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五章:作弄
    ,精彩无弹窗免费!

    端木墨言深邃地看着她:“你很关心我?”

    裴玉雯没好气地转身,带着恼怒的声音从前面传来:“少自作多情。”

    走了几步,她的眼里闪过促狭的神色。转过身时,表情又变得一本正经。

    “这位公子,你的鼻子还好吧?”

    端木墨言不明所以,揉了揉坚挺的鼻子:“当然。”

    “那你怎么闻不着自己的味道?对面有条河,建议你去清洗一下。”

    裴玉雯一脸嫌弃的样子。

    端木墨言低头闻着身上的味道,俊美的脸上一片僵硬。

    这味道……

    他竟带着这个味道抱了她这么久。

    那她岂不是快熏坏了?

    裴玉雯本来是故意捉弄他。见他突然跳进河里,她愣了一下,扑哧笑起来。

    端木墨言沉入水里,半晌没有爬起来。

    裴玉雯停止嘲笑,看着泛着涟漪的水面喊道:“别玩过了。快上来。”

    然而又过了一会儿,水里还是没有反应。就在她想叫人过来看看的时候,一人钻出水面。

    扑通一声!水里的人露出脑袋。他随意拨了一下湿发,露出那张俊美的容颜。

    衣服紧紧地贴在身上,露出强壮的身体。大量的水渍从脸上往下面滑动,经过那好看的锁骨,顺着胸膛往下滑。

    裴玉雯暗吐一口气,睨了他一眼:“你慢慢洗。既然你没有落脚之处,我就给你安排一个落脚之处。到裴氏衣坊找我就是了。”

    “丫头……”端木墨言懒洋洋的声音从她的身后传过来。“如果你敢骑走那匹马,让我走回去,我就让所有人知道你与我有了肌肤之亲,现在你要做始乱终弃的事情。”

    裴玉雯双臂抱胸,冷冷地看着他:“你不觉得这样很无耻吗?谁与你有肌肤之亲?谁又对你始乱终弃?瞧你长得人模人样,也算是有些身份,不会没有读过书吧?这两个词是这样用的?”

    “我就是一个粗人。这两个词正好可以表达我的心情。我也不管用得对不对,反正先用着就是了。”

    水里的男人扬起邪佞的笑容。

    裴玉雯只觉这人长得挺好看,却像个土匪似的,一身的匪气。

    “那你快点。”裴玉雯不耐烦地低喃一声。

    端木墨言心情大好,在水里游了一会儿。裴玉雯照顾那匹马吃草。就在等得不耐烦的时候,他终于上岸了。

    原本以为会看见一个浑身湿漉漉的邋遢男人。不曾想看见的竟是个衣冠整齐,打扮干练潇洒的强壮男人。

    他用内力烘干了头发和衣服,现在比起刚才见面时还要好看。此时背对着光走过来,倒是被阳光照映着似的。

    回到城里,裴玉雯带着端木墨言去了裴氏衣坊。此时那个青年还在等着她。见到她回来,他放下心来。

    青年看见跟在裴玉雯身后的端木墨言,眼里闪过疑惑的神色。

    “他是谁呀?刚才还以为你被人抢走了。”青年,也就是原来的金银阁副阁主,现在的正阁主古扬悄悄问道。

    “他是我的一个朋友,你不用理会他。这几天准备得怎么样了?”

    “只管放心,我已经处理妥当。接下来交给我就是了。”古扬察觉有道阴冷的眸子停留在自己身上。他回头看了一眼,却什么也没有看见。

    这个房间是裴玉雯处理事情的账房。现在房间里只有他们三个人。除了他和裴玉雯,就只有她带进来的那个人。

    那人正在喝茶。他连个眼神都没有扫过来,所以应该不是他。

    古扬只觉毛骨悚然。今天这房间有些诡异。莫不是中邪了?

    “我跟你说话,你在发呆?”裴玉雯放下手里的文书,不悦地看着面前的古扬。

    古扬是个对生意特别敏感的人。在这方面,他更像是谭家的人。毕竟谭家是生意场上的翘楚。古扬对生意的敏感,对账目的敏感让裴玉雯刮目相看。这也是她愿意重用他的原因。

    “嗯?哦,我知道了。如果没有别的吩咐,我先告退。”古扬看了一眼那个墨言。

    那个人太危险,他得马上调查他的来历。要不然,放任这么一个危险的人物呆在她的身边,只怕会对她不利。

    裴玉雯不知道古扬在担心自己。她只当古扬已经准备妥当。放古扬走后,裴玉雯继续翻看那些账本。

    然而房间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有道灼热的视线一直盯着她,就算她再冷静,也有些承受不了这样的视线。

    “我在这里有个糕点店,你可以住在那里。等会儿我就带你过去。”端木墨言当然知道她在这里有糕点店。当初他也在那里帮过忙,知道那个店铺是他们家的第一个产业。不过,他的目标是成功地进入她家,离她更近一些,让她更了解自己。所以,他才不会住什么糕点店

    。

    他要去裴家村。提起裴家村,就想起那个老人。他在那里过了一段与世无争的日子。然而再回来时,没有人认得他的身份。就算他告诉所有人他才是前几年的童亦辰,只怕也没有人会相信吧!毕竟他一直顶着别人的身份

    活着,从来不曾做过自己。

    端木墨言没有反驳裴玉雯的话。后者只当他接受这样的安排。然后,她就把端木墨言扔到了糕点店。

    于是,当裴玉雯回到裴家村时,看见站在院门口的端木墨言,脸色黑了下来。

    “你怎么在这里?”刚才她把端木墨言安排在糕点店,他什么也没说,让她对他满意了几分。现在才知道,他所有的不反驳都是因为知道反驳没用,他打算先斩后奏。

    “你这丫头真是的,怎么能让救命恩人住糕点店那样小的房间?”李氏从里面走出来,不高兴地说了一句。

    “救命恩人?”裴玉雯疑惑地看着端木墨言。

    端木墨言微笑地看着裴玉雯:“是啊!刚才在城里的时候,要不是我的话,你已经被马踩死了吧?”

    “你怎么来的?”裴玉雯将马车停好,一边说着一边朝里面走去。

    “我带来的。我去糕点店清账,遇见了这位小哥,知道他是你的朋友,就邀请他来这里作客。”李氏瞪着裴玉雯。裴玉雯顿时明白了。她奶奶不是在意这么一个‘救命恩人’,而是看见不错的小伙子就想跟她凑一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