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五章:出山
    ,精彩无弹窗免费!

    裴玉雯站在梧桐树下,打量着面前这个破旧的茅草屋。

    这里真是黑面军首领的住处?

    既然是黑面军首领,必然有过人之处。那不至于混得这样凄惨吧?

    她有些犹豫,怀疑是不是找错地方了。或者说,那是五年前留下的地址,说不定那人早就搬走了。

    “姑娘找谁?”一个瞎眼老妇人出现在她的身后。

    裴玉雯见到老妇人,在她的面前挥了挥手掌,确定她的眼睛瞧不见,便问道:“老人家,你怎么知道我是女子?”

    就算是女子,也不一定是姑娘。此人眼睛看不见,却能分辨她的身份。真是奇怪。“呵!”老妇人的手里提着篮子,篮子里装满了野菜。她穿着打满补丁的衣服,不过衣服洗得很干净,就像当初的李氏那样。她满头白发,脸上更是皱纹密布,却很慈祥。“老天爷是公平的,他收走了老婆子

    的眼睛,必然会留下什么东西让老婆子活下去。我从你的呼吸,以及你走路的声音便能知道你的年纪和性别。”

    裴玉雯刚才徘徊不定,在这里踱着步子。那步伐虽轻,但是对瞎眼老妇人来说格外的清晰。

    “老人家,你是这里的主人吗?我想找孟家二郎,不知道是不是在这里?”

    老妇人听见裴玉雯的话,脸上的笑容敛了下来。她用那双空洞的眼睛‘看’向她:“你找他何事?”

    裴玉雯不确定老妇人的身份,当然不能如实说出来。再说了,就算此人是孟家二郎的亲人,她也不能对她说实话。

    “我是他的故友之女,这次找他是有点事情。如果找错了地方,我马上离开就是,不会叨拢老人家。”

    老妇人抿嘴说道:“你没有找错,这里确实是他的家。他现在在田里做活儿,你要是急的话,我马上去叫他回来。要是不忙的话,就先进去喝杯水。瞧这时辰他也快回来做午饭了。”

    “我不急,那就叨扰了。”裴玉雯跟着老妇人走进去。

    老妇人没有拐杖,像个正常人似的走进篱笆院里。她跟着她进门后,她又给她倒来清水。

    “家里没有好茶,只有委屈姑娘了。”

    “老人家不用这样客气。是我打扰了你们。”

    房子虽破,里面的家具却没有缺少。她坐着的椅子是新做的,瞧着颜色很新。

    老妇人把野菜提到厨房里去。裴玉雯坐在那里,询问厨房里的老妇人:“家里有几个人?”

    房子很小,容不下很多人。这位老妇人应该是孟二郎的娘亲吧!要是只有他们母女相依为命,那她的计划……

    她不能因为自己就分开人家母子。更何况老妇人年纪大了,又是个瞎眼老妇人。她不能那么自私地只顾自己。

    “如今家里就只剩下我们母子两人了。”老妇人走出来,摸着旁边的针线篮子,翻出上面的破衣服开始缝补。

    一个瞎眼老妇人却要做缝补的活儿,想必平时做得多了,所以摸索出来了。

    “我来吧!”裴玉雯听了老妇人的话,心里更加纠结了。她想马上离开,就当自己没有来过,又不甘心。

    “多谢姑娘。”老妇人没有拒绝,把篮子递给了她。

    “大娘不好奇我的来意吗?”裴玉雯忍不住问她。

    她想知道她的反应。要是她很排斥,她就决定放弃。“呵!你不是说你是故人之女吗?既然是故人之女,想必是来看他的。”老妇人微笑。“那孩子在家里呆了很多年了。老虎养在笼子里,早晚也会变成一条虫。老婆子知道自己生的娃,那绝对不是一条软趴趴

    的虫,而是一头猛虎。”

    “猛虎应该去深山里撕杀,而不是在笼子里等着吃素。你要是有什么事情要交给他去办,尽可交给他。我生的娃我知道,那绝对是信得过的。老婆子别的不能保证,至少能够保证他的忠心。”

    “大娘……”裴玉雯打断了她的话,闭上了眼眸,控制住心里的涩意。“你呢?你怎么办?”

    “我啊!我年纪大了,活不了几天了。”老妇人轻轻地笑道:“我病了多年,一直靠药支撑着。身子早就垮了。”

    两人在聊天的时候,一个中年汉子提着锄头走进来。那人看见裴玉雯,眼里闪出厉光。

    裴玉雯察觉到了尖锐的视线,抬头看向那个汉子。

    他的身高与端木墨言差不多,只不过比他还要粗犷些,长得倒是一幅忠厚平凡的相貌。最特别的是那双眼睛,炯炯有神,一看就是沾过血的。

    他浑身污渍,腿上还有大量的泥土。头发粘在一起,也不知道多久没有洗过了。

    这幅平凡的农家汉子形象倒是让她觉得亲切。同时她也有些无奈,这还真是土生土长的农家汉子啊!

    “二郎回来了。”老妇人朝门口的方向笑道:“这位姑娘是找你的。你们好好谈谈。”

    说着,她蹒跚地走了出去。

    裴玉雯见那老妇人的动作,有些担心她会不会摔倒。反倒是那个中年汉子神情淡淡,完全没有担心的样子。

    “你应该猜到我的来意。”裴玉雯从衣袖里取出一个面具,以及一块令牌。“我需要黑面军出世。”

    中年汉子跪在地上,朝裴玉雯跪拜:“见过主人。”

    “你……你不问问我是谁,为何会有这个东西吗?”裴玉雯挑眉,疑惑地问道。

    “当初将军说过,谁手里有黑面军面具和令牌,谁就是我们的新主人。姑娘眼神端正,绝对不是大恶之人。”这也是中年汉子直接认主的原因。一旦发现来者是仇人或者想要利用他们的人,他绝对会出面击杀。就算杀不死对方,也不会让黑面军落在对方手里。要知道他只认黑面军面具和令牌,而他的那些部下却

    只有他知道在哪里联络。“我也姓裴。你别问我为何知道裴家的事情,我不能告诉你。你只需要知道一点,我要调查裴家灭族的真相。就凭这一点,我们应该是达成共识的。”裴玉雯淡道:“只是,你娘怎么办?她年纪大了,眼睛又看不见,我不忍心让她一个人孤零零地呆在这里。要不把她接走吧!我会派人妥善地照顾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