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一章:造谣
    ,精彩无弹窗免费!

    裴玉灵眸光沉了沉,抿嘴说道:“他还在城里吗?”其实她已经不像以前那样排斥方鑫。任谁整天听一道脆生生的声音叫着自己姐姐,就算是铁打的心也能软化。她从来不是铁石心肠的人,当然不会无动于衷。只不过她迈不过心里的那道坎,没有表现出心

    里的想法。

    李氏惊讶地看着裴玉灵。那双浑浊的眼眸里闪过欣慰的神色。

    “看来出去一趟你真的长大了。那孩子还在城里。不过我们好久没进城,也不知道他怎么样。再说了,我们的身份尴尬,不方便出面看他。那人是他的亲生父亲,总不会害他吧?”

    小林氏想了想,问了句:“是不是姓方的那个杂货铺老板?我以前见过那人,嗜酒好赌,烂债一大堆。”

    “我们也听说过。可是那是他的孩子,他都找上门来了,我们也无法拒绝呀!”

    林氏听小林氏这样说,向来善良的她有些担忧。她看向李氏,忧心忡忡:“娘,方鑫那孩子不会有事吧?”

    虽说不是裴家的孩子,但是也是他们一手带大的。家里的五条狗与他们相处久了都有感情,更别提那么大个孩子。

    李氏嘴硬心软,也是菩萨心肠的人。她何尝又忍心把好好的孩子交给那样一个棒槌?谁让那人是他的亲爹呢!

    “别担心了。虎毒还不食子呢!”裴玉雯不想影响大家的情绪,好声的安慰。

    “就算我们愿意养着他,那也要人家亲爹愿意。他要是把我们告上衙门,我们也赢不了。这件事情就此作罢,以后大家别提了。就当作没有认识这么一个孩子,也免得在心里挂念。”

    李氏发话,大家纷纷应是。

    又过了几天,裴子润的余毒正在逐惭地排出来。原本只有躺在床上,现在可以下床走动了。裴子润的身体刚恢复,林氏和小林氏就带着他坐马车回林家村。家里的许多事情还没有查清楚,裴玉雯便没有和他们同去。林氏有些失望。自从林俊华与裴玉灵之间的事情发生之后,裴玉雯就不再亲近林

    家,这让她难过。

    “大小姐,已经查清楚了。那些谣言都是于氏传出来的。”

    裴信和裴勇查出村里的那些谣言出自于氏之口。

    “于氏?”裴玉雯快要忘记这么一号人物。“裴薇薇的娘?”

    “是的。裴薇薇现在过得很不好。裴娟做了谭恒的小妾,裴薇薇被赶出门。现在裴薇薇回到娘家,由家里养着。”

    要不是裴信和裴勇查出这件事情,裴玉雯已经快要忘记这么一号人物。毕竟像裴薇薇这样的,她从来就没有放在眼里过。不曾想在她快要彻底地忘却这么一号人的时候,居然又跳出来蹦跶。

    “这些谣言不足为惧,不过那家人却必须受到惩罚,免得他们的嘴太碎,总是让我不高兴。”

    裴玉雯将一颗药丸递给裴信:“想办法下在他们家的水源里。”

    “这是……”裴信紧张地看着裴玉雯。

    裴玉雯淡笑,露出神秘的表情:“天机不可泄漏。”

    李氏正好从外面回来,听见裴玉雯的话,也看见她手里拿着的东西。她什么也没说,提着一篮子蔬菜进了厨房。

    裴玉雯打发了裴信和裴勇,走向厨房。她从李氏的手里接过蔬菜,用清水清洗着。

    “奶奶来吧!你整天这么辛苦,趁这个时间就歇歇。奶奶年纪大了,没有什么用,只有帮点小忙。”

    “奶奶……”裴玉雯握住李氏苍老的手掌,拉着她找个位置坐下来。“让我来吧!你歇着!过几天我又要忙了。”

    李氏看着裴玉雯的背影,眼里闪过自豪的神色。

    多么出色的丫头啊!这么好的姑娘,以后也不知道会便宜哪家的小子?

    “大丫头,二丫头已经有了归宿,你就没有为自己考虑过?”

    裴玉雯一边清洗蔬菜一边回答:“奶奶,缘份这东西不能强求。如果遇见合适的,我会考虑的。”“你这丫头做事情考虑周全,奶奶没有什么好担心的。就是想在有生之年看见你成亲,要是能生个孩子给我抱抱就好了。”李氏说这句话的时候有些感伤。就算家里的条件越来越好,她吃的用的越来越好,

    也受不住岁月这把大刀。

    她的身子骨一日不如一日,对世间也没有什么挂念,就是想看着几个孩子有个不错的归宿。

    几日后,裴玉雯忙着寻找新的店铺。在这个时候,裴家村发生了一件令人恐慌的事情。

    “不行,必须把他们赶出去。咱们村子里一百多号人呢!要是传染给了我们,岂不是大家都得死?”

