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四章:理解
    ,精彩无弹窗免费!

    裴玉雯不是扭捏的人。裴家在战场上死了多少人,只怕连裴家自己都数不清。要不是那些牺牲掉的英魂,裴家不会有那样辉煌的历史。自古以来,想要爬得更高,就必须有更多的尸骨做垫脚石。这是大家

    自愿的,称不上残忍。

    端木墨言看着面无表情的裴玉雯,心里浮现怪异的感觉。

    一个农女在谈论生死的时候会这样冷静吗?仿佛她早就看惯了生死似的。这丫头到底有多少秘密?

    “你好了吗?如果没有大碍,我就送你回京城。”

    只要回京城,他应该就安全了。至于她的事情,可以把他送回去再过来办。虽然时间会变得更紧张了,但是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一线阁阁主对她来说同样重要,她不能任由他在外面冒险。

    “我不回京城。”端木墨言垂眸。“你要是有什么事情要处理,可以先去忙你的。我在这里等你。”

    裴玉雯疑惑地看着端木墨言。

    “为什么等我?”

    “你不放心我,我又怎么能放心你?不管你是谁,你现在要调查裴家之死,对我来说我们是合作的关系。”

    端木墨言见他们一起经历了生死还是没有让她放松戒心,心里有些无力。然而,在这种情况下也只有退让了。

    坏丫头!

    裴玉雯看他伤成这样,担心他又遇见那些刺客。然而她不可能带他前去,毕竟那对她来说特别重要。

    对了,舒老。

    “你在这里等我一会儿。”裴玉雯转身走出破房子。

    端木墨言从怀里掏出一个信号烟火弹,走到门外去点燃了它。

    没过多久,两个黑衣人先后出现在破房子里。他们见到端木墨言,同时跪下来请罪。

    “属下没有保护好主子,请主子责罚。”

    端木墨言不想浪费时间,对他们说道:“昨日的情况如何?”

    “主子交代过,我们要注意你发出来的信号再行事,要是你没有发出信号,我们就不用出现。昨日虽说是一场大战,但是对方见主子已经离开便没有恋战,我们的人也算是保全下来了。”“嗯,那便好。接下来你们照样暗中保护,不用出面。另外,等会儿我会和她分开。你们远远跟着她,不要让她发现了。我也不要你们打探什么,只是确定她要安全。为了不让她察觉,你们也不用跟得太紧

    。”

    “是。”

    “下去吧!”

    “主子,这是上好的疗伤药。你昨天受了伤,身上的药怕是已经用完了。”

    “嗯,有心了。”端木墨言接过来。

    当裴玉雯回到破房子里的时候,端木墨言还是保持着那个姿势没有变化。她拉着已经没有大碍的舒老进来。

    舒老见到坐在那里的人,眉头挑了挑:“丫头,你昨天把我扔在客栈里就是为了和这小子共度良宵?”

    裴玉雯被他的形容弄得无语。她淡道:“你没瞧见他受伤了吗?你是大夫,还不帮他看看?”

    “他是外伤,只要包扎好了就没事了。瞧他手臂的样子,包扎得还不错,哪里用得了本神医出手?”

    舒老这样说着,眼神却一直盯着端木墨言。想当初他会出现在裴家就是因为这小子,可见这小子对她有多么用心了。现在瞧两人孤男寡女共处一室,看来也不是襄王有心神女无梦。

    “那你在这里照顾他。我有事需要离开几个时辰。等我忙完就会回来找他……找你们的。”

    舒老扬起古怪的笑容:“我说丫头,你们俩个……什么关系啊?这男人来历不明,你就真的放心留着他?”

    端木墨言睨了舒老一眼。他来路不明?这老家伙比谁都清楚他的来历,还敢说这种话挑拨离间。哼!以后再收拾他。

    “这位公子是好人,你不用担心他。”裴玉雯留下这句话,忙着出门了。

    破房子里剩下一个糟老头子和一个重伤的男人。两个同性的人当然相看生厌。

    “我说小子,你这手段不错啊!从乡下追到京城,从乡野村夫到京城贵公子,身份变来变去的,连脸也变来变去的。那丫头没有被你吓死?”

    舒老在端木墨言的对面坐下来。“她还不知道我就是童亦辰,望神医给我保密。”端木墨言见对方一幅邪恶的样子,再补充了一句:“听说太后还在找天绝老人。如果我给她说,我亲眼看见天绝老人自毁容貌,现在变成了一个又老又丑的老

    头,不知道……”

    “行了!老夫不会把你的事情说出去。你当老夫愿意管你的那点屁事?”舒老及时打断了他的话,再小心翼翼地看着门口,就怕这样的话传了出去。

    “我相信神医是个一言九鼎的人。我不是想要瞒着她,而是现在不是交代的时候。”

    本来就对他充满了戒备,要是再把自己变换身份的事情说出来,只怕会逃得更远。

    一想到对那女子的无力,他就觉得这些年的挫折都在这上面了。

    此时,裴玉雯已经骑马赶往那个小山村。

    她戴着惟帽,遮住了自己的面容。手里还拿着那把宝剑。虽说宝剑差了点,但是现在也只有这个自保的兵器。

    “这位大娘,孟家二爷在何处?”抵达村庄,拉着一个大娘询问自己要找的人。

    那大娘看她一眼,眼里全是警惕:“你是何人?”

    “我是他故人的女儿,这次找他有事。”裴玉雯取下惟帽,露出自己清雅的面容。

    那大娘见小姑娘长得清秀可人,而且也不像是坏人,便放下心来。

    他指着对面的大树,说道:“诺,就是那颗梧桐树后面的人家。孟家二郎以前是当兵的,回来后就老老实实种地。姑娘勿怪,我们也是担心他在外面有仇家。”

    “大娘放心,就算有仇家,也不可能派一个人过来啊!”裴玉雯朝那大娘挥了挥手,骑马朝梧桐树赶去。

    那大娘轻轻地叹道:“不是仇家,那便是……麻烦了。孟家的平静日子到头了。”

    “又在这里胡说什么?”从房间里走出一个老头,他吸着土烟说道:“咱们整个村庄都是裴家的旧人。裴家灭得冤枉,我们所有人都想查出幕后的凶手。你这个老婆子可不要拖我们的后腿。”“知道了知道了。你也不想想,我们原本有五个儿子,现在只剩下那一个。连最后一个你也舍得交出去。”老大娘抹了一把眼泪,愤愤地钻进房间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