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八章:疏远
    ,精彩无弹窗免费!

    王氏有些发福的圆脸变得难看起来。她猛地站起身,想说什么却看见花氏锐利的眼神,顿时如泄了气的球般。小林氏见自家娘亲不受待见,心里有些难受。然而她明白娘亲因为哥哥林俊华成了长公主手里的管事后便有些膨胀,甚至在林家村摆起了贵夫人的架子。本来她不想王氏跟着来裴家村,然而想到家里还有

    个利害的小姑子,她改变了想法。她希望小姑子能够打压一下娘亲嚣张的气焰。也只有小姑子这样利害的人才能让她娘恢复冷静。以前他们家穷归穷,但是在村里还是有些人缘。这次回到家,她发现许多人经过他们家门口都是绕道走的。她在家里住了几天,很快就发现了问题。她娘王氏竟动不动就在村里面吹嘘自己的儿子有多么利

    害,现在过着荣华富贵的生活。久而久之,村里人越来越不待见她。甚至许多人看着她的眼神充满了轻蔑,就像看一个小丑般。

    小林氏是王氏的女儿。这些话她不能直接说明。就算她说了,她娘也不会听。她需要有一个人帮着她敲醒王氏。

    “舅母怎么了?是不是累了?二妹,你带着丫环现在就去收拾一下房间。”

    “是。”裴玉灵站起来,带着几个丫环便去了客房。

    花氏皱了皱眉。这个儿媳妇以前还挺聪明的,现在越来越自以为是。看来应该让她先回家,不然影响大家的心情。

    “我累了,先去休息。大娘,娘,你们慢慢聊。”王氏被裴玉雯嫌弃,心里憋着一鼓气。她带着怒意离开大堂。

    王氏走后,花氏不好意思地对李氏说道:“老姐姐,这婆娘没有见识,你不要和她一般计较。”李氏明白花氏的意思。王氏大字不识一个,见识短浅也是常理,没什么奇怪的。再说了,小辈是小辈,与花氏无关。李氏与花氏相识多年,对她的品性是有些了解的。要不然她不会连续与花氏结了两次亲

    。“没关系。干脆也别让孩子们收拾房间了。咱们老姐妹住一个屋。那床大,也不怕挤着。正好我们晚上可以说说话。现在大家都忙,平时能够呆在一起的时间不多。我们这两个老家伙也活不了多久了。趁着

    还活着就好好聚聚。”

    “是啊!孩子们过得好,我们也放心了。以后他们的事情咱们不管,只管过好我们的日子就行了。今晚我们两个老姐妹好好说说话。走吧!咱们躺在床上说去。”

    “奶奶,外祖母,茵儿给你们送棉被过去。”裴玉茵乖巧地说道。

    “三丫头越来越俏丽了。谢谢你啊!”花氏慈爱地看着裴玉茵。

    夜晚,两个老妇人说着体已话。

    他们说得最多的还是京城里发生的事情。裴烨中状元,裴玉灵得到文探花的青睐,以及那个叛主的李巧月,这些从两个妇人的嘴里说出来,黑夜中不时出现惊叹声。小林氏也去了京城。然而刚到京城的时候小林氏大病一场,后来也不常出门,许多事情没有亲自参与,所以知道得不详细。裴家姐妹回来的时候就给李氏讲了京城的事情。当然,那些不好的事情都尽量缩

    短,几句话就把危险概括了。

    第二日,王氏说要去找林成风,裴勇便把她送过去了。

    王氏走后,裴家其他人没有瞒着花氏要开衣坊的事情。

    事实上,村民们前仆后继地找裴玉雯,就算他们不说,花氏也听明白了。“我已经叫裴信去接绣娘。她们马上就到我家。到时候我让他们教你们。如果你们学不会,那就别提做绣娘的事情。这是我最近抽时间绣的。我要的就是这样的成品。”裴玉雯把自己绣的花样给那些想要做

    绣娘的村妇传看。

    “我的娘啊,这是绣品吗?这是仙品好吧!算了算了,我是没有这个手艺的。”

    “这么好的技艺,难怪雯丫头说必须签十年的长约。有了这门手艺,这辈子吃穿不愁。别说十年,就是二十年也愿意啊!我想试试。虽说我不聪明,但是我有那个毅力。只要我不放弃,总有学会的时候。”裴勇赶着牛车送王氏找林成风,裴信赶着马车去接绣娘。在村妇们围着裴玉雯的绣品说个不停的时候,马车已经赶进院子里。接着五个如花似玉的少女从马车里走出来。村妇们看着那些女子,一个个目瞪

    口呆。

    “这是绣娘?不是秀女?只有宫里的那些秀女才这样漂亮吧?”

    “山子媳妇,你见过秀女吗?”

    “梦里见过啊!不行啊?”

    众人哄笑不止。

    五个绣娘站在裴玉雯的面前,对着裴玉雯一福身。

    裴玉雯朝她们点头:“这些人就是你们要教的学徒。你们看看有谁有天赋的。有的就留下,没有的就淘汰。”

    村妇们停止哄笑。她们拘束地站在那些绣娘的面前。

    其中一个绣娘走上前。她长得清秀,像一朵娇滴滴的百合花似的,清纯可人。

    她穿着素色的衣裙,笑容清淡:“我叫莺歌。各位把你们的绣活儿给我瞧瞧。我会挑选合适的人留下来。”

    面对这个明明只有十几岁的莺歌,众人竟说不出话来。她们乖乖地交出自己的绣活,就像给老师检查课业的学生。

    “这位大姐,你的绣活儿死板无趣。明明只有简单的叶子,你竟绣得坑坑洼洼。瞧你的手艺就知道你没有这方面的天赋,所以不用浪费时间了。”

    莺歌对那些妇人的绣品做着点评。

    “小嫂子刚学绣活儿?以前没有做过吗?”

    那妇人将受伤的手指藏在身后,尴尬地点头:“小时候顽皮,娘亲让我学做绣活儿,我就是不愿意。这次雯儿妹妹说有十两银子,我动心了,便想试着学习。没想到这东西如此艰难。看来我是没机会了。”

    “你刚学几天,但是看得出来进步很神速。你的样图是谁画的?”

    “我自己画的。我爹读过书,只是从来没有考上功名。不过他的画技非常好。我从小就跟着他学。”那妇人说起自己的父亲,眼眸里满是仰慕的神情。莺歌点头:“图样不错,是个有灵性的。我给你五天时间,如果你能达到让我满意的地步,我就让姑娘留下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