    裴玉雯从马车里走下来,正好听见一个妇人的声音。

    她抬头一看。只见院子里坐着几个妇人,那几个妇人将李氏围起来,对着她焦急地说着什么话。

    那些妇人见到裴玉雯,一个个停下话头。只有一个妇人堆起笑脸,对裴玉雯打招呼:“雯丫头回来了。”

    “嗯。”裴玉雯朝几个妇人点头:“婶子们在聊什么?”

    几个妇人没有想到裴玉雯这样‘和善’。要知道平时在村子里遇见她,她都是那幅爱理不理的样子。有了裴玉雯起头,那个对裴玉雯打招呼的妇人借机说道:“雯丫头,裴薇薇和她娘都得了重病。咱们的意思是把他们赶出去。现在你们家最风光,里正也得给你们家面子。不如由你们家出面给里正说说,让

    他把那家人赶出村。”

    李氏看着裴玉雯。别人不知道,她却肯定这件事情与这个丫头有关。不过,自家孙女做事向来有原则。

    裴玉雯示意裴勇把马车赶到马厩里去。她将一件刚买的披风披在李氏的肩膀上。

    “奶奶,现在天气转寒,你得多穿点衣服。这件披风是狐狸毛做的,比较暖和。你要是不喜欢穿得太笨重,就把这披风披着,这样也能御寒。”

    李氏慈爱地笑了笑,拍了拍她的手:“好。奶奶记着了。这件披风很贵吧?”

    “可不是很贵吗?上个月十五的那天,俺见张员外的夫人穿了一件兔毛披风,说是要一千两银子呢!”

    旁边一个妇人惊艳地看着李氏身后的披风。

    那披风的颜色雪白,瞧着就漂亮。没有哪个女人受得了它的魅惑。偏偏这么好的披风却在一个老太婆的身上,真是暴殄天物。可惜啊,她们年轻又有什么用?她们没有这么好的福气。

    “那这件披风岂不是好几千两银子?”

    众人惊羡地看着李氏身后的披风。

    其中一个人小心翼翼地摸着上面的毛发:“太柔滑了。太漂亮了。我这辈子要是能穿上一次,死也无憾了。”

    “你让你家小虎子少顽皮,认真读书或者学武,以后要么考个文官,要么考个武官,说不定还能沾点福气。”

    “以我说,咱们裴家村的都是一家人,一笔写不出两个裴字。以后咱们村里的孩子就要靠烨小子照拂了。”“对的对的。只要烨小子愿意帮忙,孩子们总会有出息的。他们就算再不行,做个亲兵总可以吧?上阵父子兵。出门在外的还是需要自家的兄弟。咱们村的人和他一条心,总不会害他就是。婶子啊,你考虑

    考虑,给烨小子说说呗。”

    裴玉雯见他们越说越歪,轻咳一声将他们的话题转移回来。

    “刚才你们说裴薇薇和于婶生病了。裴叔呢?”众人这才想起今天的目的。想着裴烨还在战场上,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以后再提那件事情不迟。现在还是先解决目前的后患,要不然村子里的人被那家瘟神祸害,连小命都保不住了,还谈什么荣华

    富贵?

    “薇儿爹这段时间都在城里做工,没有回来。只有姓于的那个妖精和她女儿生了那样的脏病。大夫说会传染呢!”

    众人连忙附和。

    “雯丫头,你是见过大世面的,在村子里说得上话。你找里正说说呗!”“大丫头只是个小姑娘,哪里说得上话?你们也真是瞧得上她。这件事情还得看里正是什么意思。里正向来公正,不会偏颇任何人。如果他们的病情真的那么严重,里正会处理好的。大家应该相信里正才对

    。”

    裴玉雯微笑地点头:“奶奶说的不错。里正叔最公正了。再说了,解铃还需系铃人。他们家三个人,其中两个生病,还有一个不是正常的吗?这种事情应该找他解决才是。”

    “雯丫头,你别对他们心软。前段时间村子里有谣言说烨小子在京城得罪了大官,现在正被关在监牢里。这样的话就是姓于的那个贱人传出来的。你对他们善良,他们想着让你们家倒霉呢!”

    一个妇人神神秘秘地‘透露’出这些日子的秘密。

    李氏恍然大悟。难怪大丫头要收拾裴薇薇那家人。呵!果然是活该。她就知道,大丫头从来不是对无辜下手的人。该!这样的人就该好好地惩治!要不然他真把所有人都当作笨蛋戏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