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九章:建坊
    ,精彩无弹窗免费!

    裴玉雯等着莺歌从几十个妇人之中挑选出备用人选。这些人不一定就能达到要求,只不过目前来说有点机会。而被淘汰的人却是连一成的机会都没有。因此,所有被淘汰的马上离开裴家,初选合格的留下

    来接受绣娘们的指导。

    现在来的只有五个绣娘,还有十五人留在城里。她给她们安排了任务,只等他们任务完成了再过来。

    “莺歌,这里的事情交给你。我还有其他要忙的。另外我两个妹妹也交给你一起指导。”

    裴玉雯看向裴玉灵和裴玉茵。两人站出来,对着莺歌和善地笑着。

    莺歌朝两人福了福身:“见过二姑娘,三姑娘。莺歌别的东西都不会,只会做点针线活儿。只要两位姑娘不嫌弃,莺歌愿意把所会的东西都教给你们。”“还不谢过莺歌?”裴玉雯对两姐妹示意。“莺歌的奶奶和娘都是宫里的绣师。她们立了大功,便被赐归故里,还得了御赐的第一绣娘之称。莺歌可不是什么下人,而是真正的大家闺秀。她来这里,只是因为

    与我交好,愿意帮我。”

    众人惊讶地看着莺歌。后者笑容清淡,还是那幅不动声色的样子。不过得知她来历不简单,众人看她的眼神就变得不一样了。刚才他们还真的把她当作下人看待。莺歌与裴玉雯相识时间不长。前不久裴玉雯拿着自己的绣品去城里挑选绣娘,正好遇见经过这里的莺歌。莺歌家里有个规矩,就是到了十五岁之后就要在外面游历,这样可以见识更多的绣技,甚至画出来

    的图样更有灵性。莺歌正好到了这个阶段。她也正好经过这个城池。不曾想看见了裴玉雯的绣品,一时惊为天人。最主要的是裴玉雯也会莺歌最擅长的绣法,而且她的绣技还在莺歌之上。出于切磋的心理,莺歌与她斗技,

    结果却输得心服口服。

    于是,她便把自己卖给裴玉雯两年。这两年时间,她和裴玉雯互相切磋,想让自己的绣技更加的完美。

    莺歌负责培训绣娘,裴玉雯的主要任务是建衣坊。她买了十几亩地,在那里建了很大的衣坊。整个衣坊交给林成风负责。在林成风建衣坊的期间,花氏一直住在裴家,不过王氏没有出现。想必现在王氏也不好意思往裴家面前凑吧!虽然裴家众人并没有把她放在心上。不过她自己也是要脸要皮的人

    ,知道该不该出现。为了建这个衣坊,裴家把附近的田地都买下来了。那些田地都是村民的。裴玉雯考虑得多。为了长远打算,先把附近的田地都买下来,就没有必要引起纠纷。反正那些田地都是自己的,她想怎么处理都可

    以,村民们无权干涉。不过因为买田地的事情,李氏倒有了其他的想法。她想要买下村里的那些无主之地,以后佃给别人种庄稼,他们每年只负责收租,这样一年的生活也能稳定下来。他们就算生意亏本,也不用担心饿着肚子

    。

    “奶奶,这是一千两银子。”裴玉雯把银票交给李氏。

    “给我做什么?”李氏正在厨房忙活儿,见到裴玉雯递过来的银票,眼里闪过不解。“孙女不孝,一直没有问过奶奶有什么喜欢的东西。昨日听二妹说,你想买田地。这些银子就交给你处理。你要是想买田地,那就买好了。咱们村不够,那就去隔壁村买。我要带着二妹和三妹经营衣坊,一

    香阁也只有交给你和娘。”

    李氏本来不想要,但是想到这丫头的脾气,她还是接了过来。而且,她是真的想买些田地。虽说裴烨越来越好,裴子润读书也很好,以后裴家一定会越来越红火。然而她年纪大了,不想离家乡太远。她还是想过点简单的生活。还有她那个儿媳妇,她也不能不为她打算。就她那幅柔弱的样子,还

    不如在乡下做个土地主呢!

    裴玉雯不知道李氏的想法。她只当李氏喜欢田地。毕竟她在乡下过了几十年,乡下人没有田地就没有安全感。

    如果能够让李氏开心,为她做任何事情都是值得的。而且她也准备得差不多,也不缺这一千两银子。

    衣坊建好。二十个绣娘归位。村里的人员也挑好了。整个村子有八成的女眷留了下来,其中只有三人达到了绣娘的入门要求。刚开始给她们做点杂活儿。不过工钱就没有十两银子这么多了。

    其他人二两银子,绣娘的学徒就是三两银子。这个价钱让裴家村的人非常的满意,对裴家更是感激涕零。

    邻村的许多人也想加入。裴玉雯没有拒绝,不过也要先调查清楚他们的人品再做打算。

    三个月之后,裴氏衣坊开业。

    裴氏衣坊总共有两楼。原本是五家铺面合并起来重新修整的。不仅面积大,而且里面的装潢特别的华丽。一楼是普通区域,价格在十两银子到五十两银子之间。二楼是贵族区域。那里的衣服每个样式只有一件。价格五十两银子到几百两银子不等。如果需要绣师为客人量身定作,按照材料不同,要求不同,价

    格更是天价。

    裴氏衣坊一开业,闻讯而来的贵族便把这里包围住了。普通区域的衣服一抢而空,贵族区域的也有许多人围观。裴玉灵和裴玉茵经过这段时间的训练,裴玉灵终究还是没有熬过来,选择留下来经营衣坊。裴玉茵撑下来做了绣师。而裴玉雯和莺歌便是这裴氏衣坊最大的招牌。没有人知道最大的设计师竟是两个年轻的

    少女。

    “看来我们的生意还不错。”莺歌站在阁楼的窗前,看着下面的女客说道:“仅仅一天时间,你这些日子投入的银子就赚回来了。”

    “嗯。”裴玉雯合上手里的书信。“莺歌,我今天有点事情需要先走。这里就交给你了。反正你也是二掌柜,就麻烦你能者多劳。我妹妹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你就教教她。”

    “你们几姐妹相差太大了。你二妹性子火爆,你三妹性子柔弱,而你性子沉稳。你们真是亲姐妹吗?”莺歌在别人面前总是一幅稳重的样子,只有在裴玉雯面前才会展示真实的性情。“我们是堂姐妹。哪能一模一样?你和你的姐妹就一模一样吗?”裴玉雯留下一句话,朝她挥手:“先告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