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三章:卑微
    ,精彩无弹窗免费!

    就在于氏在地面上嗑了几个响头,连那些想要驱赶他们母女出村的村民们都有些于心不忍时,院门咯吱一声打开。裴玉雯站在门口,一双眸子满是关心地看着于氏和裴薇薇,眼里有些惊讶。

    “婶子,你这是为何?”

    此时的于氏不仅满脸脓包,额头上的脓包甚至因为嗑头已经破掉,许多黄色的水流了下来,满脸都是恶心的脓水。

    她的眼里闪过怨恨的神色。尽管掩饰得很好,但是还是被裴玉雯看在眼里。

    裴玉雯笑得越温和,眼里的冷意越深。在别人看不到的角度,她朝于氏露出挑畔的冷笑。

    于氏看见她的神情,心里咯噔一下,顿时有种不妙的预感。她是聪明人。如果这个时候还不知道自己中计了,那这些年也白活了。然而骑虎难下,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不可能灰溜溜地离开。就算抓不住救命的稻草,也要让裴玉雯那个贱人声败名裂。就算要死也要

    拉着她一起垫背。

    “雯丫头,听说你认识能够治好我们母女病情的神医。婶子求你了,救救婶子和薇儿吧!”

    裴玉雯满脸不解的样子:“婶子,此话从何说起?我什么时候说过这样的话了?”

    于氏皱眉,回头看向人群。当她和人群中的几个妇人对视时,那几个妇人缩了缩脖子,躲在人群中不愿意出来。

    于氏知道他们的意思,这是不打算出头。她心里暗恨,却没有办法。

    “你是见过大世面的。婶子就想,别人帮不了我,你肯定能帮我。京城什么都有,那里的大夫都给贵人看病,医术更是高超。你肯定认识几个医术高超的神医。”裴玉灵在旁边呵呵地笑道:“婶子你真逗。什么叫神医?能够起死回生的才叫神医。世间要是真有这样的大夫,那也不是我们请得起的。再说了,真遇见这样的神医,那也在京城。我们还能从京城给你带一

    个过来?”“是啊!婶子,你是不是误会了?从京城回来,我们坐了两个多月的马车。等我们现在去请神医,那也要半年之后才能回来。婶子的病情这么严重,哪里等得了半年?你巴巴地来求我们,这不是耽搁病情吗

    ?还是应该去请大夫看看。

    裴玉茵关心地看着于氏。本来长得乖巧清纯,现在露出悲天悯人的表情,瞧着是那么的纯真善良。

    “娘,你别跟他们废话。他们明明有办法,就是不愿意帮我们。他们就是想看着我们母女死。”

    裴薇薇扑向裴玉茵,抓向她的脖子。

    裴玉茵现在好歹也是有武功的人。见到裴薇薇的动作,她及时的避开了,任由裴薇薇摔在地上。

    扑通!裴薇薇脸颊朝地,整个人摔在地上。她发出凄惨的叫声:“啊,我的脸……”

    只见旁边有许多碎石头。现在脸颊朝地,那些碎石头刺破了她脸颊上的脓包,脓水喷洒出来。

    “哎哟,俺的娘耶,这脸长得也太磕碜了吧!”

    围观的村民见到爬起来的裴薇薇,胆子小的趴在旁边呕吐起来。

    于氏脸色大变。她指着裴薇薇的脸,颤抖地说道:“薇薇,你的脸……”

    裴薇薇摸着没有感觉的脸颊。她摸到了大量的脓水。这时候她还有什么不懂的?

    她怨恨地瞪着裴玉雯:“都怪你。都怪你。”

    裴玉雯毫不掩饰眼里的轻蔑,对众村民说道:“大家评评理。这件事情怎么怪得了我们?”

    村民们见证了整件事情的过程。于氏说裴玉雯认识神医,然而裴家姐妹说的话又那么有道理。就算认识又能怎么样?神医在京城,他们还能把神医从京城带过来?

    昨天在裴家呆过的几个妇人不敢站出来说明情况,其他村民都不知道这是裴玉雯亲口承诺的。

    再加上裴薇薇粗蛮无理,态度粗暴,没有人喜欢她。就算他们模样可怜,刚才的同情也烟消云散。

    “又怎么了?”裴家村的族长走过来。看见于氏和裴薇薇狼狈的模样,族长眼里闪过诧异的神色。

    裴玉雯朝族长福了福身。她不用说话,旁边的村民争着抢着为她解释。所有的证据都指向裴薇薇,说明她的无礼。族长听了旁边村民的话,对于氏怒道:“你的病情本来就严重,大夫说有可能传染给其他人。你不在自家呆着,出来祸害谁呢?这样吧!你们家搬到山下住段时间,等脸上的病好了再回来。要是脸上的病一

    直没好,你们就在那里住着吧!平时没事不要出来溜达。村里要是被你们传染上了,那你们就是罪人。一旦发现,就别怪我要执行族规了。”

    “什么族规啊?”村民中,有人在低声询问。

    “听说裴家村在几十年前发生过瘟疫。那个诱发瘟疫的族人就是被活活烧死的。而那一条就变成了咱们族的族规。一旦有**害族人,便以大不义的罪名烧死。”

    裴薇薇不甘心。她不想被烧死,也不想就这样躲在山脚下。以她现在的样子,这辈子算是完了。“族长,是狗子娘说裴玉雯认识能够治好我们母女的神医。她说这是裴家大丫头亲口说的。我们才会找上门求她。以前我们两家有恩怨,她心里怨恨,不愿意帮我们。我们也是理解的。可是这是人命关天的

    事情,她不能不管我们生死啊!族长,你帮我们求求情吧!”

    于氏说得可怜。以前她哭得梨花带雨的时候有不少男人心疼,现在丑成这样,别说男人,就是女人看见也要躲着。

    族长看向狗子娘。狗子娘就是昨天来裴家的几个妇人之一。

    此时她懊恼地咬着唇,悄悄地看了一眼裴玉雯。

    “狗子娘,你没什么说的?”族长不悦地看着她。“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们这几个婆娘平时嘴碎,总是东家长西家短。现在惹祸了吧?你说说,这话是不是裴丫头说的,还是你自己编排的?”狗子娘想说‘当然是她自己说的’。然而一想到裴家大丫头似笑非笑的表情,她连忙摆手:“族长,天地良心,这话我可没有说过。薇儿娘是病糊涂了吧!指不定是想活命,自己出现梦境了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