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章:琉环
    ,精彩无弹窗免费!

    离开裴氏衣坊,裴玉雯坐上马车,对裴勇说道:“去柳府。”

    裴勇是知道柳家的。听了她的话,向来不会多话的他疑惑地说了一句:“柳小姐回来了?”

    裴玉雯对手下的人向来纵容。只要他们不犯错,她就不会过多的责备。而此时,她无视了裴勇的话。裴勇的心里有种奇怪的感觉。裴玉雯的神情太严肃,总觉得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了。他不敢再多说什么,赶着马车朝柳府的方向驶去。车轱辘发出咯吱咯吱的时候,平时不觉得什么,今天却觉得这马车

    的声音变得特别的刺耳。

    裴玉雯握紧手里的信函,心情沉重地靠在马车壁上。

    没过多久,马车停在柳府。

    柳府自从庞老夫人和柳琉环回向阳之后就闭门谢客。今日这大门是开启的,而管家一直在那里等着她。

    裴玉雯看着挂着白灯笼的大门,以及管家身上的丧服,好看的柳眉再次皱了起来。

    管家眼睛红红的,不知道是没有睡好,还是刚哭过了。他沉着脸,迎过来严肃地说道:“裴姑娘,你来了。”

    裴玉雯点头:“老夫人在吗?”

    “在的。”管家对裴玉雯做了个请的动作。“老夫人等候多时,裴姑娘快请进吧!”

    裴玉雯跟着管家来到后院。院子里,一个老妇人看着一架秋千发呆。在她的身后跟着几个丫环和老仆。

    “老夫人,逝者已逝,你节哀。”

    一个老嬷嬷将披风披在庞老夫人的身上。“我如何节哀?环儿还这么年轻,正是花儿般的年纪。她应该好好地享受未来的幸福,而不是变成尘土。我不该让她回向阳的。如果不回向阳,就不会发生那么多事情。她与裴家的小子互相倾慕,我也欣赏

    那小子。只是觉得他还不够沉稳,想让他历练够了再回来迎她过门。我不是老古板,不会棒打鸳鸯。为何老天爷要收走她?是对我的惩罚吗?”

    裴玉雯听着庞老夫人痛苦的声音,心里难受起来。她走过去,向庞老夫人行礼:“见过老夫人。”

    庞老夫人听见裴玉雯的声音,擦了擦眼泪转过身。那个严肃的老太太变憔悴了,本来保养得极好的脸上有了好多皱纹,而那头养得极好的头发也变成了花白色。

    “你来了。”庞老夫人朝裴玉雯点头。“她生前与你交好,现在想必也盼着你送最后一程。”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庞老夫人派人送来的信函里写着柳琉环出事了,想让她来一趟柳家。然而,信函上没有写她居然死了。“我们从向阳赶回来,在途中遇见山贼。那丫头为了救我就跑出去引开山贼。为了名节,她跳下了悬崖尸骨无存。棺材里放的是她的衣服,我们派出去找了许久都没有找到她的尸首,只有给她建个衣冠冢。

    ”

    “那……有没有可能她根本就没有死?没有找到尸骨,就还有希望啊!难道就这样放弃了?”“丫头,只要有一线的生机,我也不会这样放弃。悬崖下面是一个山谷,那里野兽密布。我后来调派了许多高手过去找人,结果那些高手只有一个活着回来。而活着回来的那个人也断了一条手臂,现在变成

    了废人。”

    裴玉雯跟着庞老夫人来到放棺材的地方。柳家不打算张扬,就算是衣冠冢也想悄悄地埋葬。

    裴玉雯上了一柱香,当着棺材的面问道:“我小弟正在边境打仗,这个消息我不能告诉他。”

    “他是个不错的小伙子。我原本想着,就算柳家其他人反对,我也会为这对小情人争取机会。那小子要是再能干些,建功立业谋得官职,柳家的反对声就更少。可惜啊,那丫头无福啊!”

    裴玉雯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柳家的。她坐在马车里,看着柳家的牌匾越来越遥远。

    她在思考,这件事情真是意外吗?还是说,柳家不愿意柳琉环嫁给裴烨,所以自编自演了一出大戏?

    不!她不愿意相信庞老夫人眼里的痛苦是假的。更不愿意相信,为了拆散这对小情人,柳家会用上这样的手段。

    那么,柳琉环真的死了?

    小弟要是知道这个消息,只怕会失去理智。只有先瞒着了。而想要瞒着他,就必须瞒着裴家其他人。

    一回到裴家村,裴玉雯马上叫出清风:“清风,给我查查柳家小姐的事情。”清风出现在她的面前,淡淡说道:“我已经查清楚。柳小姐确实是在回来的途中遇见山贼。只不过那些山贼不是普通的山贼,而是柳家得罪过的仇人。柳家派人找过柳小姐的尸首,没有找到。她没有骗你。

    ”

    “知道了。”裴玉雯坐在书桌前,头痛地揉了揉太阳穴。

    清风走后,她自言自语:“我倒宁愿是他们骗我。环儿不死,一切还能改变。现在却是什么都改变不了了。”一只信鸽降落在裴玉雯的肩膀上。裴玉雯看了一眼就认出这是谭弈之的信鸽。谭弈之和端木墨言安排的信鸽非常相似,不过她还是一眼就看出来了。端木墨言的信鸽更瘦些,不过飞行速度极快,绝对不是

    普通的信鸽能比的。

    取下信鸽腿上的字条,上面写着:边境大捷。裴烨送来家信,正在送来的路上。

    裴玉雯刚笑了一下,很快就笑不出来了。裴烨给他们送了家信,就会给柳琉环送信。那小子第一次喜欢一个人,已经把她当作未来媳妇看待了。平时大大咧咧的一个半大少年,在面对心上人的时候特别的体贴温柔,让她有种吾家有男初长成的荣

    耀感。

    只不过,她现在宁愿他继续粗心大意,也不想他考虑得太周全。

    当天,裴家众人发现裴玉雯一脸的愁容。要知道裴玉雯很少露出这样的表情。每次露出这种表情,代表着事情非常的麻烦。

    “生意不好吗?”李氏将一块肉夹到她的碗里。裴玉雯抬头看了一眼李氏,摇头:“生意很好。所有的衣服到了店里就是一售而空。绣娘们又要继续辛苦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