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九章:决定
    ,精彩无弹窗免费!

    长孙子逸把玩着玉扳指,淡淡地摇头:“你以为其他人没有查过她吗?南宫葑想必早就查过了。连他都没有发现不对劲的地方,你们去查也是一样的结果。不过就是碰巧名字相同,又颇有个性罢了。无需大

    惊小怪。”长孙子逸没有发现自己说这番话时神情柔和,语气也格外温柔。名字相同,个性相似已经足够引起他的注意了。他欣赏朝阳郡主,可不是因为那张花容月貌,而是他与时下贵女完全不同的性情。就像一朵

    带刺的玫瑰,艳丽又张扬。裴家。裴玉雯看着桌上的令牌以及黑面具。一旦启用这个令牌,裴家隐藏起来的黑面军就要重新浮出水面。爹爹留下的信息说想让她带着黑面军过上普通人的生活,不要为裴家报仇。也就说,五年前他就

    知道会有这么一天。五年前明明是裴家最辉煌的时候。一个又一个胜仗让裴家的男人们意气风发。要不是裴家有条家规是不许尚主,不知道多少公主想要嫁到裴家。而在那个时候已经有危险降临了吗?爹爹慈爱的目光下隐藏

    着这么多顾虑吗?

    南宫葑就要去边境了。

    边境没有想象中的安定。那里不仅有如狼似虎的敌人,还有隐藏在暗处的奸细。南宫葑第一次领军作战,他行吗?

    如果启用黑面军,就可以派人跟着去边境稳定局面。他要是能够处理妥当自然是好,如果不行也可以暗中助他一臂之力。最重要的是裴家在边境呆了多年,说不定那里有什么线索。

    犹豫什么?当年爹爹留下这支军马肯定就是为了今天。她是裴家唯一的血脉,有权控制这支军队。

    只是这个地址……竟是离这里极远的风华城吗?看来她要出一次远门了。

    夜晚,裴玉雯将要出远门的事情告诉了裴家姐弟。她没有提裴家军,只说谭弈之介绍了一个大单子给她。

    “姐,让裴信和裴勇去不行吗?你一个女子去那么远的地方实在不安全。”

    裴烨听了她的话,放下手里的筷子,皱眉说道。

    裴玉雯微笑地看着裴烨:“我的身手如何你还不知道吗?放心好了,不会有事的。”

    “你一个人?带上裴勇吧!”裴玉灵跟着劝她。

    “不用。我不放心你们,裴信和裴勇要留下来保护你们。另外你们要准备新棉被之类的,奶奶他们快到了。”

    今天他们收到谭弈之派人送来的消息,再过几天李氏等人就要到了。他们最好提前把所有的安排准备好。

    提起李氏等人,裴家姐弟都很高兴。裴烨现在当了官,也算是为裴家光宗耀祖了。李氏一来,他们要让她好好地养老,不让她再像以前那样操心。“那我陪你去吧!有个人陪着始终要放心些。你又没出阁,一个人在外面奔波我们始终不放心。”小林氏犹豫一下,提议道:“本来是嫂子照顾你们的,结果凡事都要你们照顾。嫂子没有你有本事,但是也想

    出点力。”“嫂子,真的不用。子润就要来了,你不打听一下京城的私塾吗?到时候她来了可以直接入学。”裴玉雯知道小林氏很想念裴子润,前几天还因此大病了一场。毕竟这些年她从来没有离开过裴子润,这次分

    开真是苦了她了。

    裴玉雯向来有主见。她决定好的事情,其他人都改变不了她的主意。第二日一早,她就前往风华城。

    当裴家其他人起床的时候,只看见裴玉雯留下的字条。上面写着她已经离开,让姐妹两人好好看着店铺。

    郊外,裴玉雯从马背上下来,取下准备好的水袋喝着水。当最后一口水喝完之后,她拉着马儿在附近找水源。没过多久,果然让她找到了水源。只不过……水里躺着一个人。

    裴玉雯瞧了瞧四周,没有瞧见其他人。而水里的那人也不知道死没有,满池子的水被鲜血染红。

    她犹豫了一下,终究还是走了过去。将水里的人拖出来,扳正他的身体,看向他的脸。

    一张面无全非的脸出现在她的面前。那是一个邋遢的糟老头子。他的腰间挂着酒袋,而身上的衣服又脏又臭。

    是他!那个医好了林俊华的老酒鬼。

    他说他姓舒,然而她觉得他就是天绝老人。也不知道他得罪了什么人,竟把他伤成这幅样子。

    “还有一口气。”裴玉雯探了探他的鼻息。

    虽说还没死,但是离死不远了。她身上带了一些药丸,却没有治这么重伤的药。

    他不是神医吗?那他的身上应该有药吧?只是这身衣服也太邋遢了……

    她只有忍着恶心去翻他的衣服,看看他的身上有没有药丸。

    “呼!”摸出几个瓶子。那些瓶子密封得很好,所以里面的药丸没有被水弄湿。

    她一一闻过药丸的味道,分辨着那些药丸的用处。终于找到疗伤的药丸,强塞了两颗给他,然后等着他醒过来。

    正好她也饿了,就在这里吃着干粮。旁边的马儿吃着草,在她的身边踱着步子。

    眼瞧着过了一个时辰,舒老还没有醒过来的迹象。就在她犹豫着要不要把他送到附近的村里养伤时,他发出一道脆弱的声音,然后缓缓地睁开眼睛。

    “我没死?”沙哑的声音响起。

    裴玉雯看了他一眼:“如果我再晚一刻钟出现,你应该就死了。你没死,好像很失望的样子?”

    “又遇见你这丫头。”舒老吃力地坐起来。他的外伤很重,这么一动弹,伤口再次渗出血液。“看来你真的很想死。”裴玉雯看着他,轻轻地摇头:“如果实在不想活了,再把伤口弄大点,那样想必神仙也治不好了吧!真搞不懂谁会对你下这样的毒手。你瞧着年纪不小了,一条腿迈进了棺材里,就算

    不杀你也活不了几年。”

    “呵呵,是啊!谁会对我一个糟老头子下这样的毒手呢?”舒老摸了摸腰间,那里已经空了。“有酒吗?”裴玉雯嗤了一声,从马背上取下一个水袋,随手扔给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