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八章:死缠
    ,精彩无弹窗免费!

    裴玉雯好想把这人扔下去,然而终究做不出这种忘恩负义的事情。

    好不容易把他扶到裴家的大院,裴信见状连忙过来扶着,还问道:“公子这是怎么了?”

    “刚才与你们家姑娘在山里看景,一不小心掉进了陷阱里,被里面的暗器刺了一下。”

    端木墨言真想把裴信赶走。他忍受着被扎一下的痛苦就是为了与那个如冰块般的丫头靠近几分,谁要其他人多事?

    裴信把端木墨言送到房间里之后,裴玉雯带着药粉进了门。她把药粉递给裴信,吩咐裴信帮他上药。

    端木墨言眼巴巴地看着裴玉雯离开。他躺在那里,整个人唉声叹气的。

    “公子,我给你上药吧!”

    裴信的话刚说完,只见端木墨言狠狠地瞪着他。他一把接过裴信手里的药,淡道:“我自己来。你出去吧!”

    裴信迟疑了一下,终究什么也没说就走了。端木墨言受伤的地方在后面,虽说不好上药,但是也不是不能上。他知道凡事不能太过份,让裴玉雯帮他上药这种事情连想都不敢想,更别说提出来。他就是想用苦肉计,让那丫头稍微心疼一下他。不过

    照目前来看,好像没啥效果。

    “小姑子。”小林氏的声音从院子里响起。

    正在房间里的端木墨言听见外面的声音,上药的动作停顿下来。

    裴玉雯正在院子里陪那五只大狗玩耍,见到跑进来的小林氏,疑惑地看着她。

    “衣坊那里出事了。你快过去瞧瞧吧!”小林氏皱眉说道。

    裴玉雯松开怀里的大狗,整理着身上的衣服,一边朝外面走一边询问小林氏:“又发生了什么事情?”

    “事情是这样的。”小林氏将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讲给裴玉雯听。原来这次他们正在赶制一批舞坊的舞衣。舞衣要求布料轻盈,而且订制的又是极其名贵的婉月纱。莺歌因为有事情出了远门,验货的时候是莺歌的小姐妹轻月验收的。轻月跟着莺歌学了很久,一直没有出

    过差错。谁也没有想到她会把玲珑纱看成了婉月纱。虽说玲珑纱也很名贵,但是与婉月纱完全不是一个层次的。而且,他们这次设计的衣服完全按照婉月纱的轻盈度而来,玲珑纱根本就撑不起这个设计。

    “什么时候交货?”裴玉雯淡淡地说道。“三天后。现在已经来不及了。婉月纱极其的名贵,就算现在定货,也要几天后才能拿到手。等拿到手的时候,对方又要催货了。而且,我们明明定制的是婉月纱,张老板却给我们玲珑纱。我们现在找他,

    他肯定不会承认。”

    “谁发现这件事情的?”“三丫头。三丫头越看越觉得不对劲,要轻月把莺歌留下的样品拿出来对比一下。轻月本来还说没有问题,当拿了样品之后,所有人都看出来两者的区别。我瞧轻月的样子,她应该是真的没有认出来。毕竟

    这两种布料差距不大。”

    此时,衣坊里乱成一团。所有人都围着那些做好的成衣。轻月在旁边抹着泪水,哽咽道:“这可怎么办呀?”

    裴玉雯赶到的时候,只见所有人都露出忧心忡忡的表情。他们见到裴玉雯出现,连忙将她围起来。

    “大姑娘,布料有错,做出来的衣服没有想象中的轻盈,这样对方是不会满意的。”

    秀儿娘是村里的妇人。她现在在这些人之中算得上一个小管事。

    “你们先散开,让雯儿看了再说。”小林氏把人群驱散。

    裴玉雯看着做好的衣裙。无论是上面的刺绣还是裁剪的手艺都是绝佳。唯一的毛病就是布料。

    衣服很美,就算现在摆到店里也能卖出去。然而最大的问题就是无法交货。当初签这个单子的时候就说好了,如果无法在约定的时间内交货,就必须交了十倍的违约金。

    婉月纱极其的昂贵,要是真的赔偿的话,他们这些日子就白忙活了。她是生意人,怎么能让自己亏损?

    一定得想办法解决才行。

    “大姑娘,是我的错。如果不是我,就不会让大家面临这样的困境。”轻月跪在裴玉雯的面前。

    “莺歌把任务交给你,说明她是信任你的。你的手里又有婉月纱的样品,当初收货的时候怎么不对比一下?”

    裴玉雯没有说原谅轻月。犯错就是犯错,并不是哭一下就能让人原谅的。她的疏忽给大家带来很大的麻烦是事实。

    “当时我正在验货,突然有个人叫我出去了一会儿。等我回来的时候,那些货已经放好了,我根本就来不及一一检查。”“我想起来了。那天轻月姑娘在验货,张大嫂子说有件衣服被做坏了,让轻月姑娘看看能不能补救。是张大嫂子把轻月姑娘叫走了。张大嫂子,你不会是故意转移轻月姑娘的注意力吧?难道有人让你嫁祸轻

    月姑娘?”

    人群中,有人指着一个妇人,用生气的语气质问她。那妇人满脸的雀斑,瞧着一幅憨厚老实的样子。她连忙摆手:“不是这样的。当时俺上了茅房回来发现一件极其贵重的衣服有个很大的洞,可把俺吓坏了。那件衣服值一百五十两银子呢!俺就找轻月姑娘想

    想办法。没有人指使俺。”

    “那件衣服还在吗?”裴玉雯看向轻月。

    轻月点头:“瞧着是不小心划破了,我用绣线做了补救,还好没有问题。”

    “划破的地方看不看得出来是人为的?”裴玉雯再问。

    “姑娘是怀疑有人用那件衣服引开我,然后把婉月纱换成了玲珑纱?”轻月也不笨,否则也不会受莺歌的重用。“你跟着莺歌这么久。莺歌放心把这里交给你,说明相信你的能力。再者当时你有样品,完全可以对照而来。也就是说,有人故意引开你,然后把你验好的婉月纱换成了玲珑纱。等他们离开,一切尘埃落定,我们再发现不对也没用。我们没有抓住他们的把柄,他们根本不用承认做过这样的事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