着裴玉雯握紧的手指,眼里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

    “我弟弟初来乍到,怕是帮不了世子什么。世子身份尊贵,连你都做不到的事情,他也做不到。”“有些地方越是身份贵重的人越是无法踏入。裴大人现在的局面对他很不利。禁卫军统领这个职位看着没有什么油水,像是不重要的样子,其实盯着它的人很多。令弟想要坐稳这个位置,只怕会付出惨重的

    代价。而我可以帮他。”

    “条件?”裴玉雯看着他。

    裴家是裴家,裴烨是裴烨。她在乎将军府的死因,却也不会伤害裴烨。

    “现在朝堂局势很混乱。太子,三皇子,十皇子三党鼎立。我要裴大人选择七皇子,打破他们这样的平衡。”

    “三皇子的母妃姓长孙,也就是说,那是你们长孙家支持的皇子。现在你要打破他们的平衡,那不是与他为敌吗?虽然不知道你们要做什么,但是我不喜欢被人利用,更不喜欢有人利用我的亲人。”

    “七皇子曾经跟过裴将军,算是裴将军看重的人。只可惜他不受宠,又没有外家相助。如果你让裴大人支持七皇子,相信裴将军在天有灵,一定很乐意看见这样的发展。”

    长孙子逸拢了拢衣袖,平静地劝解着他。他总是轻易地看破对方的心思,让对方拒绝不了他的决定。

    裴玉雯从来没有关注过这位七皇子。以前她在宫里的时候,他在封地。这些年一直没有见过他。裴家什么时候和这位七皇子有交情了?他爹在她不知道的时候到底做了什么?还有长孙子逸,为什么不帮着三皇子,反而帮着七皇子?他做出的这些决定是家族的决定,还是他一个人的决定?如果是一个

    人的,他想做什么?“你在想我有什么目的。我想利用你做什么。”长孙子逸抬眸睨着她。“我说过,我只是想打破朝堂的平衡。照现在的局面,太子,三皇子和十皇子再僵持下去也不会有任何变化。反而让敌国的人知道我们在

    内乱,对国家不利。”

    “世子爷还真是忧国忧民。那么,等这个平衡打破之后,世子爷打算奉谁为主?”还是想自己取而代之?

    这句话她没有问出来。

    刚才有一瞬间,她突然就想起这句话。这是作为女人的‘胡思乱想’,根本就没有证据。再说了,要是真有证据她更不该说出来。在这个时候说出来,那不是逼着他杀人灭口吗?

    不过,应该是她想多了吧!

    以他现在的地位,那也是万人之上。只要他想要什么,太后便于会赐给她什么,从来就没有亏待过他。这样的他还需要皇位做什么?

    “谁是明君,我便会奉谁为主。”长孙子逸不想多谈。

    他端起茶杯,明显是想要送客了。裴玉雯现在没有给他答案,而他也不急着问出答案。毕竟这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决定的事情。而她一个人也作不了主,还得回去询问裴烨。

    他就是这么一个冷静得可怕的男人。仿佛所有的一切都在他的算计之中。而他一幅与世无争的样子,让人看不透。

    裴玉雯站起来,朝他行了一个礼,大步离开茶楼。

    “世子爷,要不要调查一下这个女子?”从暗处走出来一个手下。

    长孙子逸看着走在大街上的裴玉雯。她的背影是那么单薄,在风中摇摇晃晃的,一幅弱不禁风的样子。而这样的人偏偏与她有相同的名字。两人完全没有共同之处。一个柔弱,一个英姿飒爽。一个长相如兰,一个艳如牡丹。偏偏都好特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