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五章:讲出
    ,精彩无弹窗免费!

    裴玉灵拉住裴玉雯的手臂。只有感觉到裴玉雯的存在才能让她感觉到安全,受惊的心也平复下来。

    她刚醒来,脑子还不灵活。现在平复下来,紊乱的思绪也理清了。“是月儿。”裴玉灵气愤地说道:“月儿把我们引去胭脂阁,还见到了那里的东家蔡雄。我和小妹想走,月儿帮着蔡雄拉住了他们,还想对我们……我想跑出来叫人,却被他们打昏了。等我再醒过来的时候是

    在马车上。我为了逃命,趁他们不注意的时候跳下马车。正好那时候人多,又处于闹市之中,他们不敢耽搁,便把我扔在那里只顾着逃走。”

    “姐,快去救小妹……”她刚醒过来,还不知道裴玉茵已经被救回来。裴玉雯把救回裴玉茵的事情告诉了她,让她不要担心。想到她经历的事情,她皱眉:“京城乃是天子脚下,法纪竟这样混乱。那蔡雄不过户部侍郎的儿子,只因姐姐是皇子妃便可以无法无天,连百姓们见了

    也装作没看见。”“那户部本来就是三皇子的党羽。六部之中,户部和工部都属于三皇子一党。礼部和刑部是太子党。只有兵部不属于任何皇子党派,独善其身。不过现在的兵部早没有当日的辉煌。他们越是不表态,几位皇

    子便让他们步步艰难。”

    “我现在不想听朝中的那些事情。谢谢你今天能来,这里已经不关你的事,请你离开。”裴玉雯对端木墨言说道。

    端木墨言气得够呛。他是她招之即来挥之即去的手下吗?罢了!她心情不好,此时积了一肚子火气,就不烦她了。

    “放心,我会帮你处理好的。你只管帮几个妹妹调理好身体。至于你要离京的事情,到时候我派人保护你们回去。”端木墨言知道她会拒绝,不等她回答便离开这里。他的步伐匆匆,瞧着有些狼狈。华倾书疑惑地看着端木墨言的身影消失。他总觉得在哪里见过这个身影。然而这张脸却没有见过。毕竟长得这样优秀的人,除了长孙子逸之外,整个天下难找第二人。如果以前就见过他的话,肯定会有印

    象的。现在完全没印象。

    “姐,他是谁呀?”瞧着那人看着姐姐的眼神有些奇怪,不会是姐姐的爱慕者吧?那童大哥怎么办?

    不对,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

    裴玉灵垂着头:“姐,我又给你惹祸了。那个李巧月真是过份。我们对她这样好,她竟这样害我们。”“我会收拾她的。你只管养伤。我们过几天还要赶路。你要是不调理好,身子受不住长途跋涉。”裴玉雯看了一眼旁边的华倾书,眉头皱起来。“要不……你先不回去了,就留下来慢慢调理吧!毕竟你流了那

    么多血,脑袋上一个大洞。刚才华大人把你抱回来的时候,不仅我们吓着了,他更是双手直抖,显然吓是不轻。”

    裴玉灵看了一眼华倾书。她红着脸,垂着眸子不知道在想什么。裴玉雯低下头,在裴玉灵的耳边说道:“错过就是错过,这次离开不知道我们什么时候才会回来。你真的舍得放弃这么好的人选?如果在临走之前你还不能给他答复,以华大人的年纪,只怕你回来的时候就

    能看见他妻儿在侧的场景。再说了,他这么孝顺。他娘马上就来了。大多数老人家巴不得早点抱孙子。只要他老人家一提,华大人还能不应允?”

    裴玉灵一想到那个画面,不知为何竟觉得害怕。她抬起头,死死地看着华倾书。

    华倾书被她的眼神吓了一跳。平时裴玉灵都躲着他的眼神,这时候怎么敢看他了?而且这眼神像狼似的。

    “我去看看小妹。”裴玉雯拉着小林氏走出去。小林氏把门合起来。待看不见里面的情况,她压低声音说道:“要是华大人真的急于成亲,哪里等得了二妹回来?就不该让他们挑明。等二妹再进京的时候,华大人的初心不变,二妹自然感动。如果他变了

    ,岂不是让她伤心?”

    “嫂子,世间的很多美好的东西都不会在原地等着你。不想付出就想得到真心,世间没有这么美好的事情。”

    裴玉雯看着夜色森森。

    “一直以来都是大人付出,二妹像长不大的孩子一样享受他的宠爱。男人也是人,他也会累的。”

    “呵!你说她,那你呢?童亦辰也是个不错的小伙子,你还不是没有回应他。可怜他感情失意,不知道现在在什么地方借酒浇愁呢!”第二日,户部侍郎家的纨绔公子被新收的小妾灭了人根变成了太监的消息不径而走。那个新收的小妾被那气疯的蔡夫人关进了密牢,对她进行了一系列惨无人道的私刑。据说最后被送到了青楼,做起了迎

    来送往的生意。

    裴玉雯听见这个消息,心里的气消了一半。没了李巧月那个碍眼的,空气都清新了不少。

    “你们在做什么?”裴玉雯看见跪在那里的裴信和裴勇,不解地问道。

    “主子让我们盯着李巧月,我们被她用计引开了,害得两位姑娘伤成这样。是我们办事不利。”

    “起来吧!那人小心眼多,你们不是她的对手。”裴玉雯淡道:“如果你们实在愧疚,就出去给我买最好的土鸡。我要给他们熬土鸡汤补补身子。”

    “是。”裴信和裴勇面面相觑,只得接受裴玉雯这样的‘惩罚’。

    裴玉雯在院子里练着拳法。每日她都会练习一会儿,不仅是强身健体,也是不想让自己生疏。然而她看见了什么?

    “华大人,你怎么从我二妹的房间里走出来?”华倾书面红耳赤,焦急地解释:“姑娘不要误会。我与灵儿姑娘没有什么。是因为昨天我担心灵儿姑娘的伤口会疼,就留下来多陪了一会儿。结果我不争气,竟趴在那里睡着了。灵儿姑娘身子虚也睡沉了。

    然后……就变成这样。”裴玉雯当然知道现在的裴玉灵伤得很重,就算让他们呆在一个房间里也做不了什么。她就是故意逗华倾书而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