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章:解毒
    ,精彩无弹窗免费!

    裴玉灵把药抓回来熬上,第一时间照顾裴子润喝药。全家人守在床边,等着看裴玉雯给裴子润把脉的结果。

    一碗药下肚,刚开始没有任何反应,很快裴子润的表情就变得痛苦起来。

    裴玉灵大惊,抓住裴玉雯的手臂,语气变得紧张:“姐,我亲自盯着药房里的伙计抓的药,每一种都没少。怎么子润的表情还是这样痛苦?莫不是这里的药房偷工减料,给我们用了不好的药材?”

    裴玉雯拍了拍裴玉灵的手,询问裴子润:“子润,哪里不舒服?”

    “我……想去茅房。”裴子润憋得难受,小脸时而苍白时而红润。苍白是因为想拉肚子,红润是因为害羞。

    “先让子润去入厕。这是好事。说明毒素正在排出来。”裴玉雯吩咐裴勇。“小少爷身子虚,你抱他去。”

    “我这么大的人了……”裴子润扭了扭身子,满脸的不情愿。

    “现在不是逞强的时候。你先把身子照顾好,以后想去哪里都随便你。”

    裴玉雯不容质疑的语气让裴子润乖乖的听话。

    裴子润非常清楚大姑姑的情绪变化。每次她露出这样的表情,那就是她不允许别人拒绝的时候。这时候他就识趣,绝对不会做出让大姑姑不高兴的事情。

    “还是你有办法。”裴子润走后,小林氏在旁边哀怨地叹道:“你一句话抵得上我十句。”

    “那是因为你是他的亲娘,不管他做什么你都会容忍他。那孩子聪明着呢,分得清好坏。”

    裴玉雯安慰小林氏。

    “嫂子,我瞧着这药没有问题,子润的身体很快就能恢复过来。你不要担心。”

    小林氏抱着裴玉雯:“雯儿,你哥哥最大的幸运就是有你这样的妹妹。这些日子都是你在撑着嫂子。嫂子和你一比,简直太没用了。嫂子没有别的能谢你的,只有感激你一辈子。”

    “你们说这些话害不害臊?”林氏在旁边嗔道:“一家人说两家话,谁再说这些见外的,我就把谁赶出去。”

    小林氏做惊恐状:“母亲大人息怒,媳妇再也不敢了。”

    扑哧!林氏闷笑起来。她指着小林氏,羞得不行:“从哪里学来的奇言怪语?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是凶婆婆。”

    小林氏得知裴子润的身体正在好转,心情正不错。林氏这样说,她也恢复了平时的古灵精怪。

    “娘才不是凶婆婆,娘对我可好了,连小姑子都在嫉妒。是不是?小姑子。”小林氏拉了拉裴玉雯的衣袖。

    裴玉雯配合地点头:“可不是。娘对嫂子最好,谁能说半句不是,那不是眼瞎就是脑子有病。”

    裴勇抱着裴子润回来。此时的裴子润恢复了红润,刚才的苍白病色消失了。

    裴玉雯再次给他把脉。结果如她所料,裴子润正在恢复当中。也就是说,那个药方是对的。

    李氏一直没有说话就是想确定最后的结果。如今裴玉雯这样说,那张苍老的脸上露出放松的神情。

    “阿弥陀佛,老天爷保佑。幸好子润没事,要不然我永远都无法原谅自己。”这些日子以来,李氏总是自责。要不是他没有照顾好裴子润,也不会让小小的裴子润躺在病床上几个月。她不是担心他影响学业,而是担心他的身体出现问题。要是裴子润真的撑不住,李氏一定会跟着去

    。毕竟裴子润是她的心头肉。

    “子润啊,你小叔去了边境,太奶奶的身边就只有你了。你可不能出事,知道吗?”

    李氏摸着裴子润的脑袋,苍老的眼里露出哀伤的神色。

    “你们以为瞒着我,我就不知道了?全村谣言四起,什么话我没有听过?我就算整天呆在房间里,那些话也能传到耳边来。我年纪大了,没几年好活的。烨小子是个有出息的,为我们裴家光宗耀祖了。”

    “你们知道吗?当喜讯传到裴家村的时候,裴家开了祖祠,咱们家烨小子的功名记在了族谱上,上面明明白白写着裴宏与李氏之孙裴烨在天明十五年中了武状元,在京城任官。”“那一刻,奶奶真的觉得就像是做梦似的。我们裴家一门忠烈,但是大家都是当个小兵,还是第一次有个当官的。烨小子统领着军队,负责多少人的生死。那是天下的大功。奶奶不是糊涂人,知道他在做建

    功立业的好事。奶奶骄傲。大丫头,明日跟奶奶去寺庙上香,咱们给烨小子捐功德。”

    “好。”裴玉雯微笑地看着李氏。

    在这一刻,她觉得面前这个驼背的老人是那么的美丽。或许她不像京城那些贵妇人般雍容华贵,但是她是一个合格的祖母。

    “奶奶,我还有一个消息没有告诉你。”裴玉雯看了一眼裴玉灵。“是你说还是我说?”

