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二章:动手
    ,精彩无弹窗免费!

    裴玉雯坐在窗前,看着外面的街道发呆。

    她在想,怎么才能摆脱这个人单独行动?

    “你这次来风华城做什么?”裴玉雯回头看向躺在床上的端木墨言。

    见到他大大咧咧的动作,毫无男人的风度而言,眼里闪过不悦。

    虽说她没想过留在房间里过夜,但是他一个大男人恨不得把大床占着的行为还是让她不高兴。怎么像个流氓似的?

    如果端木墨言知道她心中的想法,一定会对她说:本公子就是为了耍流氓才跟上来的。

    端木墨言的目的是不远处的正义城,而不是这个风华城。要不是临时看见她,他也不会出现在这里。听她这样问,他睁开眼睛,看着房梁说道:“不是我来风华城做什么,而是有人逼着我留在这里。外面的那些人走了没有?他们一路跟来,就算我是铁打的身子也经不住他们一次又一次的追杀。这已经是第

    十批刺客了。”

    这句话半真半假。真的是确实有人在追杀他,而且最近几天连续碰见了十几支队伍。假的是外面那些人不是刺客。

    裴玉雯看了外面的情况,淡道:“还没走。你打算一直躲在这里?只怕他们没有这个耐心吧!”

    “我不出去,难道他们还能冲进来?他们是刺客,见不得光,不敢在城里动手。”端木墨言说着,再次闭上眼睛。

    裴玉雯皱了皱眉,沉思片刻:“你要去哪里?我给你掩护,你先离开这里再说。”

    端木墨言坐起来,凌乱的衣服松垮地挂在身上,露出好看的锁骨。那头墨发本来由玉冠束着,现在这样折腾了几下,玉冠松动了,于是干脆披在身上。

    他的容貌菱角分明,现在这样慵懒无骨地靠在那里,像是刚刚醒过来的兽王,高贵又有着危险的气息。

    “虽说你懂得一点三脚猫的功夫,但是对付真正的杀手还差远了。别挑畔他们的手段,小丫头。”

    他深邃地看着她,眼里满是不赞同。他不赞同她的胡闹,认为她这样冒险,简直就是拿自己的安危开玩笑。裴玉雯向来心高气傲。她的武功确实不如真正的杀手,然而对付敌人又不是只有力敌,还可以智取。只要动动脑子,对自己不利的情况也可以反转过来,让自己反败为胜。怎么到他的嘴里她就变得这样无

    用了?

    端木墨言看着她沉思许久。这丫头有事情瞒着他,而且那件事情非常急切,还不能让他知道。要不……将计就计?

    这样想着,端木墨言再次闭上眼睛:“别看了,晚点再看他们有没有走。要是走了的话,我也要急着出门办事。现在你先过来休息一下,先把精神养好。”

    “怎么休息?只有一张床。”裴玉雯睨他一眼,坐在那里没有动弹。

    端木墨言侧过身,似笑非笑:“怕我把你吃了不成?”

    “我怕控制不住自己先把你杀了。”想占他便宜的男人还没有出生。

    端木墨言翻身下床,眨眼间便从房间里消失。没过多久,他再次走了进来,只不过这次抱着棉被进来。

    利落地将棉被铺在地上,再躺了下去。双臂枕在头上,侧眸看她:“这下子放心了?”“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你让我如何放心?要不,这个房间让给你,我再重新找个客栈?”裴玉雯看了看外面的天色。虽然现在已经很晚了,但是她真的不介意在大街上呆一晚上。相比之下,她宁愿呆大街上

    也不想与他呆在一起。

    端木墨言的内心是郁闷的。以前他可以说自己的样子不好看,所以吸引不了她。怎么恢复本来的样子,还是无法得到她的一个正眼?还是说,她跟其他女人一样喜欢长孙子逸那种类型的?

    嗤!长孙子逸那个伪君子有什么好?只有傻女人才会喜欢那种表里不一的。其实端木墨言以前一直在封地,与京城里的长孙子逸没有多少接触。他就觉得那人明明讨厌什么却总是伪装自己,让任何人都猜不透他的心思,实在过于的虚伪。他是直性子,敢爱敢恨,当然看不惯这种

    作风。

    “本公子要是想对你不利,也不会等到现在。再说了,本公子早就有喜欢的人,不会对其他女人乱来的。”

    那个‘喜欢的人’就是她,他才不会在这个时候说出来。

    裴玉雯看向端木墨言。此时他的眼神非常的温柔深情,硬朗的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仿佛陷入了幸福 的回忆中。

    看来他说的是真的。还真有喜欢的人了!

    她暗暗松了口气。

    她走向大床,和衣躺了下来。而这时,躺在地上的男人挥了挥衣袖,房间里的蜡烛顿时熄灭。

    当恢复黑暗的时候,她的身子不由得僵了一下。

    毕竟与他不熟悉,偏偏要共处一室,她不可能完全不防备。不过听见他侧身睡了过去,她也慢慢地闭上了眼睛。

    端木墨言睁开眼睛,借着月光打量着躺在床上的少女。少女的呼吸不稳,显然还没有睡着。他不由得失笑,还真是防备心重的丫头。

    还记得以前认识她的时候,她对‘童亦辰’可没有这么深的防备心。如果当时他没有表露自己的情感,就不会发生后面那些事情。而她对他的拒绝正是让两人的关系越来越远的开始。

    半夜时分,裴玉雯睁开眼睛,她悄悄地下了床,站在窗前看向外面。

    那些人已经走了!那她是不是也可以行动了?

    回头看向地面的位置,而那里的人已经坐了起来。见他如此,想偷溜的想法又得打消了。

    “外面的人已经走了。”裴玉雯点燃蜡烛。

    “那我们也走吧!”端木墨言整理着衣服,淡淡地说道。

    “我和你不同路,就不和你走了。”裴玉雯想了想,用隔壁的舒老做挡箭牌。“我认识的一个人受了重伤,我得留下来照顾他。”

    端木墨言整理衣服的动作停下来,抬眸看向她,半晌说道:“好,那……我走。”

    当端木墨言真的离开时,裴玉雯总觉得不对劲。然而想想也没有什么奇怪的,毕竟他也是因为有人追杀才迫不得已留在这里。现在刺客撤退了,当然就没该走了。“不对,他说有十几批刺客追杀他,刺客明知道他在这里怎么可能就放过了?糟糕!他有危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