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七章:衣坊
    ,精彩无弹窗免费!

    李氏听了她的安排,微微皱起眉头:“十两银子会不会太多了?”“奶奶,想要达到我的要求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我要教给他们的绣技非常的复杂难懂,他们要是真的学会了,十两银子绝对不多。不过,并不是每个人都能达到我的要求。机会给他们了,他们愿不愿意努

    力,就看他们自己。”

    裴玉雯给众人解完惑,从旁边的抽屉里拿出一个绣品,展示在众人面前。

    那是一幅雨打白荷的绣画。无论是荷花还是荷叶,以及上面的雨水都是活灵活现的,仿佛身临其境似的。整幅绣画不大,但是非常的精美。而裴玉雯翻过一面,背后却是一幅玫瑰图。

    “好美。”裴玉灵赞叹。“这就是大姐说的绣技吗?”“嗯。这叫乱针绣法。这种绣法是一种非常古老的绣法,因为绣法太复杂,从一千多年前流传下来,现在整个天下会这种绣法的人已经不多。这段时间我整天早出晚归,就是为了找出能够学习它的绣娘,目

    前已经找到二十人。”

    裴玉雯把绣品递给旁边的裴玉茵。在几姐妹之中,裴玉茵的耐性最好,领悟力也好。

    裴玉茵看了一会儿,无奈地摇头:“姐,恕我愚钝,实在看不懂。”

    “如果你直接就看懂了,那我也不用为难了。等会儿我教你,你能学会最好,学不会也没有关系。大不了帮着我管理那些人。”裴玉雯对裴家姐妹向来纵容,不会做让她们为难的事情。

    从外面传来裴信的声音:“大夫人,少夫人,小公子回来了。”

    李氏站起来,朝外面看了一眼:“应该是你娘他们回来了。晚上再继续商量。现在先出去迎接他们。”

    先下车的是小林氏,接着是林氏。就在大家准备迎过去接住裴子润的时候,走下来的却不是裴子润,而是花氏,然后是王氏,最后才是裴子润。

    李氏见到他们,神情一如既往:“亲家来了。”

    花氏先是看了一眼裴玉雯,语带无奈:“我想雯丫头了。既然她在忙,我就来看看她。”

    裴玉雯带着几个妹妹迎过去,朝着他们行了礼。

    “外祖母,本来打算过几天就来看你老人家的。你别生气。是外孙女不孝,没有马上来拜见你老人家。”

    “我不生气。你娘给我说过了,你一回来就忙得不可开交。”花氏见裴玉雯的态度没有变化,眼里闪过喜色。王氏有些尴尬。裴玉雯是他们家的福星,然而现在两家的关系有些僵硬,不像以前那样柔和了。不过,王氏一直觉得她儿子与裴玉灵之间本来就没有谈婚论嫁,为了这么一件小事也不应该迁怒他们。再说

    了,裴玉灵和裴玉雯只是堂姐妹,他们林家与裴玉雯反而有血缘关系,按理说他们与裴玉雯更加亲近,怎么能因为一个‘外人’就疏远自家人呢?

    “雯丫头,你瘦了。”王氏握住裴玉雯的手。

    裴玉雯轻轻地摸了一下脸颊:“确实瘦了些。不过瘦点好,瞧着精神。舅母,里面请。”

    “姑姑……”裴子润跑过来,拉住裴玉雯的衣角。

    裴玉雯趁机从王氏的手里抽出自己的手掌,一把抱住裴子润。晚上两家人坐在一起吃饭。李氏没有提起衣坊的事情,裴玉雯也没有主动提起。其他人都不是傻子,见当家的都不提,他们当然也不会提出来。大家说着家长里短的小事情,气氛还算融洽。不过相比以前

    ,感觉还是缺了一点什么。

    “我在京城见过表哥。她现在是翡翠阁的总管事,深受长公主的器重。外祖母,舅母,你们以后会享福的。”饭后,大家坐在一起喝着茶水。裴玉雯主动提起林俊华。这是让他们明白,林俊华没有让他们家的人受到影响。以前两家人是什么样的,以后也会是什么样。他们不用总是记着那件小事情。在他们看来,

    裴玉灵不需要他们的愧疚。

    失去林俊华,她找到了更好的人选。以后她会过得很好。如果非要说什么,那就是:谢谢林表哥的不娶之恩。

    “是吗?那你们有什么麻烦也可以找你表哥啊!都是自家人,不用客气。”王氏扬起笑脸,眼里闪过喜悦。

    “嗯,有机会的话。”裴玉雯淡淡说道。

    “烨小子现在是官,华小子再能干也是别人的手下,他能做什么主?烨小子也用不上他。别丢人现眼了。”

    花氏睨了王氏一眼,眼里满是警告。以前林俊华无法行走,花氏和王氏的心里都是一样的想法,那就是期待林俊华能够活着为林家继承香火。那时候全家穷归穷,但是非常的团结。后来林俊华翻身了,王氏的小心思越来越多,花氏开始看不

    上,便处处压制着她。王氏被花氏扫了面子,有些尴尬。她对裴玉雯笑了笑:“虽说华儿没有烨小子能干,好歹他现在也是长公主的心腹,想必也能帮上烨小子的。长公主可是皇上的亲姐姐呢!她说一句话,还不得抵别人几十句

    ?”“一般来说,像长公主这样身份的皇亲国戚都用宫里带来的心腹。再说了,长公主只是女眷,自古女子不得干政。别说嫁出去的长公主,便是皇后也涉及不到朝政。小弟能不能升官,只能靠他自己的本事,

    别人是求不上的。”裴玉雯放下手里的茶杯,眼神清冷地看着对面的王氏:“这样的话不要再说,要是被有心人听见,只怕会被治罪。舅母不懂,皇上特别忌讳女子干政。以前就出现过后宫女子干政,差点出现一个女皇帝的事

    情。”

    “我……我不知道。我以后再也不说了。”王氏被吓得不轻。

    “嗯。”裴玉雯不再说什么。她看向旁边的裴玉灵。“外祖母的房间一直留着。她住惯了那里,把那个房间收拾出来。舅母……想必不会在家里久呆,就把客房收拾出来吧!”众人愣了一下。裴玉雯从始至终都没有表现出任何不高兴的地方。然而她的实际行动向所有人证明:她不高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