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一章:决定
    ,精彩无弹窗免费!

    裴玉灵拉住裴玉雯的手臂,急燥地说出裴烨要去边境的事情。她叽叽喳喳地说了半天,无非就是他们担心裴烨,不想他去边境。裴玉茵没有说话,但是那满是忧愁的神情也是这样表示的。

    “小叔要去边境,而我们留在这里也帮不了他什么。不如我们回去吧?子润生病了,也不知道好没有。祖母年纪大了,娘的身体也不好。我实在不放心把他们留在那么远的地方。”小林氏抹着泪,哽咽道。

    “嫂子,你别哭啊!我们没说不回去啊!小弟要去边境,我们留在这里有什么意义?当然要回去找奶奶和娘啊!”裴玉灵连忙好声地安慰着。“大姐,你快说句话。你说我们是不是要回去?”

    裴玉雯昨晚已经想到这个可能。毕竟李氏和林氏已经得到她的认可,她把他们当作真正的亲人般照顾着。如今裴子润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裴家众人怎么可能不担心?只是,她也放不下京城的事情啊!

    她为了早些来京城,不惜把裴烨弄来考状元。一切按照她的计划进行,结果还是什么也没有查到。

    放弃吗?不!怎么能放弃呢!死的也是她在乎的亲人啊!还是说,她现在还不够资格查出那隐藏的凶手?

    一线阁是个极大的势力,可是最近却什么也查不到。不是他们无能,而是对手太强大。

    也就是说,她的仇人非常的利害。如果此时她死捏着这颗棋不放,非要把这盘棋下完,最终也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黑面军马上就要面世。她还有孟军这个得力助手。等孟军到了,她先让他派几个高手隐藏在裴烨和南宫葑的身边,先保护他们的安危。然后再用黑面军剩下的势力在暗处扩展起来。

    现在的她还不够资格碰触更深的东西,那就先把势力培养出来吧!至少也要培养一个不输一线阁的势力出来。虽然一线阁的阁主会帮她,但是她不喜欢把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她要亲自查出此案。

    原来,从一开始她就走错了棋。不过没有关系,从现在开始,她重新布局。第一步,以退为进……先退离京城。当她踏入京城时,她就变成了别人的目标。她的一举一动都在别人的注视之下。说不定早就打草惊蛇了,而她却一无所知,还在那些沾沾自喜。过于的相信自己,过于的忽略了敌人的凶残,这是她犯过的

    最大的错误。

    先退出京城,以另一个角度观察朝堂的变化,总有一天会找到凶手的。

    “姐,你在想什么?想得这么入迷。”裴玉灵拿着手掌在裴玉雯的面前晃了几下。裴玉雯回过神来,淡淡一笑:“我在想,我们要是回老家了,华大人怎么办?他把房子买在咱们家隔壁,对你算是用心了。如今小弟去了边境,也不知何时才能回来。而我们也不知何时才能来京城。要是他

    等不及娶了别人……”

    “他爱娶就娶,与我有什么关系?我总不能上赶着让他娶吧?”裴玉灵气呼呼地说道。

    “小姐,我们……要回去了吗?”李巧月端着茶壶,正要去厨房烧水。听了他们的话,她皱起了眉头。

    她才不想回去呢!不行不行,那个人交给她的任务还没有完成,怎么能这样走了?

    “有问题吗?你要是不想回去,大可以别回去了。”裴玉灵冷冷地说道。

    “没有。我是小姐的婢女,怎么会不想回去?我当然是跟着小姐。”李巧月一脸紧张的解释。

    裴玉雯用狐疑的眼神看着李巧月。这女人到底想做什么?最近一定得把她看牢了。

    “裴信,你去一趟谭家,找到谭公子,让他过来一趟。”裴玉雯吩咐院子里的护院。

    “姐姐,找谭公子做什么?他因为消息错误十分自责,昨日看着很难过的样子。你别怪他了。”裴玉茵连忙说道。“我是这种不识好歹的人吗?咱们京城的店刚开,现在要回去了,难道就这样关了?我是想把店交给他管理,以后只管从他手里分钱就是了。至于那些糕点,我把方子写给他,以他的人脉,还怕找不到几个

    巧手吗?”

    “原来姐姐是想安排店铺的事情。”裴玉茵松了一口气。

    裴玉雯决定要回老家。小林氏马上开始收拾行李。这个院子挺好的,以后裴烨回来还要使用,他们打算交给华倾书一起打理。华倾书只需要吩咐手下的人定时过来打扫一下就行了。

    裴玉雯考虑得最多的是裴烨要上战场的事情。她给他准备了许多东西,其中包括四季的衣服以及疗伤圣药。

    “你真的要回老家?”谭弈之站在门口,看着在门口忙碌的裴玉雯。“如果是因为你奶奶他们的事情,我可以亲自跑一趟,带上最好的大夫做好充足的准备,这样就可以把他们带来了。”

    “子润太小了。奶奶的年纪也大了。我们还是先回去一趟吧!等他们的身体调养得差不多再过来。”主要是裴烨去了战场,李氏要是听见这个消息怕是会受刺激,他们这些至亲的亲人必须守在旁边开导,可不能马虎。再者她想得很明白,现在的自己还报不了仇。别说报仇,连仇人是谁都找不到。还不如

    远离京城,再暗中查探。

    她的仇人怎么也不会想到在远离京城的某个地方会有这么一股可怕的势力在调查他。假以时日,总会露出马脚的。

    “那你们什么时候过来?你们一走,以后再没有人陪我喝酒,我多寂静啊!”谭弈之哀怨地看着她。“如果我没有记错,谭大公子最近要订亲了吧?我刚才听二妹提了一句,说是两家连成亲的时间都谈好了。”裴玉雯似笑非笑地看着谭弈之。“马上就是要成家的人了,以后有媳妇陪着你,一定不会孤单的。

    ”提起这门亲事,谭弈之的脸上一片阴沉之色。他冷冷地笑道:“想嫁给本公子,那也要看她有没有这个福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