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七章:苦肉计
    ,精彩无弹窗免费!

    陷阱不大,然而里面有‘童亦辰’设置的机关。除了那些密密麻麻的小碎竹片之外,还有一些碎钉子。

    正是因为做得仔细,这个陷阱直到现在还有猎物上门。这也是大家没有清理它的原因。不曾想却把他们陷住了。

    端木墨言抱住裴玉雯,用自己挡住她,给她做了肉垫子。

    裴玉雯压在他的身上。她看着那张好看的俊脸露出痛苦的表情。

    “你怎么了?”

    端木墨言表情古怪,似痛苦,又似难为情。

    “被刺了。”

    裴玉雯站起来,伸手扶起端木墨言。在看见端木墨言身后时,却看见一块碎竹片扎中了他的大腿。

    他低头拔下它,只见大量的鲜血将裤子染红。以他的那个位置,确实蛮尴尬的。

    “以你的身手,怎么会避不开……”话没有说完,在看见对方哀怨如小媳妇的表情时,只有生生止住了话题。

    人有失手,马有失蹄。或许刚才他失手了吧!

    裴玉雯不再纠结这个问题,却没有看见对面那男人狡黠如狐的淡笑。

    如她所料,以他的身手怎么可能逃不过这么一个小陷阱?一切不过就是为了让她心疼罢了。这丫头就是一座冰山。想要融化这座冰山,就必须靠近她的心。而她连她这个人都不让靠近,更别提靠近心了。因此,他要做的就是先靠近这个人,再一点一点地收服她的心,让她信任他,就像信任当初

    的‘童亦辰’。

    裴玉雯看着陷阱四周。她借力翻上去,再朝下面的端木墨言伸出手:“我拉你上来。”

    以端木墨言的武功,别说一条腿受伤,就算两条腿受伤也能翻上来。不过佳人体贴,他当然不会错过这个机会。

    温热的手掌抓住裴玉雯的纤纤玉手。大掌一下子把她的小手包裹起来,就像牵着一个孩子的手似的。

    裴玉雯突然有种颤抖的感觉。她想缩回手,却被端木墨言抓得死死的。

    “再掉下去,我不能保证下次受伤的地方在哪里了。”端木墨言无奈地一笑。“雯儿姑娘,我的腿需要包扎,你确定还要耽搁下去?要是失血过多,只怕等会儿直接就昏了,还要麻烦你把我抱上来。”

    “呵!要是真的昏了,我直接把你扔在这里,谁会抱你上来?”想得倒是美。

    虽是这样说,却不再松开他的手。端木墨言借着她手上的力气攀上来,整个人扑在她的身上。

    这一次,他紧紧地搂着她,两人近距离依偎在一起。

    属于男子独有的气息传入她的鼻间。刚开始裴玉雯有些尴尬,很快她的脑海里闪过一个念头。

    这个气息……好熟悉。曾经有人这样抱着她,也是这样的味道。

    难道男人之间的气息都差不多吗?

    端木墨言察觉裴玉雯在发呆。平时精明的丫头,现在露出傻傻的表情,看着是那么的无害和可爱。

    这样特别的样子只有他一个人看见,想想就觉得满足。也不枉他为了追妻,不惜跑到这么遥远的地方,连京城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都不管了。

    “你抱够没有?现在不怕失血过多了?”

    裴玉雯回过神,见端木墨言还抱着她,眼里满是不悦。

    端木墨言见她又恢复那不近人情的样子,心里满是遗憾。松开她,找块石头坐下来。

    “走不动。受伤的是腿,每多走一步就会疼得利害。”

    “那你想怎么样?难道还要我背你?”

    裴玉雯看着他受伤的地方,眼里闪过懊恼:“你在这里等着我,我去找人过来背你。”

    “那倒不用。只要……雯儿姑娘扶一下我就行了。”

    端木墨言一听她要回去找人,那他所有的计划不是就泡汤了?那可不行。因此,只有先留住她,其他的以后再说。

    裴玉雯蹙眉。她看了一眼远处的家,从这里到家里确实有些距离,如果没有人帮他的话,受伤的地方应该会流很多的鲜血。

    “我先用手帕帮你包扎一下,回去再清理伤口。”裴玉雯从衣袖里取出手帕。端木墨言任由她蹲下来为自己包扎。他受伤的地方在大腿位置,一条手帕根本系不了,只有三条手帕绑在一起才能勉强系上。这样粗糙的包扎只能让伤口放慢流血的速度,还得回去上药才行,否则容易感

    染。

    “走吧!”扶住端木墨言的手臂,任由他把重力压在身上。

    当他整个人都压在她身上时,她用内力才勉强扶住他。回头看他一眼:“你只是受伤,又不是双腿都断了。”

    “我是为了你才变成这幅样子,你确定要这样残忍地对待你的救命恩人?”端木墨言在她的耳边说道。

    热气喷在她的耳垂上,让她整个人都麻了一下。

    她猛地推开他。

    “嘶……”端木墨言摔倒在地。

    鲜血渗出来,手帕被打湿了。他坐在地上,痛苦地看着她。

    裴玉雯皱眉,将他拉起来:“快点回去包扎。”

    “雯儿姑娘再推我一把,我这条腿就真的废了。”

    “谁让你不老实的?再不老实,我就把你的两条腿都打断。”裴玉雯别扭地侧开头。

    端木墨言看着那通红的耳垂,控制住眼里的笑意。

    真是一个容易害羞的丫头。

    以前怎么没有发现?脑海里浮现心腹手下对他说的话:“主子,你这样追女子是不行的。俗话说得好,烈女怕缠郎。许多女子都是口是心非的。你得缠啊,缠得她习惯你的存在,要是你不在了,她反而不自在了。那么你就离成

    功不远了。”

    端木墨言摸了摸下巴,暗暗地点头。

    她的沉默让旁边的裴玉雯有种危险的感觉。

    “想什么?”裴玉雯主动打破两人之间诡异的气氛。

    “我在想,要是有一天能够远离京城,来到这样一个小村庄过与世无争的日子,想必会是一种享受。生三五个孩子,再养几条狗,要是高兴了就四处走走,不高兴就在家里喝茶种花……”

    “三五个孩子?”裴玉雯嘴角抽搐。“呵,那你得多养几个小妾了。”

    “谁说的?本公子此生只娶一人,让她一人给我生。”端木墨言说这句话的时候,一直火热地盯着裴玉雯。裴玉雯脸颊一烫,冷冷地瞪他一眼。就在她准备放开他的时候,他的手掌紧紧地抓住她,带着委屈的语气:“姑娘三思,我这条腿经不起几摔。要是以后真的废了,还得麻烦姑娘你养我一辈子,那你多不划

    算是吧?”还是他养她一辈子比较划算。身为男人,养家的责任是他的,可不能弄混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