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三章:危险
    ,精彩无弹窗免费!

    裴玉雯马上跟了出去。当她站在寒冷的夜风中时,脑子一下子清醒过来。

    她在做什么?这个人与她没有交情,充其量就是有点合作关系,怎么刚才想到他会面临危险的时候会这样紧张?

    此时已经不见他的人影,如果她还能保持理智的思考,现在就应该回到温暖的被窝里好好地休息。等养精蓄锐了,明日就去那个村庄寻找她要找的人。这样想着,她迈步走向客栈,却……停了下来。

    那人不会有事吧?他是一线阁阁主,也算是有本事的人。一线阁的人遍布天下,保护他的人应该不少。

    裴玉雯看着一片漆黑的街道。寂静无声。夜间的凉风吹在身上,感觉浑身发寒。而心跳声在这个时候特别的清晰。

    “一线阁阁主不能出事。”她给自己找了这样一个理由,然后顺着他离开的方向追了过去。

    在清冷的街道上,只有她一人的身影快速的穿梭而过。

    很快她就闻到了血腥味。顺着那腥味找过去,看见了正在打斗的场面。

    端木墨言被几十个人包围着,激烈的撕杀打破了夜间的寂静。而四周的百姓紧紧关上房门,装作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裴玉雯两手空空,没有武器可以迎战。她只有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一个刺客的身后,一个手刀砍向刺客,从他手里夺走宝剑。有了一把宝剑在手,再出手对付那些刺客就方便多了。这时那些刺客和端木墨言

    都发现了她。

    端木墨言见到她出现,心里有些无奈。这些刺客是真的,不是他派人伪装的。他宁愿这个时候她没有出现,那样至少不会让她有生命危险。就算要出现,也要在他已经安全的情况下。

    本来只是作戏的,没想到假戏真做,这让他心里特别的愧疚。

    端木墨言一边对付那些刺客一边靠近裴玉雯。只要有刺客想要对裴玉雯动手,他都会先一步处理掉。然而出来混总是要还的。就算他武功高强,那也敌不过这么多个对手。更何况这些杀手来自一个特别凶残的组织。只要他们出面,从来就没有失败过。端木墨言是唯一一个经受他们十几次追杀却能安然活

    到现在的人。

    扑哧!一把剑刺进了端木墨言的手臂上。

    裴玉雯听见声音,回头看见端木墨言受伤,而另一个人又朝他的胸口刺过来。她连忙挥剑将那刺客一刀毙命。

    “还好吧?”鲜血喷涌而出,很快就溅出许多鲜血。那一剑刺得很深,要不是避得及时,说不定手筋都要挑断了。

    剩下的几十个刺客紧追不放。裴玉雯知道不能再恋战,否则他们早晚会落在那些刺客的手里。

    她扶住端木墨言:“我们走。”

    两人一边战斗一边退走。眼瞧着局势对他们不利。这时候,一支人马从天而降。

    “属下来迟,请主子责罚。”一个黑衣人跪在端木墨言的面前。

    “先处理外患,回去再罚你。”端木墨言捂着受伤的手臂,锐利地看着那人。

    “主子先离开这里。这里交给属下处理。”那人站起来,带着十几个手下与那些刺客缠斗起来。裴玉雯扶住端木墨言,看了一眼混乱的战局。两方人马都不是普通人,下手招招致命,偏偏僵持不下。端木墨言的人也不差,但是人数只有对方的一半。而对面的刺客又是狠辣的人物,一直处于上风的情

    况。

    “我们走。”端木墨言对裴玉雯说道。

    裴玉雯点头,扶着端木墨言先行离开。那些刺客见他们要走,又想要拦阻他们,然而被端木墨言的人阻止了。

    刚才的客栈已经不能再回去了。现在深更半夜的,端木墨言又受了伤,根本就没有地方能够收留他们。他们找了个破旧的危房,先在里面给端木墨言上了药。端木墨言干的事情都很危险,疗伤药是必需品,每天都随身携带。只要把鲜血清理干净,再给他洒上药粉,然后包扎好就行了。这种事情裴玉雯以前

    也经常做。

    当然,她整天呆在宫里,能够让她包扎的也只有经常进宫的南宫葑。那小子总是与几个皇子比武,然后各种受伤。

    “好了。”裴玉雯将带血的布条清理掉。

    端木墨言面色发白,靠在那里闭眼休息。

    他再强也是一个平凡人,流血过多会死,受伤了会累。不过,只要她陪在身边,他的心就是暖的。

    “怎么又来了?不是想让我走吗?”

    他没有睁开眼睛,一直闭着给她说话。

    见他那幅样子,她知道他受伤的地方很疼。毕竟刚才上的药只是普通的疗伤药,又没有止疼的效果。

    对于她的话,她也是如实回答:“我还需要你帮忙,怎么能看着你死?”

    端木墨言淡笑一声,用只有自己能听见的声音自言自语:“早该猜到的。我还在奢望什么呢?”

    “你在说什么?”裴玉雯听他嘀咕一句,却没有听清内容。

    “我在说,要不是有姑娘来相助,说不定我已经死了。”算了,还是慢慢来吧!上次就把她吓着了。现在换个身份,他不能再急于求成,只有慢慢地收服她的心。

    现在他连她的信任都没有得到。再谈其他的都是空的。要是逼得太紧,把她吓着了,连她的身都近不了。

    “你帮了我那么多,我自然不会眼睁睁地看着你死。”裴玉雯看了看四周,对他说道:“我找些柴火过来,你在这里等着。这里比较僻静,想必他们找不过来。”

    “麻烦你了。”端木墨言调养内伤。

    那一夜,两人将就着窝在破屋子里直到天亮。端木墨言的人没有找过来,看来已经凶多吉少。裴玉雯看了端木墨言几眼,见他神情如常。端木墨言察觉她的视线,淡笑:“傻丫头,自从他们踏入这行就知道会面临什么。如果不是我,他们还在乞讨,或者被贪官压迫得落草为寇。你为他们的生死可惜,可知道他们以前生不如死?现在他们不在了,我会好好安顿他们的家人。他们在世间不会再有遗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