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二章:恳求
    ,精彩无弹窗免费!

    那个妇人有心想用这件事情在裴玉雯的面前卖个好,其他妇人当然不想她一个人占便宜,抢着说这些日子的谣言是怎么回事。那么多版本的谣言,除了最恶毒的那个是于氏说出来的,其他谣言是从村子里

    那些嫉妒的人嘴里说出来的。“那些话太过份了。俺是一个字都没有相信的。烨小子的能力我们都清楚,那绝对是万中挑一的好小伙子。他能成为武状元,说明他很受圣上看重,以后绝对飞黄腾达。不,现在就已经飞黄腾达,怎么可能

    是他们说的那样呢?”

    “就是。说这些话的人也太过份了。不过我们都是聪明人,绝对不会相信那些鬼话。”

    裴玉雯平静地听着他们表明自己的诚意。她握着李氏的手,安抚地笑了笑,让李氏放宽心。

    李氏听他们吵得头痛。她站起来,对众人说道:“年纪大了,经不起折腾,我先回房间歇着。你们慢慢说吧!”

    “婶子早些歇着。我们好久没有见到雯丫头,今天和她唠唠嗑。”

    李氏皱了皱眉,留下一句话:“你们别说太久。大丫头累了,让她早些休息。”

    “是是,婶子放心,我们也心疼雯丫头,不会让她累着的。”李氏走后,众人拉着裴玉雯说着裴薇薇家里的闲话。裴玉雯没有打断他们,任由她们说个痛快。等她们争先恐后地说得差不多了,她突然说了一句:“我认得一个神医,说不定能够治好他们的病。只不过神

    医脾气古怪,不好请啊!”

    “雯丫头,他们家这样对你,你还要给他们请大夫?不,是请神医。你别傻了。”

    “对啊!雯丫头,你别傻。他们家的人不值得你这样对待。”

    “我听说于婶的哥哥是大户人家的管家,那户人家在朝中也是大官。”

    裴玉雯的一句话让所有的妇人停下话语。她们的神情变得纠结起来。

    如果于氏真有这样的靠山,他们要是做得太过份怕是会被报复。然而他们又不能不管这件事情,毕竟涉及自己的性命。

    “雯丫头,婶子家里还有一大堆的活儿,今天就不陪你聊了。改天婶子再来叨扰你。”

    “是。我家的娃子也在等着我回去。那小子皮得很,一日见不着我就不痛快。我得赶紧回去了。”

    裴玉雯淡淡地点头:“嗯。慢走。”

    当院子里终于恢复安静,一只信鸽停留在她的肩膀上。她抓住信鸽的翅膀,取下它腿上的纸条。

    慢慢地展开,只见上面写着:下毒之人是谭恒。

    “谭恒?”脑海里浮现那个吊儿郎当的青年。

    印象最深的是他是裴薇薇和裴娟的男人。现在裴薇薇在村里中伤她,而那个谭恒竟敢对裴子润下手。

    “呵!一个一个来,千万不要急。要不然玩起来就没有意思了。”

    李氏站在门口,看着在阳光下笑得温柔的少女,心里浮现陌生的感觉。

    大丫头越来越深不可测了。这样的气度真是小小的裴家能够养得出来的吗?然而她是裴家的姑娘这是毋庸置疑的。

    “奶奶?”裴玉雯抬头看见李氏,笑容真诚了几分。“怎么了?”

    “为什么要给他们请神医?咱们不落井下石就不错了,还要帮他们不成?”

    “我只是提了这么一句。不过,对方与我无亲无故,干嘛帮他们?除非他们亲自上门求咱们。”

    裴玉雯淡笑。

    李氏还是不明白。不过瞧她胸有成竹的样子,知道她是有什么打算。既然如此,就由她安排吧!

    第二日,从外面传来砰砰的敲门声。听这声音好像有些急切。

    裴家还在吃早饭。林氏和小林氏还在娘家,家里就只有李氏和三个姑娘。

    裴玉灵放下筷子站起来:“裴勇他们怎么回事?外面敲成这样也不开门。我过去瞧瞧。”

    “坐着吃饭。是我吩咐的。”裴玉雯夹了一个包子给她。

    “为什么呀?”裴玉茵抬起头来,疑惑地看着裴玉雯。

    “如果我没有猜错,在外面敲门的是裴薇薇。”

    裴家众人集体冷下脸来。

    最近家里发生的那些事情就是裴薇薇母女搞的鬼,现在听见他们母女的名字就觉得恶心。

    裴玉灵小口地吃着包子,装作听不见外面的敲门声。

    然而那声音越来越响亮,想要一直装作听不见是不可能的。裴玉雯擦了擦手指,站起来朝院门走去。

    “姐,你管她做什么?”裴玉灵拉住她。“听说她的脸上长了很可怕的脓包。要是真的会传染怎么办?你别去。”

    “不会的。他们脸上的包不会传染。昨日我放下话来给村子里的人说我认得神医,她今天应该就为了这件事情而来。”裴玉雯淡淡地说道。

    “村里的那些女人果然不可靠。昨天还想巴结你,转身就去讨好他们家。还想要利用你讨好别人,算盘打得真响。”李氏不高兴地冷笑。

    大门口,裴薇薇尖锐的声音响起。

    “裴玉雯你这个贱人给我出来。我知道你在家里。贱人,你不是说认识神医吗?快点给我找大夫。”

    裴薇薇疯狂的举动引起了村民们的注意。许多人朝这里赶过来。其中包括裴薇薇的娘于氏。

    于氏现在满脸的脓包,早不是那个风韵犹存的妇人。她一把拉住裴薇薇,低声说道:“你发什么疯?现在不能得罪她。既然要求人,就应该有求人的样子。你给我站在后面,我来。”于氏说完,扑通跪在地上,颤抖地哭道:“雯丫头,我是你于婶子。我们两家一直有些误会,我知道你不喜欢婶子。可是现在婶子和薇薇是两条人命啊!你这么善良,也不想婶子死得可怜吧?雯丫头,你就

    见见我们吧!”

    隔着一扇门,裴家众人站在院子里面面相觑。裴玉灵在裴玉雯的耳边说道:“姐,你是故意的?”

    “我完全可以让他们消失。然而想到这些日子受他们的‘照顾’,怎么能不好好感激他们呢?他们的病就是我送的大礼。”裴玉雯直言不讳。

    “原来是因为姐姐。我还以为老天爷长眼睛了,知道惩罚坏人。现在看来求老天神还不如求自己。”裴玉灵的语气有些失望,仿佛更想裴薇薇和于氏的病是天灾。不过,这个念头转瞬即逝,很快他们又恢复精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