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六章:安顿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中年汉子感激裴玉雯的用心。只有裴家的人才会对他们这些手下照顾周到。在这一点,他毫不怀疑此女是裴将军安排的。跟着裴将军多年,他深受将军的照顾,知道将军对手下向来像是对自己的亲人般。

    此女的作风与他极其的相似。

    “主子放心,整个孟家村都是将军的人。我们离开了,留下的家眷会互相帮衬。这是我们当初约定好的。”

    裴玉雯想到刚才看见的大娘,以及经过孟家村的时候看见的那些老实憨厚的庄户人家,眼里闪过诧异的神色。

    那些人与普通的庄稼人没有区别,却是裴家的心腹吗?中年汉子显然明白裴玉雯的想法。他说道:“当初将军把我们发还原地,就是让我们真正的融入普通人的生活。他说,如果有一天有人找我们,我们便重新出山。如果没有人找我们,我们就隐姓埋名,只做

    个普通人。”

    “那你们呢?你们是不是更愿意做个普通人?”裴玉雯看着中年汉子,眼里有动容。“我们更想知道将军的死因。这个仇就像一团火焰,无时无刻不燃烧着我们的心神。只要这件事情不查出来,我们的心就无法安宁。我们都是将军救下的人。要不是将军,我们早就死了,也不会活到今日。

    将军是我们的恩人。”“好,有你们这些话,我就放心了。我给你几天时间,你先安顿好你的家人。至于你的部下,他们愿意跟着就跟着,要是不愿意的话也不要勉强。我确实需要你们的帮助,却不想你们抛弃了自己的家人跟着

    我。”

    她失去了自己的家人,明白远离家人的痛苦。这样的痛苦她一个人承受就够了,何必让别人跟着承受?

    “是。”中年汉子应了下来。

    “你叫什么名字?孟二郎就是你的名字吗?应该不是吧!是不是有大名?”裴玉雯微笑地看着他。

    “属下叫孟军。”中年汉子,也就是孟军不好意思地说道:“为了不被别人利用,当初是将军说找我的人会说找孟二郎,不会说出我的真实姓名。这也算是一个暗号,免得被有人心利用。”

    “我能拿出令牌和面具,自然就看见了留下的信函。信函里面有你的地址,以及你的称呼。这样不可能再出错。”

    与孟军约好了相见的日期,她便骑着马离开了村庄。至于黑面军的其他成员,那就交给孟军去召集吧!

    赶到风华城的时候,天快要黑了。她找到破房子,而里面的两个男人正在烤肉。最可笑的是除了他们两个人,还有几十个乞丐围在那里。那些乞丐看着端木墨言烤肉,一个个口水都流下来了。

    她站在门口,一双眸子悠悠地看着他们:“这是玩的哪一出?”

    端木墨言见她回来,指了指旁边的空位:“快烤好了。先坐儿吧!”

    裴玉雯皱眉。

    这里全是男人,只有她一个女人,他确定让她坐在这里吃烤肉?

    虽说她并不歧视乞丐,但是见他们浑身脏污的样子,她实在没有办法在这种环境下大快朵颐。。

    “你们吃吧!我不饿。”

    这么多人虎视眈眈地盯着,就算饿着也没有胃口。

    端木墨言瞧她一眼,看向那些乞丐。

    那些乞丐只觉有一把刀子在脖子间划过,顿时感觉到了危险。

    “我们该去要饭了。今天王大善人施粥,咱们赶快去。”一个乞丐站起来,拿着自己的破碗跑了出去。

    其他乞丐见状,也一窝蜂似的跑出去。

    破房子里马上就静下来了。

    “哈……没有人跟老夫抢肉了。”舒老抓住端木墨言手里的木棍,想要把插在木棍上的烤鸡抢过来。

    端木墨言紧紧地抓住它,不让舒老抢走。两人在那里进行拉锯战,最后还是舒老抢不过,只有放开了他。

    舒老气得吹胡子瞪眼睛:“当初要不是你把老夫弄到……”

    话没有说完,一个大大的鸡腿塞到他的嘴里,将他没有说完的话堵了回去。

    舒老挑了挑眉,得意地吃着鸡腿:“算你识相。”

    端木墨言看向舒老,眼里满是警告。

    舒老得了吃的,自然不会和他计较。他从端木墨言的手里抢过烤鸡,大口地吃着:“可惜没有酒了啊!”

    端木墨言没有理会他,拿起旁边几个涂抹好调味料的鸡放在火上烤着。

    “瞧你们的样子应该没有什么大碍了,要不我们回京吧!”裴玉雯提议。

    “我在这里还有一点儿事情。如果你不急的话,先在这里等我两天。”这次是端木墨言想要离开了。

    裴玉雯不想在这里空等。她和端木墨言又不同路,没有必要一起回去吧?她可能自己回去。

    “我担心那些刺客还会跟上来。那天他们看见了你。要是想对你下手,你应付得了吗?”

    端木墨言说出自己担心的事情。

    裴玉雯抿嘴不语。

    她当然应付不了。要是连专业的杀手都应付得了了,那她在江湖中也能有一席之地了。

    “所以,你跟我一起回去。要不然我不放心。”端木墨言温柔地看着她。

    此时的裴玉雯正在想事情,没有看见端木墨言的眼神。她最终还是同意在这里等他两天。

    舒老看着那对男女,不高兴地哼了几声。

    年轻就是好啊!满屋子都是桃花香,真是令人羡慕。

    当年,他这么年轻的时候也有过喜欢的人。可是那个女人心比天高,最终还是舍弃了他。就这么一场感情,便蹉跎了他一生。要是再给他机会的话,只怕会选择另外的路。

    裴玉雯和舒老不可能呆在这个破房子里,这样更不安全。他们还是回到那天的客栈,找了两个房间住下。

    端木墨言骑马离开。在他离开的两天时间里,裴玉雯也没有闲着,而是在街上闲逛。当然,在闲逛的时候她也有留意四周的动劲,确定没有人跟着她,这才敢如此招摇。

    “我们又见面了。”一道挺拔的身影出现在她的面前。面前的男子就像一朵行走的桃花,走到哪里都引人痴迷留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