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二章:成亲
    ,精彩无弹窗免费!

    小林氏沉默地坐在那里。裴玉雯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不过看得出来她还是被王氏说动过。如果她真的一点儿改嫁的心思都没有,此时应该不用犹豫,而是直接就会拒绝王氏的提议。她毕竟年轻,一想到未来几十年都要守寡,心

    里难免摇摆不定。

    不管她平时表现得多么的豁达和能干,终究是个年轻貌美的少妇。每天回到家看着冰冷的房间,连个暖心的人都没有。纵然她与裴轩有过真挚深刻的感情,时间长了也会逐惭消散,最后变成了一片冰冷。

    裴玉雯没有打扰她,让她安静地思考。

    此事是他们之间的秘密。她就当作没有听见过。接下来她继续忙手里的活儿,不曾干涉小林氏的事情。

    小林氏忐忑过,见其他人都不知情,感激地看了一眼裴玉雯。

    小林氏嫁到裴家这些年来,李氏和林氏待她极好。这样的长辈打着灯笼也难找。如果裴轩不死,她一定会是世间最幸福的媳妇。只可惜,在这个世上从来就没有完美的幸福。

    又过了几天,小林氏还是偶尔会单独进城。不过每次匆匆赶过去又会匆匆赶回来,来去从来不超过三个时辰。

    裴家众人没有怀疑过她在做什么。她在裴家照样那样自由。

    裴玉雯赶着马车来到裴氏衣坊。她如平时那样巡视着裴氏衣坊的生意,如她所料,生意还是像以前那样火爆。

    “清风,你跟孟大叔联系一下,让他给我找几个擅长做生意的人。我还要把生意扩大。”

    裴玉雯看完账本,朝暗处的人说了一声。“不用找孟叔,我们黑面军之中有个金银阁,里面的人都是擅长做生意的。事实上,我们黑面军这些年能够支撑下来,就是金银阁的阁主做生意支撑着我们的生计。只可惜去年阁主过世,金银阁就闲散下来

    。现在由你接手的话,想必能够发挥更大的作用。”

    清风出现在她的面前,垂头说着一件她不知道的消息。

    “以前怎么没有听你说起过?”裴玉雯看着面前的俊郎小伙子。

    “金银阁副阁主交代,如果新任的黑面军首领连黑面军都养不活,那么让黑面军早些解散反而是好事。这段时间你的表现让金银阁的人刮目相看,所以他们愿意与您见面。”

    “原来这些日子以来,我还在被人观察。这样说来,我没有让他们失望了?”

    裴玉雯听说这个消息,不但不生气,反而对这个金银阁副阁主产生了兴趣。她爹曾经说过,对这个黑面军他是放养的状态。黑面军里有许多奇人异士,这些人有自己的脾气。对于有真本事的人,任何人都应该给他们最起码的尊重和理解。一旦信任了对方,就不要疑神疑鬼,那对

    大家的相处都没有好处。

    “是的。无论是孟叔还是其他黑面军的兄弟都很满意你这位新首领。”清风如实回答。

    “那就带着黑面军的信物传唤这位金银阁的副阁主,就说我要见他。”她正好缺这么一个帮手。

    原来手里还有这样的王牌。以前还是太低估她爹给她留的这支黑面军了。

    清风带着她的令牌离开。这一走至少要三天才能赶回来。只因金银阁的总阁离这里挺远,他得赶过去找人。

    裴玉雯站在窗前,看着来来往往的行人。当她在行人中看见一道熟悉的身影时,眸孔不由得瞪大起来。

    是他?

    他怎么回来了?

    人群中的那人察觉到了她的视线,顺着视线看过来。当看见她的身影时,他的眼神淡漠又陌生。

    裴玉雯的心里有种不舒服的感觉。她不喜欢这种感觉。

    这时候,一只纤细的手掌拉住那个男人。

    那是一个俏丽的女子。女子笑得温婉可人,就像清雅的淡菊。最主要的是那个女子梳着妇人的发髻。

    “夫君,怎么了?”女子瞧见男子的视线,顺着视线正好看见裴玉雯。

    裴玉雯朝后面退了两步,避开了那女子的打量。

    她靠在墙上,捂着胸口自言自语:“奇怪,我躲什么?我与那人又没有什么关系。干嘛像是做贼似的?”

    此时,外面的街道上。那对小夫妻正在逛街买东西。突然,男子停下脚步,眼里闪过恍然的神色。

    “怎么了?夫君。”少妇疑惑地看着他。“我们马上就要见到爹了。你是不是很紧张?”

    男子扯了一个笑容:“不是。我是突然想起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少妇疑惑地看着他。

    “没什么。”男子的眼里闪过促狭的神色。“某个人……应该很快就会来这里了。”

    当裴玉雯坐着马车回到裴家村时,裴家村的人见到她都奇奇怪怪的。特别是李氏和林氏,对着她欲言又止的样子。

    裴玉雯拉着小林氏进了房间,直言不讳:“嫂子,他们到底怎么了?你给我说实话吧!”

    “童小子回来了,还带回来一个漂亮媳妇。”小林氏尴尬地说道。“他们想必是担心你不好受吧!”

    裴玉雯恍然大悟:“难怪一个个都这么奇怪。他回来就回来呗,与我有什么关系?”

    “你不介意吗?当初他可是特别喜欢你的。”小林氏眼含担忧,也有几分试探的意味。

    “他年纪一大把了。我不喜欢他,他就不该娶亲吗?这是我很乐意看见的结果。挺好的。这是好事情。”

    裴玉雯满不在乎。

    “如果你不喜欢他,这些日子为什么帮他照顾他爹?你对他也很特别,跟对其他男人不一样。”

    “嫂子,他帮了我许多,我是个知恩图报的人,回报他一些是应该的。好了!没有别的事情,我想继续画图了。”

    衣坊里所有的衣服都是她画的设计图。毕竟是贵女,以前穿的衣服都是最好的。她见过的漂亮衣服更是数不胜数。

    以她对衣服的审美能力,设计各种各样的漂亮衣服是手到擒来的事情。她也有独特的想法,将那些想法执行起来,自然会达到不同的效果。“那好吧!看来大家误会了。”小林氏舒出一口气。“那你忙,我不打扰你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