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九章:调查
    ,精彩无弹窗免费!

    张大嫂子听见裴玉雯这样说,急得哭了起来。

    “雯儿啊,俺没有划破那件衣服,也没有害衣坊。你给俺赚钱的机会,是俺的恩人,俺不会害你的。”

    裴玉雯伸手制止张大嫂子说下去。“我没说是你。张嫂的为人我还是知道的。平时老实肯干,发现什么问题也很执拗。或许有人就是看中你的这个特点,所以才故意破坏一件贵重的衣服,然后通过你的嘴把轻月叫走,等轻月一走,婉月纱就

    变成了玲珑纱。”张大嫂子听见裴玉雯相信自己,本来还松了口气。而裴玉雯后面说的那些话还是让她紧张了。因为,如果裴玉雯的猜测是真的,那她就是坏人的帮凶。虽然她没有害衣坊的心思,但是却做了伤害衣坊的事

    情。那她还是做错事情了。

    那件修补好的衣服被带了过来。

    裴玉雯翻来覆去看了几遍,一脸笃定:“是被剪刀故意划破的。”

    “既然是有人故意的,那这个人还是在咱们之中。”小林氏说道:“要是查出来,一定让她连村子都呆不下去。”

    “对,一定要把这个人找出来。大家都是一个村的。雯儿丫头给我们一口饭吃,有人却胳膊肘往外拐,这人绝对不能留下来。”

    “现在最大的问题是交出这笔货。”裴玉雯皱眉。“你们先回家吧!等我的消息再说。”

    “雯丫头,你要是想调查那天的事情,我们都可以配合的。你千万不要因为那个暗处的小人就不要我们啊!”

    一双双恳求的眼睛看着裴玉雯。

    裴玉雯朝他们点了点头,算是安抚他们的心。她对旁边的小林氏说道:“嫂子,既然衣料不对,那就先别做了。安排大家先休息,我想到处理的办法再叫他们。另外这里先封起来。我要调查那天的事情。一旦发现有人吃里扒外,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

    “好。这里就交给我。”

    裴玉雯离开衣坊,回到裴家。她叫出清风:“你马上去一趟城里,让古扬找一批婉月纱过来。”“虽然我不做生意,但是这段时间我也无意间听见些。婉月纱本来就是外域的布料,别说这种小城池,就是京城也没有多少。这次的舞姬想要穿婉月纱做成的舞衣,是因为皇上微服出巡,她们想一鸣惊人。

    与其在面料上下功夫,还不如从舞姬那里下功夫。或许最后能够达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清风,有没有人给你说过,让你做隐卫有些屈才了?”

    裴玉雯抬眸看向角落的位置。

    清风没有走出来,但是她知道他在那里。

    清风算是提醒了她。婉月纱不是那么好找的。与其找这个布料,不如找舞坊的人说清楚。

    “裴勇,准备马车。”

    此时,端木墨言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婉月纱……来人。”端木墨言朝暗处唤了一声。

    一人从暗处走出来。

    “弄一批婉月纱过来。”

    那人行礼道:“是。”

    端木墨言突然有些后悔把自己弄伤了。要是现在腿没受伤,他就可以陪在她的身边。

    从外面传来裴玉雯与裴勇的说话声。知道裴玉雯要出门,端木墨言更是懊恼。

    “派人跟着。算了,以那丫头的身手,普通人也难不住她。那就派人调查一下是怎么回事。”

    端木墨言临时改变了主意。

    他不想裴玉雯知道他派人跟着她,那样容易引起她的反感。

    另一边,裴玉雯赶到舞坊。舞坊的老板娘走出来,见到裴玉雯的时候露出热情的笑容。

    “这不是裴大姑娘吗?姑娘怎么往我这舞坊跑?这里可不是大姑娘来的地方。你有什么事情派人来说一声,我去你的衣坊里谈也是一样的。”

    老板娘说话好听,裴玉雯却不能小看此人。她以一个女子之身在这里占有一席之地,可见是个有本事的。

    这个舞坊是真正的舞坊,不像其他打着舞坊的幌子做的却是皮肉生意。这家舞坊里的女子却是干干净净的女子。

    “老板娘,今天来这里确实有一件事情需要和你商量一下。”裴玉雯看了看四周:“可否换个说话的地方?”

    老板娘仿佛明白了什么。她脸上的笑容淡了几分,语气如常:“那就跟我来吧!”

    裴玉雯跟着老板娘来到她休息的房间。老板娘亲自给她倒了茶水。裴玉雯也不扭捏,直接说明情况。“大姑娘,当初我之所以要标明赔偿的事情,就是因为这批衣服非常的重要。三天后是最后的交货时间,一点儿也不能含糊。”老板娘认真地看着裴玉雯。“如果你是想要我取消这笔生意,那么不好意思,可

    能要让你失望了。”“我知道老板娘想要做什么。正是知道,所以我没有想过取消这笔生意。不过,婉月纱非常的珍贵,确实不好找。再者,说句会让老板娘不高兴的话,婉月纱穿在你姑娘的身上并不合适。你舍得投入这笔银

    子,就不怕银子打水漂?”

    “你这是什么意思?你的意思是说,我的姑娘命债,身份卑微,穿不得婉月纱?”老板娘冷冷地看着她。“我的意思是说,想要一鸣惊人,贵重的衣服只会成为你们姑娘的负累。婉月纱太华丽了,不是每个人都能压得住它的气场。我可以亲自设计,甚至亲自来制作你最看重的四个姑娘的衣服。除了婉月纱,我

    用其他的布料给你做。”“我曾经见过大姑娘做的一套喜服。那套喜服成为所有婚嫁姑娘最想要的嫁衣。可是从那以后,你再也没有亲自做过。你的那些手下虽说手艺不错,但是却没有姑娘的灵气。如果姑娘真的愿意亲自动手,我

    愿意放弃婉月纱。毕竟相比婉月纱,姑娘的手艺更是天下一绝。只不过,如果达不到让我满意的要求,我还是会找姑娘要赔偿的银子。”“当然。我敢出面,就有自信让你满意。老板娘把你的四个姑娘叫出来,我要亲眼见见他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