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九章:中毒
    ,精彩无弹窗免费!

    听完了林氏的描述,房间里一片沉寂。裴玉雯看着面色苍白,瘦了一大圈的裴子润,安抚地笑了一下:“原来只是个小毛病。子润好好地调理。等你好了,姑姑把京城里发生的事情告诉你。我还给你带了礼

    物,等会儿带过来。”

    裴子润抬着乖巧的小脸,灿烂地笑着:“好。子润也觉得不是大病。太奶奶和奶奶太紧张啦!”

    “那子润,你先休息,等会儿姑姑再来陪你。”裴玉雯温柔地摸了摸裴子润的小脸。“嗯嗯……”裴子润拉了一下被子,盖住了小嘴。从被子里传出来的声音瓮声瓮气的,听着有些低。“姑姑,你快去休息,然后把京城好玩的事情讲给我听。还有小叔叔当了武状元的事情,你也要告诉我。我

    好想知道是怎么回事。”

    裴玉雯与裴子润说了几句话,又对其他人说道:“大家不要在这里打扰子润休息。他休息好了还要跟我出去玩。”

    “太好了。太奶奶和奶奶已经有一个月不让我下床了。我快不知道外面的天空是什么样子的了。”

    裴子润说完,看见林氏和小林氏都是满脸心疼的样子,连忙出声安慰。

    “其实躺着也很舒服,就是呆久了就好无聊。我这段时间没有去找夫子学习,肯定耽搁了不少学业。”

    小林氏将额头贴在裴子润的额头上。这是母子两人最喜欢玩的游戏。裴子润咯咯地笑着,笑得非常的开心。

    陪着裴子润说了会儿话,大家先后出了房间。他们心照不宣地来到大堂里。

    除了李氏和不在场的裴烨,裴家众人都在房间里坐着。小林氏是亲娘,最关心自己的孩子。见裴玉雯的样子,小林氏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小姑子,你说吧!到底是怎么了?”

    裴玉雯看了一眼林氏:“刚才娘说他们本来都好好的,因为跟着谭家的车队去京城,在中途子润突然就上吐下泄,面色发青,嘴唇发紫。从那些症状来看,应该是中毒的症状。”

    “中毒?谁会对一个孩子下毒?难道我们家得罪了谁吗?”小林氏大惊。“他们刚开始没事,中途才出事,接触得最多的就是谭家的人。”裴玉雯淡淡地说道:“不过这只是我的猜测,具体是怎么回事我要先问问谭弈之。他说会派手下送信鸽过来,到时候用信鸽给他传讯,让他调

    查一下。”“现在最重要的事情不是调查真相,而是给子润解毒。这里的大夫救不了他,那就说明他的病情不是那么容易处理的。我只有想办法查出那位治好表哥伤腿的神医的下落。他的医术高明,除了他我也想不起

    其他的人选。”

    “那位神医早就不知所踪,我们去哪里找他们?”小林氏更是忧心忡忡。

    “我在京城见过他。”裴玉雯说道。

    “京城?等他赶来这里,我们子润还能活着吗?”

    裴玉灵和裴玉茵没有说话,但是也赞同小林氏担心的问题。

    “子润保持这个样子已经几个月。对方没有想过杀他,要不然也不会让他活到现在。他中的毒应该是慢性的。”

    小林氏抹着泪,哽咽地说道:“就算是慢性的,那也是毒药。一想到儿子的身体里有毒素,我就恨不得代替他。”

    裴玉雯理解小林氏的心情,只是这样冲动行事对他的病情不会有任何作用。

    她也着急。然而必须保持冷静的思考。整个家里都是那种冲动行事的,她再冲动,对这个家没有任何好处。裴家姐妹归家的消息很快就传开。于是各个版本的故事也传开了。其中传得最广的是裴烨被罢了官,所以裴家姐妹在京城呆不住了,只有回到老家。至于裴烨,既然是罢官了,肯定是问罪了,指不定在哪

    个大牢里关着呢!

    传出这个消息的人仿佛亲眼看见事情是怎么发生的,描述得栩栩如生。如果不知道情况,还以为是裴家姐妹亲口描述的。等裴家众人知道这个故事的时候,整个裴家村的几乎相信了这个版本的故事。

    毕竟要不是这样,裴家在京城过得好好的,这次回来做什么?瞧他们风尘仆仆的,也没有衣锦还乡的光鲜。

    “姐,你说可气不可气?”在裴家的院子里,裴玉灵把村子里的消息告诉裴玉雯。

    她满身汗水,显然听见这个消息气得不行,匆匆忙忙跑回来的。

    裴玉雯捉住一只信鸽,打开腿上面的字条,眉头皱了起来。

    “这是什么?”裴玉灵看向裴玉雯手里的东西。“子润的解毒方子。那位神医没有找着,不过我一个朋友去宫里找了个御医,把子润的症状告诉了那御医,然后那御医开了一个方子。现在只有先试试效果,要是行的话当然好,要是不行……只有再想办法

    。”

    那个朋友不是别人,就是端木墨言。

    也不知道他从哪里知道这件事情,居然用信鸽把方子传给了她。要知道她写给谭弈之的信还在路上呢!

    “太好了。宫里的御医肯定很利害。既然是御医开的方子,那我现在就去抓药。”

    裴玉灵从裴玉雯的手里抢过方子,也不管刚才生气的事情。

    裴玉雯摇摇头:“真是一个炮仗。”

    “裴勇。”裴玉雯叫住砍柴回来的裴勇。“你给厨房的大娘说说,就说我们家的武状元得到皇上的器重,现在被封为将军,正领着几十万大军在边境打仗。等裴烨归来之时,便是给奶奶请封诰命的时候。”

    裴勇听了裴玉雯的话,知道她这是回应村里的谣言。

    其实刚开始那些谣言还没有这么过份,最近越传越过份了。如果说没人在背后撺掇的话,那也不可能的。

    “是,我马上安排。”

    “顺便查出是谁在背后造谣。”

    裴玉雯喂信鸽吃东西。那信鸽吃饱之后,她便给它绑了新的字条。端木墨言这条线不能断。如果她没有猜错,这个男人应该有更加快捷的情报路线,所以才能这么快得知她的事情。一线阁的本事真是比想象中的还要利害。她可得好好抱住这条大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