    裴玉灵愣了一下,满脸的不解:“说什么?”

    旁边的裴玉茵和小林氏捂嘴低笑。这时候,裴玉灵反应过来。她连忙捂住裴玉雯的嘴:“别说。”

    李氏看着姐妹几人打闹,眼里闪过慈爱的微笑。

    “看来还有什么事情瞒着我。”李氏睨着裴玉灵。“怎么?奶奶年纪大了,使唤不了你是吧?”

    裴玉灵哀怨地看着李氏:“奶奶,不带你这样逼迫人的。”

    “这就是人老的好处。倚老卖老是我的权利。说吧!到底有什么事情值得你们姐妹这样神神叨叨的。”李氏坐在椅子上,身形端正。在这一刻,裴玉雯仿佛看见了初见时的李氏。那是个把什么都扛在身上的老人。她年纪大了,却用自己的身躯挡在子孙的身前,想要为他们遮风挡雨。要不是有她主动站出来

    ,现在她还在苦苦撑着。

    裴玉灵撅着嘴,细声细气地说了一句话。

    李氏瞪着她:“你奶奶年纪大了,耳朵不好使。你这丫头是故意整我的?”其他人乐意看裴玉灵露出这样娇羞的表情。要知道她的性子向来大大咧咧,遇见什么事情总是风风火火无法冷静下来。裴玉雯不止一次指点过她,结果每次都是改正几天,以后又原形毕露。现在裴玉雯已

    经对这扶不上墙的烂泥绝望了。相比之下,慢慢做着改变的裴玉茵倒是个可以雕琢的美玉。

    裴玉灵只顾着害羞,其他人又不愿意帮她。她觉得懊恼,又不得不回答李氏的问题。

    “姐……”裴玉灵跺跺脚。“你明明什么都知道……”

    “你姐知道,我又不知道。怎么了?让你给你奶奶说几句话就那么难啊?看不起我老婆子?嫌弃我老婆子了?”

    裴玉灵一听急了。李氏说这话太严重,她受不起这个罪名。“奶奶,不是这样。我在京城遇见一个人,他在科考之前就承诺要娶我,后来她考上了探花,当了一个文官。他说……等我去京城,然后就娶我。奶奶,其实我没有隐瞒的意思。只是现在八字还没有一撇,

    我也不好到处嚷嚷。”

    李氏一脸惊色:“文探花?还当官了?他愿意娶你?你不是做梦吧?”

    “哈……”小林氏哈哈笑起来。

    林氏也是一脸惊讶,但是不像小林氏笑得这样张狂。她瞪了小林氏一眼,警告道:“笑什么?”

    小林氏拉着林氏的手,在她耳边说明来龙去脉。当得知裴玉灵一次又一次拒绝华倾书,对方也没有改变主意,林氏对这个没有见过面的未来侄女婿有了深深的好感。

    “奶奶……你怎么不相信我?难道你孙女就那么差吗?”

    裴玉灵羞恼地跺跺脚。

    “如果不说话,只看这张脸的话还是能唬人。”李氏一本正经地看着她的小脸点头。“奶奶。”裴玉雯拉着李氏的手。“你再说,她就要找个地方钻进去了。再说了,华大人对二妹一片痴心,说好了要等她回去。你再这样说下去,二妹对自己没有信心,又不愿意嫁给华大人了,那华大人岂不

    是白等她这些日子?”“她敢?这么好的人选,她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女人要知道惜福。老天爷是公平的,不会总是给你一个人赐福气。当老天爷愿意把福气给你的时候,一定要记得抓住。你大姐这样夸他,可见是个好的。你得

    好好珍惜知道吗?”

    裴玉灵红着脸,绞着手帕:“现在还不知道成不成呢!要是我回去的时候他已经另娶了呢?”

    “反正也没有说亲,要是他真的别娶,就当这件事情没有发生过。咱们自家的人总不会到处乱说的。”

    李氏心疼地看着裴玉灵。

    “回来这么久,怎么没见到方鑫?”裴玉茵在旁边问了一句。

    提起这个同母异父的弟弟,裴玉灵微微皱了一下眉头。李氏瞧见了,淡淡扫她一眼:“你好歹也是去京城见识过的人,怎么还是这样小心眼?不过就算你想见也没用,他已经被他爹接走了。方鑫本来就不是咱们家的人。他爹要来找他,我们也没有权利拒绝。正好那段时间子润病得不轻,我们也没有心情照顾其他孩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